作为阴差阳错,历史上无奈之一的事情让赵佶,陈叔宝和李煜当皇帝大概是排得上号的。可能他们到死也没想明白,我生来就是提笔描绘锦绣山河的,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做上了九五之尊。“凤 阁 龙 楼 连 霄 汉,玉 树 琼 枝 作 烟 萝。几 曾 识 干 戈”?除了父亲在位时候攻灭的马楚和闽国,以及在后期臣服后周之后消停战事,作为含着金钥匙出身的李煜在江南的温润如玉气候下生活惯了。北方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似乎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哪知道阶下囚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南朝,很多的贵公子们在不问政治过程中,大概都醉心于山水有清音。和前朝齐梁的昭明太子,竟陵王等人一样。李煜前面有哥哥继承皇位,但是哪知道在哥哥去世和一番政治博弈之后,继承九五至尊的大奖落到了这位才子的头上。作为才子当皇帝的阴差阳错,他没法逃避。不能逃避,那就麻痹,当上皇帝的李煜浑浑噩噩,完全走在前面榜样陈叔宝的模子上面。无论是父亲李璟面对周世宗,还是自己面对的赵匡胤,这两个庞然大物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继续在吴歌越曲中做梦。

随着一剑霜寒,赵匡胤统一天下的历史巨轮终于准备把南唐碾碎。这时候李煜妄想和父亲一样去掉帝号,对着赵匡胤摇尾乞怜。但是赵大哪管这些,联合邻居吴越准备置南唐于死地。大将曹彬和潘美的犀利攻势让同在金陵城的李煜仅仅比跳井躲人的陈叔宝体面点,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垂泪对宫娥的李煜作为俘虏来到了宋都开封,和东吴末帝孙皓一样嘲讽意义的爵位“违命侯”加在李煜头上。

也许是红颜祸水,也许是自己的笔杆子真的触怒了赵光义,相比于杨坚对陈叔宝肆意的放纵,在相对仁厚的赵大去世后,赵光义马上把矛头瞄准了李煜。而李煜作为在金玉之中诞生的公子哥和王族,对于自身的作为存在着过于主观和幻想,作为亡国之君和俘虏的李煜对于赵光义那种腹黑完全觉察不出来。而这种冲动性情绪的爆发,就宣布了李煜的死刑。在那个深秋时节的小院子,“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说出了李煜的愁苦,也招来了赵二的断头刀。

虽然赵光义知道李煜只是一个酸文人,但是面对这首词说出灵魂的升华和对于故都的怀念,让赵光义实在忍无可忍。时间来到了七夕,恰逢生辰的李煜在且须放荡的环境下推杯换盏,。然而他没发现的是,赵光义给他的毒酒已经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几杯薄酒下去,李煜只能去地下给他的旧友们和赵大继续写词了。相比于同样被俘虏的南汉君主刘长,用一句朝廷威灵远播,四方僭号窃位的君主,今日都在座,不久平定太原,刘继元又将到达,臣率先来朝,希望可以手持棍棒,成为各国投降君王的老大,来讨好宋太宗求得摇尾乞怜,李煜活得更真实,也更让人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