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我想当只狸花猫

益多网 49 0

如果时间能够按下暂停键的话,我希望回到她还没有离开我的日子。

最近看到朋友到处晒自家猫的照片,让我想起自己也曾有过一只猫。

大概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爸从邻居那里领养了一只狸花猫。说实话,第一眼我就不怎么喜欢她,我比较喜欢偏白色橘色那样的猫,然而她的毛发却是黑棕色的,给我的感觉土里土气的。

我记不清她当时多大来我家的,只记得她瘦瘦小小的,大概只有成年人的两只手掌大。毕竟看到这么个小家伙内心还是有种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摸摸她的脑袋,给她顺顺毛,挠挠痒之类的。

然而,还没等我走几步,她就飞一般的速度逃窜到角落里蜷缩着。好家伙!我看起来就这么吓人?!我抱着“ 不见黄河不死心 ”的态度就这么上演了一段猫捉老鼠的游戏。

其实,我才是被溜的最惨的那一个,这家伙可精明着呢!故意跑到荆棘丛里或者死角旮旯里呆着,看你找不着,还十分善意地提示你,时不时还“ 喵喵喵 ”发出几声,不过这小奶音着实听着让人浑身不舒服啊。

一晃眼,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嗅觉灵敏的她很快就从死角旮旯里钻了出来。在我还没察觉到她的身影的时候她竟然已经享用起美餐来。小东西还知道自己的饭盆在哪,看来已经在暗处观察良久了。

看她吃的津津有味,我故意使坏,悄悄走近她身后突然大声吓唬她,她一个激灵寒毛竖起像个毛球一样直接弹了出去,顿时被这场面逗乐的我浑然不知接下来的日子更难熬了。

我后悔了,经过这么一吓,小家伙更不理人了。准确来说,只是不理我,无论我怎么跟她套近乎,她总觉得我是一个危险人物。我的脸上似乎写着: 眯眯眼都是怪物。

直到有一天,我俩的关系总算缓和了。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悲催的我还在房间里赶着作业,时不时就听见窗外的狗叫声,我被扰的无心学习打算一探究竟。

定晴一看,自家猫弓着身子尾巴直竖嘴里仿佛含了个小马达准备蓄势待发,这架势就跟我爸摇拖拉机准备开动的场景一样。站在石子路上的大黑狗看到我来也不甘示弱,连连叫了好几声,搁我家练嗓子打算开个演唱会呐!

我上下打量了它们一番,承认了“ 天敌 ”的力量不可小觑。其实看到对面的恶狗早想撒腿就跑的,但是,这时候就溜还真成了“ 狗眼看人低 ”了。况且,一人一猫加起来还怕条狗?笑话!

别说,被狗追过的阴影挥之不去,当时我的腿脚就有些软了,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抄起棍子就冲了过去,那狗以为我发了疯,吓的灰溜溜地跑了。

后来,我发现自己的帮助完全是多余的,好几次我都看见自家猫去主动挑衅别人家的狗。

唉,猫的乐趣我不懂。不过,幸运的是我俩的关系总算进一步了,至少在逗狗这事上我俩是一条战线上的,哈哈。

这家伙就是傲娇的主,明明蹭蹭我的腿想亲近我,等我伸手去摸她的脑袋,她可倒好,扭头就走。哼!欲擒故纵的把戏,我也会!

原来我早已悄无声息地喜欢上她了,明明她一点都不可爱,长的瘦不拉几的,也不会撒娇讨主人欢心,脾气坏,性子冷淡,可是真正了解她后,一切缺点都变的理所应当,甚至令人趣味横生。

我没事就喜欢逗逗她,看着她恼怒炸毛的表情特别开心。当然也不能太过份了,比如每次她拉完粑粑就惯例用土给埋起来,我就重新翻开,然后她重新埋,我再翻开,她再埋,最后她怒了,差点用可能沾有便便的爪子抓伤我。

就这样,打打闹闹好几年就这样过去了,她也当了好几回母亲。小时候不懂事,当时还搅黄了她和她男朋友的好事。

她的孩子一个个都不像她,都没有她的毛色,我突然发现黑棕色其实也很好看,一点也不土。

我以为她能陪伴我一直到永久,却不知死亡来的如此之快,快到我还没有好好跟她告别,她就离我而去了。

如果我能早点发现她的异样可能还有挽救的余地吧。从奶奶那得知她死在外边的消息,我好像并没有过多伤心只是简单问了几句然后默默呆在房间里好久,没有一滴眼泪,只是觉得内心空空的,说不出来的滋味。

以前吃饭的时候我都会拿着筷子大声敲着碗,她就会立刻跑到我跟前,我没有给她取过名字,只是一直叫她“ 猫 ”。或许,名字没那么重要吧,重要的是有人能关心她。

可是这一次,不管我怎么敲碗,不管怎么呼唤,再也没有向我奔来的熟悉身影了。

那时,我才意识到她真的不在了,那种落寞感一次比一次高涨,堵的越发难受,在某个瞬间终于将所有的一切宣泄了出来。

后来,我再也没遇到像她那样的,绿色的瞳孔,黑棕色的毛发,我知道的远远不止是这些。

我想告诉她,谢谢她让我知道狸花猫的可爱。世界上的猫有好多种,可我只爱那一种。我怕喜欢其他了,她就不愿来我梦里了。

书本上说,只有人类才有意识。可是,我觉得她是有意识的,只是我们的言语无法相通罢了。

下辈子我想当只狸花猫,或许这样我就能听懂她的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