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网上看到有人这样发问,车站离别的人里,是车下送别的人比较难过,还是车上即将离开的人比较难过。而我经常扮演的是车站送别人的角色,看着车上的友人,亲人慢慢远去,脑子挥散不去的都是与他们之间的回忆。

故人已经走远,而我却还要继续生活在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

大学期间,最让我遗憾的可能就是没有在一开学的时候就和舍友相处融洽,以至于临近毕业,还有许多事情没有一起去做过。

从一开始的相互拘谨,到最后的无话不谈,似乎中间过渡的时间很长,又似乎很短。长到我觉得中间错过很多故事,短到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友谊似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回忆起大学社团面试的时候,一个师兄问我,你怎么让自己表现得这么自然的,我回道,因为我一开始就抱着以后我们都是朋友的心态来与你们相处,一切不合理都会变得很自然起来了。

不知该说是幸运女神的降临还是该说我的眼光好,至今交往的朋友里,无不无话不谈。

我很享受每一个让我快乐开心的瞬间,海绵宝宝动画片里面的章鱼哥说过一句话,当快乐降临的时候,你好像都站不住了!

没心没肺好像是我的生活常态,“ 无所谓啦 ”,“ 就这样啦 ”似乎也都成为了我的口头禅,尚未步入社会的我不清楚这样的心态会不会导致我以后吃亏,但是我很清楚我现在活的很开心。

享受好每一个开心的瞬间,遇到让我尴尬,不开心的瞬间,我都会放平心态告诉自己,就这样啦,过去了。

我初中一个班主任是一个极其严肃但又很可爱的中年男人,在我们犯错的时候会不留情面的教训我们,印象最深的可能就是《 陈涉世家 》了吧,毕竟我也被罚抄了十几遍不止。

但是在私下会像个朋友一样和我们讨论他的孩子,偶尔开开玩笑说,我们写的字还没有他一年级的孩子好看。可能是习惯吧,他喜欢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把手放在我们后脑勺。

因为这个小小的举动,当时我们班里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 遇到问题,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告诉自己:生活是甜的,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也曾染上抽烟的恶习,似乎尼古丁真的可以带走自己的烦恼一样,遇到烦心事,点上一根消愁烟。但是事与愿违,有时候还不如“ 躺平 ”来的实际。

躺平远离手机,任由思绪乱飞,或许我自始至终就不是一个专一的人,思绪总会从糟心的事飞到快乐的回忆身上!在我蹭的一下起身的时候,我已经满血复活了。

找人聊天似乎也是我的日常,即使是手机联系,我也喜欢用语音。那枯燥无味的文字没办法表达出我的心情,那二十六键的输入法又似乎在挑战我手指的运动天赋。

可能喜欢看海绵宝宝和蜡笔小新的人,心态都普遍比较好吧,哈哈哈哈。蜡笔小新也说过一句话“ 这样勉强做一些事情,只会弄坏自己的身体吧。我还是觉得「 桥到船头自然直 」这句话最棒了。”

什么挫折,什么烦恼,我永远相信的是笑声可以治愈一切。

对呀,故人已经走远,但是留给我更多的是期待下一次的遇见,以及在一起经历过的地方遇到更多开心的事,更多有趣的人。

对呀,宿舍的人都会慢慢离开,但是成年人了,只要想遇见,有的是机会。遗憾什么的,尽力弥补咯。 

对呀,朋友,不就是从一次次经历,一次次磨合,一次次的信任中建立起来的吗。

对呀,躺平,可以是一种消愁方式,但绝不会成为我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