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我在逛上海文庙的时候,以5元钱的价格购得了一本旧小说,便是本文要讲的《 秋海棠 》。

在我买它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秋海棠》了,据说是鸳鸯蝴蝶派代表作,更有人冠之以“ 民国第一悲情小说 ”的称号。

是不是第一,我无法评价,因为这类小说,除了这本《 秋海棠 》,我也就读过张恨水的《 啼笑因缘 》与《 金粉世家 》,并不熟悉这个领域的小说,但我敢肯定地说这本小说写得确实很不错,我当时读了两遍,在书上也写了不少笔记。

本书男主角秋海棠是一个戏班子里演青衣戏的男子,当然这是他的艺名。但是他的姓名也是掌班师傅替他改的,名曰“ 吴玉琴 ”,与他大师兄、二师兄都作玉字辈。作者写道自从他改了这个名字,就连精神上也仿佛变成了女性。

本书的女主角名叫罗湘绮,原本是一个高中生,奈何长得太美,被当地的大军阀袁宝蕃看中后用卑鄙奸猾的手段强娶为姨太太。

后来秋海棠与流氓沈麻子发生了矛盾,二师兄挺身而出,打伤了沈麻子,二师兄被捕,而沈麻子还扬言要教训秋海棠。

秋海棠与袁宝蕃的侄子袁绍文袁七爷十分交好,便想请他帮忙处里此事。于是与赵四同去袁府登门拜访,但是袁氏叔侄恰巧不在当地,只能请见袁太太。

看门的季兆雄几番为难,不过得秋海棠许了好处后,才欣然答应通报。

秋海棠与罗湘绮两人一见钟情。罗湘绮觉得秋海棠英俊轩昂,气概不凡,加之衣饰朴实无华,浑不像一个唱旦的红角儿。而秋海棠对于罗湘绮的印象也是大出意料之外,他见过太多阔人家的姨太太,老是有那么一股狐媚似的妖气,而罗湘绮呢,却是“ 那样的稳重,那样的淡雅;美固然是美到了极处,但庄严也庄严得不可再庄严。”

袁宝蕃那段日子一直在外地忙于公务,所以就正好给了湘绮与秋海棠私会的契机。

袁宝蕃的马弁季兆雄是一个十分奸诈的赌鬼,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秋海棠与湘绮有染,于是便屡次三番去敲诈秋海棠。秋海棠自问心虚,而且他唱戏收入也不错,所以每次都给。

湘绮发现了此事,便告诉秋海棠,不必受他要挟,他没有真凭实据证明我们俩有关系。

季兆雄再一次找秋海棠要钱的时候,秋海棠毫不留情地拒绝,哪怕季兆雄冷言要挟,秋海棠也不给。

知道从秋海棠那里再也榨不出钱来,于是他便一门心思想要找出秋海棠与罗湘绮的爱巢,等到袁宝蕃回来,他好邀功。奈何湘绮为人心思缜密,任是季兆雄再怎么布眼线,也始终找不到。

后来,罗湘绮与秋海棠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梅宝。二师兄赵玉昆趁机将一个弃婴与之对调,女儿便交给了秋海棠。

季兆雄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孩子长得既不像罗湘绮,也不像袁宝蕃,更不像秋海棠。

后来袁宝蕃回来,夜晚宴请秋海棠过来吃饭,在此之前季兆雄趁机向袁宝蕃告密。对于这种戴绿帽子的事情,男人最不能忍,于是严刑拷打湘绮的丫头,逼她招供,等秋海棠来到袁府,丫鬟已经被活活打死而抬了出去。袁七爷一看事情闹这么大,就出门去找胡督军来调解纠纷。

秋海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生就是毁在这一天。

袁宝蕃原本想一枪打死他,这个时候季兆雄出坏点子,说咱们给他来点酷刑,让他生不如死,远比杀了他更能出气。

等到七爷回来的时候,秋海棠被绑在树上,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英俊潇洒的脸上被刻了一个十字,左眼被刺伤,鼻子也被割去了一块。

