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秋窗无雨声

益多网 26 0

昨天一早,一场毫无征兆的秋雨,就滴滴答答地下了起来,淅淅沥沥一整天,硬是没歇停过。早上又被这涟涟的雨声给吵醒,不过昨晚倒是睡得安稳,正所谓绵绵细雨好安眠,因了这24度,而无需开空调就有的清凉之意。

昨日寒露,秋终于可以在自己的节令里,散发一丝清婉的况味了。自“立秋”之后,“处暑”虽是终结了暑热,但岭南还是烈日当空,炎热并未减少。就算“白露秋分夜”来了,也感受不到“一夜冷一夜”的气温差。“寒露”是不寒的,但雨洗清秋凉意生,总算和炎热道了个别。

雨天是跑不了步的,那就继续抄读《资治通鉴》。由春秋战国到秦灭亡这一段历史卷轴,我已经是第三次较为系统地读写了。读古文和习字一样,是没捷径可走的。古文虽是晦涩难懂,但如今的文本都配以注释和译文,文白对照,其实是不难理解的。但要理清文中的思想和人物间的关系,也非易事。

只知道一代伟人毛泽东将《资治通鉴》这部三百多万字的史书读了17遍,却不知道他老人家读的是无标点符号的“通鉴”。这和天书有什么区别呢?况且他老人家不论读什么书,都喜欢写下批注,于这部巨著的理解,该是通透而深刻的了。

可我的阅读一向都是清浅的,一如这清浅的秋意。即便所读的这些篇章总体也有五六遍,也只能对战国迄秦这段历史有个大致的了解,还是无法悟出多少为政治国和待人处事之道。

当然,为政治国是帝王将相的事,我能对待人处事、修身养性一道能悟多一二,便是莫大的收获了。就如我现在对“通鉴”一笔一划的抄写,不为书法的习练,只为性情的修炼,或是情操的陶冶。不过,还是可以朝着放逸生奇的境界去努力一番的。

所以我是爱极了这种边读边写的阅读,不为名来,亦不为利往,只安静一隅,让充满着活力的文字来滋润我日渐老去的灵魂。

没什么比在雨天,在临窗的书桌,一书一笔、一字本一咖啡更令人惬意的事了。窗前细雨如丝,又哪管,几时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