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红了

益多网 0

遛弯的时候,我发现了这片红高粱。

远望去,像天边燃烧的霞,红彤彤的,在蓝天的映衬下,在风的吹拂下,翻滚着滔滔红浪,那么显眼。

我生平第一次见到原生态的高粱,兴奋极了,不禁跑起来。要知道,我认识高粱还得益于张艺谋的电影《红高粱》,其实我从来没见过现实中的高粱是什么样的。

秋的原野上,高粱直挺挺地站着,一垄垄、一棵棵,像等待检阅的士兵,威风凛凛,气势磅礴。那根,像钢筋,像铁爪,牢牢地抓向黄土地;那修长的叶子像刀,像剑,也像戟,它就这么卯足劲地生长着;它举着红硕的大穗,像举着英勇的火炬……

我的心澎湃着,这是大名鼎鼎的红高梁啊,原来它是这么俊秀、这么伟岸!

儿时吃红高粱的记忆早已经模糊,只记得说是因吃了红高粱便秘了,正好住在姥姥家,姥姥拿着香油瓶给我嘴里灌香油,大不了我几岁的小舅气呼呼地说我:跑俺家来喝香油了。姥姥踮着三寸金莲追着作势要打他,他一边喊一边连蹦带窜地跑远了。这是我唯一关于高粱的记忆,至于长在地里的高粱,压根没见过。

1696665220198.jpg

之所以对红高粱这么情有独钟,是因为我的爷爷。爷爷在日寇对冀中人民大扫荡时期任我县六区区长。当时斗争残酷,环境险恶,为更好地隐蔽自己、保存力量,许多革命干部都使用化名。我奶奶是妇救会主任,化名“胜临”,爷爷本名高克良,为安全起见,他灵机一动,将自己的印章刻成一幅图:一株成熟的红高粱。据奶奶讲,我们的方言,把整株高粱叫“高粱棵”,正好暗含了爷爷的名字“高克良”,从此这枚印章成了他的代表,需要他签字的文件、传递信息、来往信件都落印为凭。

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红高粱,是北方人民种植的主要农作物,它的产量仅次于小麦、玉米。奶奶说她做过包皮面条,就是用高粱面和面做芯,用小麦面粉和面做皮,包好再擀面条。我问她,好吃吗?奶奶说,当然不如现在的白面面条好吃啊!但是她又说,知足吧!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日子,有吃的就行啦,俺们那时候,常常吃着饭,一听有人喊“日本鬼子来了”,扔下饭碗就跑。

奶奶说,抗日战争时期,党发动各村群众,种高粱、种玉米。因为这两种农作物植株一人多高,生长期三四个月,是天然的“青纱帐”,也是天然的“掩体工事”。八路军、游击队在青纱帐里,神出鬼没,巧妙地和敌人周旋,摧毁敌人的碉堡,伏击敌人,打了许多漂亮仗。红高梁为保家卫国、驱除鞑虏立下了大功!

红高粱多么像老区的人民啊!你看,它就那么直直的,不拐弯,不低头,一直向上向上,这种状态是物理的,也是精神的。它又是淳朴的,它像一个北方汉子,赤红脸膛,笔直腰板。它厚道到无论贫瘠还是肥沃,它都能生长,既不挑剔,也不娇气。它很包容,不嫉妒不排挤其他植物,你把它跟玉米混在一起,它也可以生长,你在高粱地里套上棉花啊,棉花也可以生长。这不正是千千万万个自立自强、不屈不挠的人民吗?有这样的靠山和力量,我们才打下了江山。

红高粱在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曾经是“救命粮”,那时的高粱比小麦、玉米更加耐干旱和耐高温,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因自然环境所造成的减产、甚至绝收,保证了农民的自给自足。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对饮食的多样化有了更高的要求,红高粱淡出人们的视线。

今天我意外地看到了红高粱,正好有一个农妇在扦高粱穗,便上前询问,现在人们谁还吃高粱啊?她说,老公患有糖尿病,高粱含糖量低,吃高粱能帮助恢复健康。吃不了,高粱卖给酒厂啊,这么多年了,谁还没喝过高粱酒啊。

哦,我明白了,在新的历史时期,高粱又有了新的使命。它的精神传了一代又一代,不信你看,在全国人民奔赴小康、脱贫攻坚的路上、在乡村振兴的路上,到处是昂扬向上的奋发之歌,到处是激情燃烧的青春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