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抛开主题类型和文章深度不说,西方文学总是会有这样的魔力他吸引着你,不知道是文字之间一种似远似近的距离感还是说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好像给我们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一扇可以看向世界的窗户,那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是你不需要踏出门檐半步就能触手可及的世界,同时吸引我们的是未知的东西,当然还有与我们原认知陌生或者冲突的东西。

回归正题,就拿这本书来说,捷克作者米兰昆德拉的文学大作,如果初读这本书,你一定会认为他只是一篇赤裸裸展现性与爱的爱情故事,但是如果有心,多思考两秒钟的话,会有一种不止于此的感觉吧,单单从书名我们就可以看出,这本书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确实,作者借助三角恋情的爱情故事展开这本其实真正隶属于哲学范畴的小说,思考关于“轻与重”“灵与肉”还有我第一次真正去了解的“媚俗”这个东西。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很多无足轻重的事,但当这些事情真实发生的时候结果让我们无法承受”。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他,把我们压到地上,但在历代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枪声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他就越真实存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的生命,人也就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两句话可以概括整个故事情节:

故事发生在1968年俄国入侵捷克时期,地点选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对于主人公来说是一个充满惊喜与意外的城市,是栽种理想和信仰的土壤;首先男一托马斯是一名专业及声望很高的外科医生,与无数女性发生性关系,但是他是典型的只谈性不谈爱,用作者的话来讲就是他对女人身体得到探索就像手里的手术刀永无止境,直到遇到了特蕾莎,从小在母亲和继父赤裸裸的教育中长大,渴望尊严,渴望文化生活的她在火车站初见富含学识的托马斯就被他迷的神魂颠倒,一心认定了要和他走。

虽然在和特蕾莎在一起后,托马斯还是会出去约见不同的女性,但是她对于他来说就像上帝放在门前的襁褓婴儿,借用贝多芬最后一首四重奏最后一个乐章的两个动机“Es muss sein!” 是“非如此不可”的用意。

当然,画家萨比那作为托马斯众多情人中最长久最突出的一个,她是结局时唯一存活的一位,而萨比那的情人是对他相当崇拜的弗兰茨,是专注精神信仰的学着身份,但这并不影响他因为萨比那背叛原配妻子和女儿,但最后还是被萨比那抛弃,在最后参加革命为正义而战中献身离去。

对于托马斯而言,他的爱与性无疑是轻薄的,但是他精湛的医术,对于职业以及在觉醒后对于特蕾莎的责任感也无疑是有分量的,隶属于“重”;特蕾莎呢,是唯一一个承载真正爱情的人物,无论是灵魂还是肉体都是神圣的,且不愿意产生背叛不愿与世俗妥协,外加她对尊严的渴望、对爱情的追求,我想她整体来说是“灵”“重”的。

先说弗兰茨,学者身份,但是爱上萨比那后对妻女的背叛、被萨比那抛弃后去参加革命都是希望有机会能再被萨比那看见,尽管他内心依然有些爱国情怀,依然有些事情不愿妥协,但是这个人物形象我不认为他是重的,更偏向“轻”,但不能否认他的“灵”,是对学术的尊重,是那部分不愿意妥协的尚存。

另外萨比那就很有意思了,作为唯一存活的主人公,我认为她活的最轻,或者说她就是“轻”和“肉”的代表,不断的背叛,摆脱原位,其实就是对“重”的逃避,因为在一个环境中停留越久,就会和那个环境纠缠的越紧,而负担就会越多,就像作者说的“负担越重,就会越真实,相反,如果完全没有负担,就会越轻,人越不真实”,萨比那背叛了父亲,丈夫,情人,国家,能背叛的她都做了,存活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文章大概就是这样,一开始可能会觉得读不懂,如果想的多一点的话,到后面可能就会越读越蒙,但是读完之后再去复盘整个故事的话还好一些,也算是对一些东西的深入思考,不宜多食,但适量还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