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鲁迅,已经过时了吗?

益多网 216 0

因为鲁迅经常被称为“ 大先生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专门去百度了一下,什么叫做“ 先生 ”。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先生是称谓,字面的意思表示,出生比自己早,年龄比自己大的。以此外延为对有一定地位、学识、资格的人可以成为先生。

看完以后我觉得,这个称呼只属于鲁迅,属于他一个人。

上学期做公开课,讲了《 孔乙己 》。当然,这篇文章在很多人看来out了,老掉牙了。曾经的自己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只是,过了这许多年,发现原来先生早就把镜子磨好了,等着我们对号入座。

“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反复读这句话,心里一阵子一阵子地难过。可怜可悲的人啊,得到的只是嘲讽和取笑。

重新读鲁迅的小说,真的有一种震撼。所说很多词句都非常熟悉,甚至在语文老师的威逼下背诵过,可是从来没有真正理解和感受过。当我伸手触摸,才明白其中的伟大。

其实先生,我们都是阿Q,选择做幸福的猪。我们选择自我催眠自我麻醉自我逃避,我们不需要别人唤醒我们。与其说我们讨厌觉醒,不如说我们害怕觉醒。

因为我们怕,您知道,我们怕醒来后发现无路可走。

而您的故事就是唤醒我们的笛声。所以我们憎恨您,我们忽视您,我们不敢面对您,或者说面对我们自己。哪怕那幸福是别人给的,哪怕那唤醒后的痛苦和绝望是自己的。我们也不愿醒来。

先生,我愈来愈爱我的同胞,也愈来愈恨他们。我看着他们天真期待、隐忍生活、善良谦卑;我看着他们麻木不仁、无动于衷、醉生梦死。我有多爱他们就有多恨他们。

先生,我想用笔写下我要说给他们听的话,却发现才疏学浅力不从心。我曾满怀期待为我们的同胞做些事情,才发现他们不需要我们要给他们的东西。

孔乙己们不需要真相,他们需要的是荣耀。

阿Q们不需要自由,他们需要的是地位。

闰土们不需要民主,他们需要的是金钱。

先生,您已经做好了为他们献身的准备, 可是他们根本就不懂得您将要做的事情是为了什么。

先生以写作,照见人世间黑暗中喷涌的炽热的血,照见人的虚伪与自欺,更重要的是,以写作照见自己,反思已逝的历程,剥离生活中的遮蔽,袒露自我的内心。

拷问自己是一个艰难的历程,因为随时会有与生俱来的趋利避害的本性促使人回避。而选择的权利是存在的,并且只属于个体本身,对自身灵魂的参照与剖析和旁人并无多大干系,也并不为外界所左右。

因而此时的拷问,除了勇气,还需要过人的毅力去坚持,把陈年伤疤一块块揭开。

鲁迅一再举起手中的投枪,既是投向敌人做毫不妥协的进击,也是投向自己彷徨无定的境遇。

先生曾经在《 野草 》中说,人需要在黑暗中走很长的路,才能明白自己。 我认为不仅有黑暗,还有歧途,还有猛兽,还有迷雾,还有浓黑的死亡气息笼罩,逼人却步。

这才是真正的大无畏的战士。

在网上经常看到格瓦拉,他的头像被印在提包、衣服上,我想到的,却是曾经在某部影片中看到的格瓦拉,迎着太阳与灰尘,在南美洲的大地上奔驰。我想鲁迅和格瓦拉,都是走在历史端头的人,值得付出精力深刻解读。

对于鲁迅的文字,本不忍卒读。但是翻开了却不舍得再放下,受到一种魅力文字的蛊惑,是很久以来不曾有的体验 。

“起向高楼撞晓钟,不信人间耳尽聋。”现在如此喜欢这句话,每每诵读,就好像找到了心灵的落脚点。我相信, 只要我们坚持等待,总有遇见光亮的一天。

鲁迅,是唯一的民族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