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好似一颗罂粟,美丽而又危险。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一句六月寒。赞美的话人人都想听,可是未必人人都说。恶毒的话有人却是轻易地脱口而出,不经大脑思考。

2018年安医生事件、2020年崔某某因抑郁症自杀事件、浙江杭州女子被编造出轨快递小哥、中山大学赵某某编造至少20位女大学生约PAO、卖YIN的虚假图片并在校园内进行传播,导致多名受害者患上重度抑郁等等,这些事件一直在发生,可是纵火的恶人却逍遥法外。不少宣传虚假事情的营销号换了个马甲,继续为非作歹。

古人曾教育我们,不为所欲为、不胡作非为、不为所不为。可是真正做到这些事情的又有几人呢?

今年东京奥运会,得到了冠军的杨倩被网暴,没得到奖牌的王璐瑶被网暴,到底是该拿奖牌还是不该拿奖牌?或者说是,谁还敢去参加奥运会?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没有人知道下一个受害者是谁,但是总会有人陷入舆论风波中去。

在电影《 搜索 》中,叶蓝秋在获知自己罹患癌症之后,心灰意冷的她上了一辆公交车,沉浸在惊愕与恐惧的她,因为拒绝给公交车上的老大爷让座,引起车上人员的不满。

而这一过程恰好被实习记者杨佳用手机拍了个正着,想要引起领导的重视。而新闻主编,杨佳的准嫂子将此新闻恶意放大,在网络媒体上大肆宣传叶蓝秋的不道德行为,集体讨伐叶蓝秋的道德沦丧。

叶蓝秋最终因为不堪网络暴力和病痛的折磨,在遗憾中自杀。

本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最终却引发人命。

这是社会的悲剧,这是道德的悲剧,这更是道德绑架的悲剧。没有人会愿意为别人的选择买单,但是他们却可以引导人们走向正确的价值观,只不过,不愿成为那个愿意有为的人罢了。

在《 觉醒年代 》里面,陈独秀是一个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人,即使知道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亡,但是他热爱着这个国家,热爱这个美丽的祖国,他希望能在国家危难之时为国家做出些什么。于是,便有了扛起“ 民主 ”“ 科学 ”这两面大旗的新文化运动。

李大钊、鲁迅、蔡元培等都是时代的明白人,而我们这个时代,又有多少明白人?如果还存在那么一些明白人,是否应该是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知书达理的读书人。

在这些网络暴力的加害者里,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不明白真相,见“ 不平 ”便开撕的网民,崔某某是这样,安医生是这样,这些网民只会喷,不会理性地看待事物,更不会站在他人角度去思考:如果是你,受到了这样不公平的待遇,遭受到了网络暴力,你会怎样?

有人说,我比他们都更加坚强,不会这么脆弱。但是,如果你很理智的话,应该会明白所有的加害者最终都会变回受害者。

不管是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若言语恶毒,必然有人对你言语恶毒。你若言善,他人必以善良报之。

言语,是很神奇的东西。你对别人的一句赞美,可能被人记住了一生。言语的好坏,还会影响到你对生活的态度。恶毒之人,必然厌恶这个世界,相反,美好之人,必然热爱这个世界。

你对生活的态度,会一系列影响到你的生活质量,接着影响到你的整个人生。

我身边的好朋友珊珊,她有点憨憨,但是很可爱,而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对人生时不时带着一些悲观的态度,但是她总是很乐观,总是用积极的言语去鼓励他人,这样的人,会让人觉得很温暖,会让人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值得你去好好热爱的。

因此她也拥有了很多的好朋友,很多的阿姨也很喜欢她,说要她当她们的儿媳妇。当然了,这只是玩笑话,却也是她的人格魅力所在。

我挺羡慕她的,但并不眼红,也没有在其他人面前说过她的坏话,有的时候对她不满,也只是轻轻带过,并不在意。

语言是潘多拉魔盒,我们需要谨慎,却也不要太慌张,因为待人真诚,友好地对待彼此,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