袁七爷怒不可遏,可是碍于叔父与胡督军,不好发作。事过三天,他故意激怒季兆雄,季兆雄不知是计,袁七爷趁机一枪打死他,替好友报仇,而他自己也因此下了狱。

被毁容后的秋海棠,再也无法在戏班子呆下去,只得隐姓埋名去做一个农民。人人都当他是个怪物,而他也一直以纱布遮着脸,与女儿梅宝过着极为清苦的岁月。

而罗湘绮呢,此事之后被袁宝蕃一直带在身边,后来袁宝蕃被叛徒杀死,大小妻妾带着他搜刮来的钱财各奔东西,作鸟兽散。湘绮便回到了他哥哥那边。

事情一过十九年,秋海棠已经病入膏肓,而一次偶然的机会,梅宝与湘绮相遇并知道了各自的身世,当梅宝决定带妈妈去看秋海棠时,秋海棠在湘绮到达之前,就从楼上摔下来摔死了。

秦瘦鸥的文笔非常朴实无华,同样是鸳鸯蝴蝶派作家,张恨水的文笔要典雅得多,很多回目都采用中国古典小说的风格。但朴实无华未必就不好,尤其本书结尾,我就觉得写得非常好。

她才随着湘绮跨出车厢,突然就有一个人扑了过来。

“ 妹妹!妹妹! ”这是韩家姑娘,浑身发抖,脸色已吓成灰白。“ 你爸爸打楼上摔下来死了! ”

这就是本书的结尾,戛然而止,秋海棠死后究竟怎样?作者没有再写,他留给了读者很大的想象空间。

作者所写的是悲情小说,悲剧小说的特点就是要震到人心。最后一句话平平无奇,可是我作为读者却感到“ 嘭 ”地一声,声音十分有力而简短,一个人从楼上摔下,地上扬起一阵灰尘,血肉模糊,一个生命就这么一下子消失了。而且这一对有实无名的夫妻,分隔十九年,只在一两分钟内就可以再次聚首,却偏偏一下子天人永隔。

如果多费笔墨,写秋海棠如何从床上起来走出房间,反而达不到这种效果。

白居易《琵琶行》有句:“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我觉得这四句诗所表现的意境倒是很像《 秋海棠 》的结局。

作为一个被社会毒打了五六年的人,重温这部小说又给了我不少新的启示。

一个女生,长得再漂亮,只要她已经嫁了人,你也绝对不可以有其他想法。不论她是自愿嫁的,还是出于某种原因嫁的,你都不应该尝试着与她发生男女关系,哪怕你们两个互相看对眼,更何况她背后可能是一个有权有势又非常坏的男人。

我以前一直觉得个人的能力很大,大到敢为爱情做任何事。现在年近三十,思想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趋于现实了,比如明知对方有家室还去追求的,这类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就算对方主动示好,我也会敬而远之。

立足不稳,结果必定会一地鸡毛,秋海棠就是最好的例子。

现实当中季兆雄这样的人其实不在少数。很多人生来就心性残忍,天生具有犯罪基因,自己做了坏事,从来不觉得是自己坏,反而会迁怒别人,为了泄自己的私愤,往往选择伤害无辜。像杭州杀妻案,百香果女孩案,还有报复社会杀无辜路人的案子,都是这样的人。

我们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能力真的很小,小到过好自己的家庭就已经筋疲力竭的那种,而现实中像季兆雄这样的赌鬼,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他们,不要与他们有任何交集,处罚交给司法去做。

主动去沾染“ 黄赌毒 ”里任何一样的,都绝不会是好人,而这三样,任何一样都足以让一个家庭支离破碎。有多少妻子能容忍丈夫沾染黄,赌毒的危害就更不必说了。

这些人到最后都是一无所有的人,而且往往都是小人。中国古人有名言“ 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

得罪一个一无所有的烂人,是一件极其不明智的事。他和你玩起命来,没有任何底线和顾忌,而你幸福平淡的生活,在他眼里,或许就是毁灭你的原罪。

这是我读《 秋海棠 》最深刻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