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五十九回里,贾宝玉把未出嫁的女孩子比作珍珠。说女孩子一出嫁就生出很多毛病,待年老了,便成了鱼眼睛一般了。

这一段对女人的评价,蛮有意思,女人油腻的过程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我想,若说起来,男人的油腻也是如此的。

无论男人女人,“归来仍是少年”乃是一个梦。

毕竟油腻是凡例,归来仍是少年是个例。

那究竟为什么,一个人会从“珍珠”变成“鱼眼睛”呢?

我想,人随着年龄,除却外貌的变化,内心里失去最多的,是少年天然所带的骄傲感。

有句话说的好:真正的勇士,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之。

少年,就是那个哪怕真的已经知道了生活的真相,他依然热爱之的勇士。

对于少年来说,他还未来可期。

所以,少年才能雄心壮志,因为他内心里,满是未来可期的骄傲感。

这份骄傲,让他不愿意与世俗同流合污,让他不愿意与世故斤斤计较。这份骄傲让他自爱,让他自怜,却又让他自尊自强。

有这份骄傲,他便是珍珠。

我记得我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时,见到一个女人在说一个女中学生。女人喋喋不休,女中学生一言不发。起因不过是两人自行车停车时有一点小碰,人也没伤到,车也没伤到。可这个女人就得理不让人一般的没完没了,嗓门也是大的,全不顾大家异样的眼神。

大约这便是“珍珠”与“鱼眼睛”的对比。

“珍珠”的骄傲,使得她连辩解也不愿意。

“鱼眼睛”反倒早就忘了自己小声说话的样子,只享受这咄咄气势的胜利感。可她不知道,这虚空的胜利感摆明了自己已经未来无期的窘迫。

若人,把吵架的精神,把怨天尤人的精神,放在自己想干能干的事上,大约很多人是能够成功的。

可是,不知怎的,很多人全然接受了生活给自己的定位和定义,早把自己想干的事忘了,又把自己能干的事给放下了,然后便只好怨天尤人,骂天骂娘!

也不知,一个人是因为怨天尤人而油腻的,还是因为油腻而怨天尤人的?

反正在我观察,大凡一个人失去了骄傲,失去了那份自珍自重的傲气,便无师自通的怨天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