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些人和事在不经意间被想起,又莫名其妙的久久不曾散去,仿佛一切在昨天,又仿佛已过万年。仿佛它在重叠,又或者是在不同时空里的交错碰撞,才能折射出这样纯净的光吧。

达瓦在臧语里是月亮的意思,而东珠象征着美好。达瓦东珠是个臧族的小伙,他有着高原上独有的黝黑色皮肤健硕而坚定。异域风情的五官里,藏着两个浅浅的酒窝,和一口像雪山般的大白牙。让人出神遐想如果藏獒化成人会不会是他这个样子呢?

可能是对臧文化的太过热爱,达瓦的到来让我对西臧又燃起了熊熊火来。达瓦来自青海玉树臧族。家里以挖虫草为生。每年五到六月是收获虫草的季节,一家人才会出来干活,余下的日子就在家喝着酥油茶了,日子惬意舒适。臧族的孩子实行的臧汉语授课,因此达瓦不仅汉字写得好看,臧文也写得特别的漂亮。人如其字,字如其人,看着他用臧文给我写的名字,心里高兴的飞了起来。

西藏那是离天最近的地方,神秘而浪漫纯净得让人神往。就像因为倾城之恋喜欢上海那样。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仓央嘉措的诗又何曾不是美得想让人去窥探。达瓦很感动我对他的照顾。他说我有四个姐姐,你像对我最好的二姐。我笑道那你就把我当姐姐吧。达瓦的同学叫卓玛,是一个美得像仙女的姑娘。时不时总让联想到,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不知道王洛宾先生是否也遇到一个叫卓玛的姑娘。

卓玛红红的小脸下,是一对微微忧郁的眸子让人犹怜。虽说漂亮的女孩会被优待,但卓玛这种漂亮家庭状况又不是很好。就成了别人排挤她的原罪。她处处忍让,可还是不开心。和小心翼翼的卓玛不同,出身优越的达瓦总是充满活力,迎面而过突如其来的一个击掌。爽朗豪迈意气风发。

一天达瓦说姐姐我想回去,我问为什么,他说身边的人都在离开,而他也很难融入这里的生活。看着达瓦垂下的脸,我问卓玛也回去吗。卓玛不回达瓦轻轻的说。达瓦如果一遇到问题我们就逃避的话,那么今后会有多少问题等着我们,我们都要一直逃避下去吗。达瓦沉默了。第二天达瓦告诉我他不回去,他要好好的度过在这里的每一天。看着达瓦乌云散去的脸,心里暖暖的美美的。心里猛然意识到,对达瓦的好从开始的爱屋及乌,已经到了如何去帮助他建立一个正确的人生观。这种感觉很奇妙。想到一路来那些帮助过我的人,感动过我伤害过我的人不也是在塑造我的人生观吗。是的,看到的景听到的话遇到的人,有时会影响人的一生。

我偷偷的关注着卓玛,卓玛也不知道和她只说过两三句话的人会把她的心事看在眼里。她不够自信眼神闪躲总是欲言又止。达瓦你是男生得好好照顾卓玛,多多关心她才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拉郎配,达瓦一句话直接把我浇得个透心凉,卓玛她家姊妹多又穷,她家人很难搞的。卓玛的家庭情况我大概知道,虫草只能是当地挖,而卓玛家不属于那片区域,只能种些农作物和一些帮工。阿爸身体不好,靠阿妈一人支撑着家。懂事的卓玛是最大的女儿,吃苦也在所难免。和达瓦看到卓玛家里的一地鸡毛不同,我看到的卓玛漂亮柔弱的外表下,善良坚强勇敢聪慧有韧性。可达瓦终究还是不懂这种可贵。

卓玛还是一个人默默的穿梭在纷扰的人群间,她那愁容满面的脸上,依旧挂着难以消融的压抑。不同的是她的背后有双眼睛,不远不近的守护着她,他就是放浪不羁的扎西。扎西的不羁来自内心深处的抗拒,又有着无能为力的无奈,永远一副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但卓玛对他的冰冷却如终年不化的雪。

在有意无意之间和达瓦聊起文化差异时。我问了忍了很久的问题,为什么你们要去信奉达赖。达瓦的脸色变了,默了许久才说。姐姐达赖是我们心里的神。我能理解教育的倾斜和投入,却不懂做出了那么多,却还是无法获取感恩和回应。在扎西达瓦的眼里,一切都是虚伪的,在卓玛的眼里她想逃离。

望着达瓦那痛苦的表情。瞬间觉得自己的残忍,一边是心里的神,一边是敬重的姐姐。而他被教唆的信仰偏离了正确的轨迹。接纳和包容不是虚于表面,更应是让内心真正的认同,星火燎原。或许多年后他会因今时的因,结下信任的果。或许失望深处有花明。

时光总是匆匆,又是漫漫。洗净苍茫落下至纯。我们会遇见谁,离开谁,记得谁,忘了谁,生命里的每一粒尘埃都有它的故事,每一段故事都会闪光,每个光点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在那遥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