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秋天

益多网 0

秋天的色彩是有厚度的,这份厚度来自成熟,浸透着汗水, 昭示着丰收,散发着欢乐。

前几天去上班,路过一片合作社的高粱地,成熟的高粱穗都低着头,但颜色却没有记忆中的火红。

清楚的记得小学语文课本里的儿歌“秋天到,秋天到,田里庄稼长得好,棉花朵朵白,大豆粒粒饱,高粱涨红了脸,稻子笑弯了腰”。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丰收图啊!虽说我们这儿没有稻子,但有的是金色的谷穗。这幅丰收图涵盖了我童年时候的秋天记忆。

现如今像多样的庄稼,多彩的田野,这番景象再也难以看到了。取而代之的除了玉米还是玉米。以至于,现在的我见到一大片高粱地,或者一小块大豆地,都觉得新鲜而好奇,但更多的是亲切,因为勾起了回忆。

1696407005853.jpg

小时候,去地里摘棉花,摘累了,跑到别人家的花生地里拔一棵花生,混着泥土,剥一颗花生,放进嘴里,使劲儿咀嚼,那才叫天然的美味儿,那才叫乐趣。对了,地里种着的还有芝麻,有时,还会从成熟的芝麻壳里敲打出一把芝麻,放进嘴里,芝麻的油香味儿在记忆里泛起。在芝麻地里钻着不出来,想想真好玩。挖红薯,犹如探密寻宝,你不知道地下藏着多大一块,但是可以观察一下哪棵红薯根部的土地裂缝大,就可以动手挖了,但往往挖半天,红薯扎的太结实,用手根本抠不出来,只好作罢,再找一棵小的试一试运气。

那时候的秋收很慢,晃晃悠悠,忙上一个多月。收完一样,再收另一样,最后收的就是棉花桃子,天气彻底转寒,应该进入初冬了,把棉花桃子都揪下来,收回家,晒到房顶上,每天傍晚捡出裂开嘴的棉花桃,吃过晚饭,一家人在灯下剥棉花,室内暖煦煦的,其乐融融。

秋天,最高兴事儿爬上房。放眼望去,田野里丰收的农作物都被转移到了各家的房顶上,这番热闹景象是农作物的大合唱,现代人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晒秋”。跟着大人每天爬上爬下,那时他们不会嚷嚷,担心爬房摔了自己,因此,可以上房的日子非常开心。早晨把房上晾晒着的花生、棉花、红枣等摊开,傍晚时候再聚拢收一收。

傍晚,坐在房顶上,欣赏着各家房顶上五颜六色的果实,眺望一道道炊烟从各家升起,飘散在红色的夕阳里,嚼着半湿半干的花生,无忧无虑的童年像一个永远也不会醒来的梦。

彼时的秋收不紧不慢,层次分明,田园交响,悦耳动听;此时的秋收速战速决,转眼成空,田野的寂寥来的仓促也苍白。

慢是一种浪漫,快是一种节奏,我们欣喜于速度,却也时常会怀念温度,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愿每个人的心底常驻一抹生活的气息,慰藉这马不停蹄的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