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杰作》观后感

益多网 0

因为各种缘故,两个月前看到预告片便很感兴趣的电影《二手杰作》,忘记了去影院观看,一直到昨天,才又一次出现在我影视应用的首页,敲醒了我的记忆和兴趣。

很难描述我在观影过程当中的心情。从喜剧的角度而言,它做的很好,笑点设置不突兀、不落俗,能让人笑,不会让人尴尬。但是一部好的喜剧,不应当只是喜剧。

很多时候我无法苟同一句这些年很火的话,叫做“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因为在我看过而且觉得还不错的一些喜剧当中,它们并不是非要有一个很深刻、很现实的内核存在,这个世界上总要存在纯粹的喜剧,不然人们就要被自己沉重的思想包袱压垮。又或者说,作为喜剧,有一个悲剧性的内核固然更加令人印象深刻,但前提是,这个内核是“内核”,而不是发散了喜剧的幽默性之后强行上升的“主题”,不是说了前一句,就让观众兴趣大减、接出下一句、而且想:“怎么又是这样?”

内核既然称之为内核,就应当是没有被拿到明面上来,像朗诵课文一样念出来的东西。

所以与其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很多时候,我们不如说,喜剧的内核是讽刺,而《二手杰作》恰恰做到了这一点。

当我结束观影后很久、从震撼和共情当中缓过劲来时,我的第一反应很朴素,是思考到底怎么会有人说这部电影不好看。

1703836755834.jpg

其实我每当有幸遇到一部令我共情到有点浑身发抖的电影时,都会有这个朴素的想法。比如年初的《深海》,比如很久以前的《你好,疯子》,但是总归还是没有找到答案,而且往往会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又一次被差评攻击到。但这次,去看影评时,看到一段话让我找到了答案。

“可能是你作为普通观众没有过这种经历,但是作为创作者完全可以共情马老师,感触很深…关于创作的意义,热度焦虑,为了什么?为了表达,为了火,为了共情?对马老师这个人的讽刺不只是对虚荣心的反思,更多的是对创作者的反思…我画了这么两年破画,马老师的心态能理解稍许,在创作慢慢成熟之后,相信再回过来看会理解更多的。有些东西这部电影是有的,只不过一些没有对应经历的观众没法感受到,至少我觉得对创作者来说,这部电影万分值得。”——引自B站相关影评视频评论区

这时候我才明白,《二手杰作》,其实是一部以创作者,尤其是文学创作者为最大受众群体的作品。

结束观影后的第二天早晨,我突然回忆起一个或许是无关紧要的角色设定,即主角马寅波的职业,是一个普通到甚至唤不起学生注意的高中语文老师——接着我就想起自己高考填报志愿时坚持不报师范类的情形。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马寅波其实在沦为背景故事被快进的五十年中,已经向生活低头过太多次了。

其实看电影的时候也没注意到的一个细节是,电影开场不久处,马寅波五十岁的生日蛋糕写的不是“知天命”,而是“知无命”。观察到这一点之后,忽然觉得,整个上下故事都讲得通了。所有人都在劝我们认清现实、放弃做梦,只有做梦者本人知道,那个梦,早已经成为我们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假如真的有一天咬牙割去了,与割自己心头肉无异。

关于《二手杰作》的结局究竟是真是假,有争议,我也懒得分辨。我所坚持的观点是,其实马寅波最后是否还活着,早已不重要了。他的热情,他的梦想,他一切作为一个鲜活的人所拥有的爱和希望,全都已经彻彻底底地死在摔下楼的那个瞬间了。他一遍又一遍地劝自杀者与自己和解,却在劝说的过程中,再一次窥见自己所有的执念和虚妄。

他坚定地告诉别人,你就是你自己,即使跳楼了,你也还是你自己,自己却在为了救人不慎摔下楼之后,舆论逆转,一炮而红。

我笑不了马寅波的所有看似走火入魔的选择,因为深知如果是自己身处如此境地,一定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而我忽然发现,屏幕上,那个年至半百,坐在与阳台合为一体的书房里,头顶一串湿淋淋衣物,面前只写着四个大字“天道酬勤”的人,其实,那么像我自己。

没有人在意马寅波说的是疯话、谎话还是真话。事实是,马寅波所那么热爱、那么在意的他的读者,到最后,也只会听见自己想听见的话。他们读着他呕心沥血的文字,赞赏顶着姓名的马墨是天才,却从不在意事情的真相。至于文字背后的马寅波是不是戴着眼镜、慢慢花了眼睛、笔耕不辍几十年,没有人在意。颁奖典礼上,他是笑着哭,还是哭着笑,也没有人在意。

到最后,我在二创视频和官方预告片中重读马寅波冒充马墨写的那封遗书,读到“为了逃避这个世界的傻,我只好一直装傻”、“我去死,你们去活,祝你们好运”,忽然发现,其实一切,都是有迹可循。马寅波早想过要离开,只是恰巧遇到一个不正常的机会,恰巧在他一潭死水一样寂静的生活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可是世界就是这样,顶着马墨姓名和照片的书一夜爆红,以马寅波的形象做脸面的书却无人问津,搁在天台上,还被栏杆压着,风来了,无论如何也翻不开扉页。

我无法评论一部电影好与不好,因为我终归是一个靠着自己的嗅觉和味觉去发掘、品鉴电影的小观众,也终归无力反驳他人的每一条异议,没法为了自己这一份总是特立独行的审美和感受,去与大众的观点作对。我只是在这里,轻轻地,慢慢地,像跟朋友聊天一样,写下两千余字,跟读到这里的你说一句: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