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意义

疲惫使人眼皮紧绷,而休息,则是让绷紧的发条再次松弛。没有什么比疲惫后及时的休息更能让人感觉到生命之意义,就此而言,实用即是意义的代名词。六年前第一次去恩施同学大山深处的家里,当我们一行几人在山里跋涉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到达时,凉风与对面山上的美景对坐在同学家门口大口喘气的我们,才显得意义非凡。没有劳累与疲惫,休息将显得如此多余。没有什么比不需要某物时的某物更缺乏意义。在火车上,我时常会因售货员把盒饭说得如此美味而恍惚,那时我常想,推销饭菜的列车员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敢于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目的地让人舒适,但路上的时光大多会因其颠簸而使人疲惫不堪,在动荡的列车上能把如猪食般难吃且昂贵的盒饭吃得津津有味的人,必定是没良心之人,一如与伴侣吵架后能立马呼呼大睡的人必然是心狠之人。吃啥啥香,倒头就睡,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感觉迟钝的表现,八戒才囫囵吞枣,呼呼大睡。而感觉灵敏者,往往有所挑剔。

2、契机

疫情期间路上的美女或美男子明显变多了,原因很简单:口罩使得达到美的条件变简单了——只要眼睛长得好看就行,再无需五官都美以及它们之间的巧妙搭配。眼睛长得好看又并非一件很困难的事——不是一条缝就行。看来口罩不但可以预防疾病,还可以遮丑。至此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何在之前的正常时期有些女性喜欢戴口罩的原因——只不过因其嘴角在那几天恰好长了颗粉红色的痘痘罢了。疫情还让人认识到自己动手做饭的最大意义:做饭能以其繁琐程序(也可称其为仪式感)缓冲、稀释人在生活、工作中的烦恼情绪,一如广东这边的早茶(同样有着繁琐的程序)能让人的心态变得舒缓。当人的辞职情绪极度高涨时,只要他还愿意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挤地铁、公交,之后再打开公司办公室的房门,把一些难吃的早餐胡乱塞进嘴巴,那么,他就很难在冲动下愤然辞职。因为在做完这一切后,你会发现辞职的念头被大大地稀释了。是否辞职的关键不在于能否忍得住,忍住不辞的方法有千万条,关键在于你是否觉得辞职真的值得。

3、命运

学过逻辑的人都知道,形式逻辑里有充分条件之说,说前提 A 与 B 是结论 C 的充分条件,即是说,只要掌握了前提 A 与 B ,就必然可推出结论 C ,绝不会出现例外。这也是我们为何会认为,某人对某事认识得越清楚(充分条件掌握得越多),其做成这件事的概率便越大。但生活不是逻辑,更准确地说,生活因其复杂性,永远都不会有充分条件。换言之,哪怕再聪明的人都不可能彻底掌握某件事发生所需的充分条件,这便意味着再聪明的人在面对某件事时都有可能产生错误的判断。正如我们通常所说,某某人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这也是为何人们在某些事上即便付出了天大的努力仍旧失败的原因,因为生活不会像逻辑那般一眼便可观察得明明白白,它总是存在着某些处于人们控制之外的偶然因素,而这些不可控制的偶然因素,便被我们称作“命运”。幸运的是,尽管控制不了某事发生所需的所有充分条件,但人们至少可控制面对不幸时的态度,即做好自己能够掌控的,至于不能掌控的,泰然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