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在赵高擅权之后的秦二世二年,即公元前208年,被赵高陷害,夷三族。

作为始皇的一代有功之臣,即便在初来乍到时,以楚人客卿的身份出入秦之朝廷,终以其能言善辩之本事助秦兼并六国,拥立秦王成为了天子而被封为相,位高权重。身居丞相之位达三十余年之久的李斯,在始皇驾崩之后,哪舍得将丞相之位轻易拱让给大将军蒙恬呢?当宦官出身的赵高欲与李斯一起,诈以始皇命诛扶苏而立胡亥为太子时,斯以为然。沙丘之谋,胡亥继位,史称二世。

李斯得以续任丞相一职,权力是保住了,却被奸猾狡诈的赵高设计所杀,连诛三族。

二世以高为相。独揽大权又深得二世宠信的赵高唯恐群臣不服,某日于朝廷指鹿为马以设验,将异己暗中铲除,群臣惧之。

不可一世的赵高因沛公刘邦攻克了武关亦怕因自己没增兵援助而招致杀身之祸,便与其女婿阎令、其弟赵成合谋商议杀入宫中,逼二世自杀,又立子婴为王。

子婴继任王位之后,赵高令子婴斋戒,并要求子婴到宗庙参拜祖先,受玉玺。子婴识破了赵高要杀他的诡计,于是将计就计,杀了赵高,并诛赵高家三族之人以示众。

李斯因贪丞相一位,失去了做为臣子的底线,惨遭灭门之灾。赵高连诛三族的下场,却是他自掘的坟墓。二世因贪图享乐,事无巨细,皆由赵高而决。在李斯书言赵高之短时,对赵高的恶行不仅视而不见,还多加袒护,称其虽为宦人,却不为安肆志,不以危易心,洁行修善,精廉强力。可惜,二世正是因为这个“下知人情,上能适朕”的精明心腹——赵高,既失去了性命,又丢失了江山。二世所走的这条绝路,也成了必然。

斯死之时,是否悔不当初呢?他本可以在始皇崩后辞官归隐,这样不就能善始善终了么?可终究因为他对权力的贪恋而沦为了权利的工具,落得个满门抄斩的惨局。但这不会令人为之惋惜。焚书坑儒事件中,活埋于咸阳的四百六十余犯禁者,早就记牢了他的名字,恨不得他马上挺尸。被无辜赐死的长子扶苏,估计也在阴间等着和他算账。还有他的同学韩非,也在地府“侯”他多年,怒不可谒。

赵高,这个卑鄙龌龊的小人,确是十恶不赦。他曾在始皇时任职中车府令,期间犯下大罪本应处死,始皇却以其敏于事,赦之,并复其官。一朝得志后,并未反思己过吸取教训报效朝廷,而是变本加厉地祸害忠良义士。二世时期,为固其位,尽除先帝之故臣,更置亲信,更为法律,致公子十二人僇死咸阳,十公主矻死于杜,相连逮者更是不可胜数,因私怨被赵杀害的人更是众多。恃恩专恣的赵高终于恶有恶报,被恶魔收去,亦使三族高家以徇。

纵观古今,贪婪无耻之人大有所在,但廉洁奉公、勤政自律的为官者也是不少。古时有海瑞,近有人民的好书记焦裕禄,这些耳熟能详,又煜煜生辉的名字,无不是正直清廉、大公无私的典范,平凡而伟大。而他们,作为民众对刚正不阿的向往,对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本能敬重,将永远被历史颂赞,自然直抵人心。那些贪得无厌又暴戾恣睢的家伙,亦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被世人所唾弃。

世间,有着让人感叹的人生百态,有着不敢直视的人性贪婪,但每个人的心中都应该有杆秤,并将正义与正直根植于心,才能不让贪婪成性。贪,作为本性存在的一种欲念,虽难以克服,却也是能克服的。贪,有时更像人心中的一头巨兽,一方面咆哮着吞噬着人性的美好。另一方面,又如一面镜子,将人性美好的一面,映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