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知乎上有很多类似的问题,也有很多人分享了他们的经历。

打骂声、满地破碎的东西、眼泪、不理解......

我一个朋友说:“可能我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原生家庭的限制了吧。我爸认为他的婚姻失败都是我妈的责任,他认为女人就应该老老实实找个班上,再二十四五就去相亲,然后相夫教子,要承包所有的家务,什么都要听男人的......这就是他们的观念。......我会去相亲的,没办法。但到时候,我见一个黄一个。我只想过好我自己的。“

有不少人,在一个比较极端的原生家庭中长大。这多多少少影响了他们的一些观念,但这些用一生来治愈童年的人,始终热爱生活,对生活充满信心。

NO.1

二十岁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从小到大的校园生活,让我保持了一种别样的天真,我对未来充满幻想与希望。哪怕我父母的生活一地鸡毛,我也仍然心存向往,对未来的日子抱有单纯的念想。

然而人好像都是一夜之间成长,美好的假象不过是想象。我们一直以为的幸福生活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残酷的现实撕裂了表面假装的美好。

二十二岁,我突然开始恐惧。恐惧自己以后无能为力、为生活奔波劳碌,却还是被生活压迫到不能喘息。这种恐惧像是每天都能呼吸到的空气,你看不见它,但是却如蛆附骨、如影随形。

我开始拒绝长大,掩耳盗铃一般自欺欺人,只要自己不长大,我就不会经历苦楚,不会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来。心理学上称之为否认的心理状态,在我身上完全体现出来。

然而又有谁能一直停留在无忧无虑的童年呢?幼年快乐,青年迷茫,中年压断脊梁,晚年我大概会一个人凄凄凉凉。所以哪怕见识了爱情有多么的不可理喻,我仍然对它抱有幻想。直到我看着父母亲手为我扯开那最后一层遮羞布,露出了赤裸裸的不堪。

NO.2

我一直以为,即使在我的记忆里,只要父亲在家,就会存在无休无止地争吵,而后就是母亲无声无息地流泪,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快乐的,简简单单的四口人,平平凡凡的小生活,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过年幼的我并不这样想,我一度认为父亲根本不爱这个家,也不爱我,小时候可以坐在他肩膀上的那份宠爱,是我此生唯一得到过的父爱。

然而随着年岁增加,我竟也对父亲有了一丝的理解。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因为理解不代表原谅,原谅也不能挽回已经造成的伤害。年幼的我,什么都不懂,只会在他们吵架的时候跑去厕所哭,压抑着的,低低的声音,大概我现在会那种无声的哭泣,就是那个时候被迫习惯了吧。

年纪渐长,我开始试图去理解父亲。我学着他的思维方式,重新审视我的家庭。我考研跨考了心理学,因为我想治愈自己的,还有很多很多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在童年里受过的伤害,留下的疤痕。

但仍然于事无补。

有太多瞬间,我都觉得自己以后哪怕成为了心理学的高材生,也无法摆脱午夜梦回间,那不加思考就口出伤人的恶言,满地被摔碎的东西,和母亲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用手抹眼泪的场景。

那恐怕是我一生也挥之不去的阴影。

但是我仍然不肯放弃,我尝试着去跟我父亲聊天,去谈论心里话,去了解他,却每次都是无功而返。问的多了,他就只需要用一句话,就能把我顶回来——

他说:“是我没有本事,没有让你跟你妹妹过上好日子。”

我一瞬间心酸。我从来没有觉得我的家庭条件有不好过,至少让我健健康康地长大成人,让我不用忍饥挨饿。

所以我越发体谅父亲。然而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无理取闹中,看穿了他,那种血浓于水的感情,也随着他变本加厉地闹事,被慢慢消磨殆尽了。

NO.3

他有多无理取闹呢?举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吧。

大约在我高中的时候,具体高几记不清了,但记得是期中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不知道又因为什么原因,我爸跟我妈吵吵起来了。刚吃过晚饭,我看他俩吵地声嘶力竭,就默默把碗碟收拾了,洗刷完毕之后放在了橱柜里,然后拿起了自己的生物书去背。

终于等到动静结束,我母亲还是跟以往一样,一个人坐在凳子上抹眼泪。我父亲站在楼梯上抽着烟,我也没有说话,死寂蔓延着,天空很暗,连狗都不再叫了。

我进了房间,准备收拾明天考试要用的东西。突然门被大力推开了,发出“咣当”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就在我愣住的时候,我看见我的父亲,一个已经四十多岁的男人,拿着我洗好放在橱柜里的碗,怼到我面前,说上面的油渍都没有洗干净,说我这一点小事都做不好,骂了我半个小时还多。

我懵了。

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转身离开了。这是柿子挑软的捏吗?我当时气炸了,委屈伴随着恼怒,好像有一团火不断在我胸腔里撞击,我的情绪已经到达爆发的边缘,可是理智拉扯着我不要冲动:他是你父亲,他把你养大,他只是想借机让你跟他争吵,好借以发泄心中的怒火。

我一遍又一遍地安抚自己,脑海里仿佛有一头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不停地咆哮着,我心里的那根弦已经绷的很紧了,仿佛随时都会断掉,倘若这个时候出现一根稻草压在我身上,那我恐怕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从懂事之后,我一直有意识地压制自己的情绪。因为我不想变成我父亲那样,莫名其妙发脾气,再找个出气筒,我一直害怕自己遗传到他的基因,让我从骨子里就摆脱不了这种令人痛苦、使人厌恶的劣性根。

NO.4

这样被当做出气筒的事情,数不胜数。同时也造就了我现在对婚姻根本不抱任何希望的悲观念头。

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是如此,更何况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呢?

在我心里,我一直认为,亲情与友情居于爱情之前。而亲情是怎么都割舍不掉的,但是往往伤人最深的,就是这千缠万绕的亲情。

NO.5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我仍然很喜欢生活。欣赏每一个日出日落,发现每一朵悄悄绽放的小花,感恩每天吃到嘴里的美食,享受这世界上每一处美好与快乐,我热爱我的生活,从不曾对它感到厌烦——哪怕最最痛苦的时候。

但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结婚了。我真的很羡慕两个人一起生活的日子,然而我并不觉得这适合自己。因为我太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哪怕我再讨厌父亲的做事方式,我还是有遗传到他的基因,一个人刚刚好,两个人太累了,我很害怕,也不敢轻易尝试。

我对许多事情都抱着矛盾的心情。就像我的父亲,我恨他,也爱他。我甚至在心里偷偷祈愿,下辈子让我父亲成为他自己的孩子吧,不亲身经历,谁都无法体会对方的苦楚。

对于父亲,我只有一个特别特别小的要求,他不需要多爱我,但是也不要伤害我。

我想我还是爱他的,但是这样的爱让我太累了。因为他是我的父亲,因为那永远的割舍不掉的血缘关系,因为他把我养大成人,所以我可以容忍,但是这不代表,我以后能忍受一个和他一样的男人,过着我母亲的一生。

有人说,女孩子的一生就是在复演母亲的一生。我害怕了,所以我选择逃避,做一个懦弱的人,总比一辈子将就,两个人一起劳累要好得多。

顺便提一下,我还是很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自己而已。

生活如此美好,还有那么多美食没有吃到,还有那么多美景没有欣赏,我与朋友的约定还没完成,那么多事情可以做,何必纠结于过往的痛苦与难过呢?至少在有生之年,好好享受这快乐的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