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晚上,阿软突然问我:“我是不是太爱钱了?”

“钱”到底有什么意义,很久以来我都没有去考虑过这个问题。

可能因为从小到大,父母争吵的原因有五分之四都是因为“钱”。以至于在我高中以前,只要谈到“钱”,都有一种莫名的排斥。

这种排斥感一直隐隐约约伴随我到高三上学期,也可能是因为父母几乎没有拒绝过我在物质上的正常需求。

确切来说,我是从那时候才开始觉得,原来钱真的很重要。

我的高中是市一中,我们这里是个小地方,一中就是整个地区最好的高中了,可我在一中的成绩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几乎垫底。

高三八月开学,周考一次比一次差,甚至连时不时能在班里排进前十的语文都多次掉到榜尾,我的语文老师因此还找我喝了几回茶。

家中期望和学业落后,加上自己有些不切实际的要求,三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月考也只是勉强保持了原样。

从小学音乐的我又一次和父母提出走艺考的路,或许是因为现实真的打击了他们一直以来不切实际的坚持,这一次,他们答应了。

面试过关,我成了最后一个进入机构集训的音乐艺考生。接下来,集训的学费、省联考的考试费、校考的学费和考试费、文化补习的学费……一串又一串数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接连出现在我眼前。

高考结束后我妈跟我说,这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估摸着花了十几万。

十几万!在以前只是我耳朵听到的几个字,当它真真正正和我自己关联上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钱真的很重要。

于是我开始咨询、学习很多能挣到钱的技能,开始在各类APP上搜索和我本专业有关的工作,开始在网站上查询音教专业的就业行情和发展前景。

我曾经戏谑地跟朋友说,我还没开始上大学,就开始想着要找工作了。

我也有很幼稚地想过,如果一辈子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挣够了钱就去旅游,没钱了再回来重新挣,一直重复这样的生活,那是多自由的人生。

可现实总会把一切幻想打垮,年少无知时天马行空的理想,大多成为忙碌生活中偶尔想起来的一个记忆碎片,给自己添点乐趣。

想想当年的趣事,感叹一下最终是被生活磨去了棱角,收起了锋芒,睡醒之后,再次为了银行卡里的一串数字而奔波。

后来,我似乎对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直到那天晚上,阿软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是不是太爱钱了?”

“人之常情嘛,我也想有钱,我们都是俗人,没关系的。”

回复完阿软之后,我第一次静下心来思考“钱”的意义。

那天我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事情,从小时候的不懂事,想到未来该做些什么才能尽可能减少意外对家庭带来的打击。

可我想了很多,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多地存钱。

我在预备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着手计划,如何省钱,如何存钱,如何挣钱,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得到更多的收益,同时又不耽误专业课。

但再如何细致规划,也只能做一个大概,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老人总说口袋里有钱,就有了底气。不得不承认,大多数情况下,这句话确实有道理。

就像我每次和家里报备,准备去哪里旅游或者兼职,我爸总会问我身上带的钱够不够。

以前总觉得这么问多此一举,现在才知道,这是以备不时之需。

就像阿软是我很好的朋友,她有实习的工作,也签了书,偶尔也给我介绍些工作。

或许旁人会觉得,她这样的工作不仅收入可观,还很轻松。可我知道的是,她每天结束在医院的工作,还要利用所剩无几的空余时间完成几万的稿子。

她曾和我开玩笑说,“我码字,多的时候一天五万,就好像那打字机”。

我们都在为了挣钱而奔波。

如果问我,钱重要吗。答案是肯定的,钱很重要,有钱也很重要。

我们做不了传说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也难能做到他人口中的仗义疏财。

我们也不必在某个时刻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成为了曾经最不想成为的人,只需要记着自己所做之事问心无愧便是,毕竟《增广贤文》所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所以,爱钱又如何,我们也不过是俗世中的俗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