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了,有没有负罪感?

益多网 7 0

同事的孩子小学六年级了,她跟我说,双减之后,孩子优哉游哉的快活了一个星期,有天突然对她说:“每天这么玩,我有罪恶感啊!”

01 

双减后学校和培优机构的作业少了,周末也没有学科类的培优要上了。突然松弛下来,会害怕学习跟不上,难怪孩子有罪恶感。

咋得轻松,感觉不适应的不止孩子,家长们更是操心,各个亲子群里沸沸扬扬谈论了好些天的双减,大家的焦虑还是难以纾解,因为升学压力一直都在呀!

初中摇号或者就近上学,在义务教育范围之内,还可以继续佛系。但是初升高的比率只有50%,15岁的孩子就分流去职校,怎么能够放心?

前几在一个亲子群中,看到有人分享了一篇文章,写的是中职的乱象。一群血气方刚的未成年人,没有经受过社会的洗礼,不懂太多的道德律法,懵懵懂懂,动则赌气斗狠。如此环境,孩子很容易学坏,且不说以后的就业,连生存都成问题,父母怎能放心让孩子去就读?

而且据说中职教育依然是几十年前的教材和课程,专业课很少,也很少有到企业实习的机会。

所以,在没有改变中职的环境、教学方式以及就业的情况下,家长不努力鸡一下娃,争取上个高中、大学,真的有可能以后会觉得愧对孩子。

02 

况且,大家都不鸡娃也就罢了,像我们小时候一样,喜欢读书家里有期待的上高中,成绩好想早点就业的上中专,读不进书想早点就业的上技校职高。自然而然地分流,并没有觉得不妥。

现在国家也想实现分流,筛选出精英人才搞科研创造,普通劳力为国添砖,从国家层面上来考虑,也无可厚非。

但大多数人家中孩子就只有那么一两个,但凡有些条件的,不为孩子的未来努把力,怎么能够甘心?

我们常说鸡娃的爸妈是“自己飞不高,就在窝里下个蛋,让孩子使劲飞。”

现在不仅如此了,很多985,211的爹娘,孩子考上的大学都不如上一代。一位比我年长几岁的同事就证实了这点,他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属于985、双一流院校,妻子也在研究所工作。同事说他同学们的孩子就读的大学也大多都不如他们。

自己好不容易飞上了树梢,生个蛋,却飞不起来了,还是不甘心呀!

03

剧场效应还在,还有人不愿退场。坐贵宾席的就罢了,离得太远,够不着。可是同样坐普通观众席的人,有的人已经座位已经很靠前了,却仍然不肯退场,你坐后面的,敢贸然退场吗?

比如,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截图。

当然,有同样想法的不止北京的家长,很多家长都处于焦虑之中。真正能够一点也不焦虑的家长,要不就是本身孩子也没怎么上培优班,家长有能力有时间自己辅导孩子;要不就是孩子自觉,自己学习有方法;当然还有些家长想得比较通透,觉得应该以孩子的身心健康为主,对孩子没有过高的要求;或者是准备送孩子出国。

04 

周末时,我们大学的辅导员在班级群里说,建议大家考虑一下让孩子就读枫叶国际或者其他学校的国际部。他的二女儿今年考上了东北一所985院校,他说女儿高中三年熬得非常辛苦,而其他就读了国际学校的老师的孩子都过得很轻松,很快拿到了国外学校的offer,花费也并不是特别多,是大家所能够承受的。

但是同学们并不是很看好这条路。勉强送到国外读书,就业前景不一定好。特别在疫情下,以及现在中美关系比较激化的情况下,一切更是个未知数。

而且大家读书吃些苦是孩子们应该经历的一个过程,哪里有一片坦途的路可走?如果一直走得很顺利,确实可能会使孩子缺少韧性,更加脆弱。

所以,想了这么多,还是要鸡娃。在双减政策下,父母鸡娃更应该鸡自己,学习如何科学的鸡娃。

有能力辅导孩子的父母当然好,能力不足的,也可以读一些学习方法和心理学的书,并全方面的扩容自己的知识,给孩子以积极和优质地陪伴。

希望父母们能够做孩子渡河时撑船的舟子或者同伴,而不是挥着鞭子的奴隶主。

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