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爱裙子,却很少去穿,每每看到身着一袭袭长裙的女子,总是深深的望着那些优雅美好的身影走了远去,目光是艳羡的。

小时候母亲觉得女孩子要端庄大方,很少给我们姐妹穿裙子,一年到头总是一条长裤伴着我们走过春夏秋冬。记得那年秋天母亲买回一条黑红格子的长围巾,很是好看,我们都特喜欢,但母亲并没有说那条围巾是买给谁的。天气渐冷,我和若兰都想围着那条围巾去学校,于是我在睡前就把围巾悄悄放在枕边,第二天围巾自然就属于我,早晨围着那条温暖的围巾出门,我的心一天都是快乐的。若兰的性格很沉静,不言不语,也不争什么,即便我已经围了两天了,她也没说该她围了的话。[真不愧是姐姐什么都让着我]看她那样,我也不好意思老霸着不放,我放下了她自然就围着去了。去学校的路上,没有了围巾的保护,冷风从衣领灌进身体里,冷的发抖。实在太冷母亲第二天又买回一条围巾,已忘记是什么颜色。到了夏天,围巾寂静的躺在角落里孤独着。暑假悠长的时光里,我们是不安分的,想着法子让自己开心。写完了一天的作业,剩下的时间总是在玩。拽起床单,将两岁多点的梅龙放在床单中间,和若兰一人一头抓着床单的两个角左右的荡来荡去,任凭那小小的人儿在床单里翻滚,我们笑的直不起腰来。梅龙也很喜欢我们这样摇他,像是坐在摇床里。摇累了休息一会,感觉很无聊,就背着梅龙,牵着梅成走去院子里。

我家有很大的院子,两个小小人儿在地上捡石子玩,我和若兰踢毽子,母亲喂养了十几只鸡,由一只红色的公鸡带领着,整天在院子里一会呼啦啦跑到东一会又呼啦啦跑到西的折腾不停。鸡们见了我们就上来啄我们的脚,感觉它们总是饿着。若兰便从屋里端出一盆子鸡食喂它们,鸡们看到食物一个个扑棱着翅膀,咋咋呼呼的飞奔而来,吃的时候也不安生,你啄它一下,它啄你一下的不断起着纠纷,忙的红公鸡顾不上吃食奔来奔去的解决纠纷,看来这妻妾成群也不是什么好事啊!一不留神邻家的两只鸡也混进门来蹭食了,我和若兰忙不迭的驱赶着,我家的鸡们更是奋力扑上去啄它们,两只鸡终是寡不敌众,扑棱着翅膀逃出了门去。我们都累了,就领着弟弟们回屋里。我家的鸡们依旧在硕大的院子里咋咋呼呼的跑来跑去,红公鸡也累了,卧倒在墙角的阴凉处歇息,不过脖子却伸的老长,极目四顾的观察着母鸡们的动向。

夏日时光悠长,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太阳迟迟不肯落下,我们无聊的打发着时间。

我一向是个笨拙的人,有天和若兰坐着很无聊,就突发奇想的拿出那条黑红格子的围巾来,想用它给梅丽做条裙子穿,于是找出母亲的针线盒,又找出一条松紧带,飞快的穿针引线,先把围巾一边沿着长度折出一指宽的边来,用针线缝上,针角不能太密,稀稀疏疏就行,奀则不好拆,缝到最后留两个口,再把围巾的两端缝到一起,再将准备好的松紧带用别针穿上让它带领松紧带穿过整个缝好的边,里面一路畅通无阻,穿到头将两端的松紧带系好,一条好看的小裙子就诞生了,拉过梅丽给她穿在身上,天呐!简直太合适了,就好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梅丽那时还小,虽小但也知道好看,高兴的手舞足蹈,不停的在地上奔来奔去,我们看她高兴的样子也开心着,让她尽情的舞蹈,梅丽性格活泼,脸庞美丽,疯够了。看时间母亲也该回来了,赶紧让梅丽脱下小裙子,几把拽掉线头,还原成围巾,放回原处跟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做我们该做的事,我扫地收拾房间,把床单铺的四平八稳,若兰洗碗刷盘子,把厨房拾掇干净,母亲一身疲惫的回来,看到家里整洁干净,心情也会好。至此以后暑假没结束的时日里,我们都会在做完作业,喂完我家的那群鸡后,将那条围巾瞬间变成裙子,穿在梅丽身上欢乐的跳舞,我虽然穿不了但一样的快乐着!因为我们小小的快乐来源于那条小裙子,还因为那裙子是我的杰作。

岁月的长河悠悠流淌,岁月将人带入更深更远的时光里,使人时尔迷茫,时尔清醒,也将那旧时光渐渐遗忘。那日尤莉发在朋友圈里和朋友出游的照片,没有华丽的文案,有的只是身着一袭袭长裙的美好照片,我只是看呆了。

每每看着挂在衣柜里的诸多条裙子,在心里轻叹着,多美的裙子,却从未穿出门去过,真是浪费了这么美的事物。也许是小时候极少穿裙子,长大后对裙子有种情怯,看着喜欢买回来便挂在衣柜里,时不时的看看也是欢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