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工作与日本结缘已有多年,这些年来,除了掌握必备的语言能力之外,我从来没有特意去了解和学习一些日本文化和日本风土人情,以作为和客户来往交流,拉近彼此距离的知识储备和谈资。以前和客户的多次面谈,公事谈完之后,往往苦于无合适话题继续下去,陷入冷场的尴尬局面,这不得不说是工作上的一个短板。

这个职业做到现在,已有二十年。现在我早已不再强求自己,去专注于语言能力的提升,也不再刻意去了解和学习日本文化与日本风土人情。

最近一年多,我就职的这家公司,命运可谓是跌宕起伏,此处不便细细写出。在此期间,或许是因为一份可贵的坚持,也或许是因为一份难得的好运,我倒是收获了几个客户的信任,让我得以躲过第二次职业危机。我是无比庆幸有这份好运和真心感谢这份信任的。

还是说说《我是猫》这本书吧。

忙碌大半年之后,稍微闲下来。某一天,我突然兴之所起,想起我是不是该读一读与日本有关的书了。于是打开书橱,找出家里唯二的日本书籍《我是猫》。

《我是猫》的作者夏目漱石,我在很多年前初学日语的课本上,就已看到他的名字,而我初次阅读他的作品却是很多年后的今天。时光带走了什么,时光又带来了什么,我不禁在心底发问。

我就在自问自答自叹之中,听完了这只猫的“喃喃自语”。

《我是猫》的篇后语写到,这本书淋漓尽致地反映了二十世纪初,日本中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和生活,尖锐地揭露和批判了明治“文明开化”的资本主义社会。话说开来,阅读国外某个作者某个时代的文学作品,很有必要深入了解那个国家和那个时代的历史文化背景,读起来才不会有生涩之感,也能更容易融入小说故事情景里。

《我是猫》以一只没有名字的猫,一只至死也没学会抓老鼠的猫的拟人般地生动叙述和丰富的心理活动,向读者展现了以穷教师苦沙弥等人为代表的学识派人士和以实业家金田为代表的资本家人士的不同生活面貌。

本书通过苦沙弥和研究美学的迷亭,理学士水岛寒月,爱好诗歌戏剧的东风,痴迷哲学和禅道的独仙以及实业家金田和依附于金田的说客铃木等人的日常来往对白和各种话题的辩论场景,体现了时下那些所谓的文人与资本家的思想差异和社会矛盾。

这只猫视觉所在的主要地点,是苦沙弥的家中,也有猫偶尔主动外出进行猫与猫的交际时或替主人打探消息时的场景移动。这让猫的叙述变得更为生动。

比如车夫家那只养得肥壮,带有不同于主人身份的威风和凶猛的大黑,最终还是受制于现实生活的残酷而重伤在身。还有这只没有名字的猫,初恋上二弦琴师傅家的花子女猫,却遭到琴师及其女仆的无情嘲弄和鄙视。虽说花子女猫被琴师百般娇养,还是因病离开了世界。这只没有名字的猫和花子“小姐”还不曾表白,也未告别,徒留这只猫的伤感和情绝。

在我看来,苦沙弥这个人物的表现很具有两面性。他本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本职工作上却没有很多出色的成绩和表现,他一直只是一个教学初级英语的老师。他的收入微薄,紧巴巴地养着妻子和三个女儿,却对资本家身份的金田和铃木嗤之以鼻。他在他的学生眼里,不是因为教师的威严和学识获得学生的尊敬和关注,而是因为他小时候生过天花之后长成的麻脸。

他作出爱读书的样子,却在每晚把书放在床头之后酣然睡去。他尝试学习绘画和写作,却在屡次不得要领之后淡然放弃。他好似总是懒懒地存在于这个世界,又懒懒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不曾关注过三个女儿,也不曾给自己偶发善心收留的小猫起一个响亮的名字。

他一边在治疗胃病,一边又每每吃到肚子撑不下去。他一边接受医生的诊治,一边又在试图寻找其他良方,由此遭到迷亭的戏耍,让人觉得可笑又可气。

就是这样一个教师不像教师,诗人不像诗人,画家不像画家,智者不像智者,丈夫不像丈夫,父亲不像父亲的的落魄文人,身边总是有不请自来的美学,理学,戏剧,哲学,实业爱好者,与之或分享或谈论各人的奇遇,奇闻和感悟。

文中这群人的谈论场面,一环接一环,一幕又一幕,看着一本正经得很。只是我对于本国历史和他国历史都学得极差,他们的谈论背后到底在影射什么,讽刺什么,我还是不太明白。按书的前言所说,是对阴暗腐朽的社会和庸俗无聊的小说人物进行戏谑和批判,并以独特的讽刺手法描述了一幕幕滑稽,丑陋的场面,取得狂欢式的喜剧效果。

至于文中最为潇洒的迷亭研究的美学为何,吃蘑菇吃掉一颗门牙的理学士寒月研究的课题是什么,东风是否创作出了出色的诗歌和戏剧,独仙是否在哲学和禅道的路上越走越远,书中并未有太多的描写,也可能是我尚未理解,此处不再多说。

本文创作的年代正是接受西方某些独立思想的年代,欧美人倡导的弘扬个人个性当时已在日本传导开来。“因为个性普遍地增强,所以实际上普遍地减弱。于是人类便普遍陷入这样一种矛盾中,一方面极力固守强处,另一方面又想方设法扩大弱点。”

极力倡导个性,极力给个性发展腾挪空间,带来的变化就是分居。比如最初是父母和子女,然后可能是夫妻分,子女分。过去的几世同堂,一大家人同居一处的场景再也不见,就是为弘扬个性所付出的代价。个人觉得,这是很真实的社会变化,作者的说法很有道理。

从书中还了解到当时日本普通工薪的收入水平,按小资本家铃木的说法,三百元已很不错,穷教师苦沙弥当时的薪水只有几十元之多。对比现在日本普通工薪三十万左右的月薪,也能感受到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变化。

文中很有意思的观点还有很多,考虑到篇幅太长,故不再多写。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去读一读,感受一下异国文化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