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过弃猫效应吗?大概意思是:被丢弃过的猫,再被捡回家,就会乖的不得了。因为它怕再次被丢。

如果我是那只被丢过一次的猫,可能就很难再让人把我捡回家了。

我家的猫就是流浪猫,捡回来的时候还是一丢丢大,半年了,它变了好多,变肥了,肉乎乎的,毛发浓密有光泽。眼睛圆溜溜的。可没变的就是,它还是怕人,胆子还是很小,跟它刚来的时候一样小。如果非说有变化的话,大概就是,刚被捡回来那几天,它一直往各种角落里钻,半年后的今天,它不怎么钻角落了,只是经常在床底下不出来。就算是喂它,也要我把猫粮放好,然后走开,它才会小心翼翼地过来吃。

不知道是不是怕我伤害它,我一般近不了它的身,更别说撸它了。但是每天晚上凌晨的时候,它就过来蹭,各种蹭,还咕咕叫(猫咪放松时的呼噜声),蹭累了,就把脑袋塞到我脖子里睡觉。我也趁机摸摸它毛茸茸的脑袋。

当然,鉴于它难得给我的温柔,我好想打开灯看着它撒娇,我也这么做了,可是我伸手把灯打开的那一瞬间,它一溜烟地跑了,跑到了床底下。然后,好几天没来蹭我。

后来,我也就不开灯了,它还是每天凌晨来把我蹭醒,然后把头塞到我脖子里,窝在我枕边睡觉。

有的时候也恨它不争气,胆子太小,可我不也是一样吗,受了次伤,就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起来,小心翼翼生怕重蹈覆辙。它很可怜,所以我在治愈它,这半年来,起码它不钻角落了,它每天知道来蹭蹭我了。

可我呢,不也是在被它治愈吗?我从小就是一个不会讨人喜欢的孩子,甚至,不会讨父母的喜欢,我深知自己不讨人喜欢,生怕给人家带来负担与困扰。从小到大,我从来不向父母提出过他们主动提供给我的以外的需求,即使我对某件事物再渴望。父母对我的性子也甚是反感,虽说如此,我不高不低的成绩,乖巧听话的性格到也让日子过得顺利。

直到,我高中那年,飞来的横祸使我家一朝之间七零八落,那天,天热得很,家人都被姑姑接过去避难,大门紧闭,我蜷缩在门口,近乎崩溃。翻来手机下意识的打通了他的电话,在我几乎被现实逼到一死了之的时候,我想到的人居然是他。电话接通后,嘶哑的声音和急促的喘息让我吐字困难。没听清他嘟囔了一句什么,接着挂了电话。我突然浑身无力,任凭手机在手里滑落,把头伏在膝上,像只丢了壳的蜗牛,狼狈又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中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和我的名字,抬头看到的是他满头大汗又满是关切的脸,他双手扶膝,弯腰看着我,气喘吁吁地问我怎么了。那个让我窒息的夏天,他的出现,就像一阵清爽的风,沁人心脾。

屏幕前的你呀,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但凡你有一丁点的力气,你再撑一下,也许下一分钟下一秒就有转机了,我知道,很难熬,很痛苦。那种痛苦是说不出来的,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仿佛在一个漆黑的世界,看不见尽头,看不见阳光,更看不见未来,它让你从失望到绝望,再到生无可恋。你抓不住一束阳光,找不到生命继续的理由,甚至活着这件事就已经让你毫无力气了。

可是,你再撑一下啊,再等等,等你放过自己,等你看到太阳升起,那个时候你会发现,原来这个世界还值得留恋。

也许你现在或者未来,被某一件人、物、事折腾的遍体鳞伤、痛苦绝望,你要相信,老天爷是不会抛弃任何人的,总有那么一件人、物、事来治愈你,只是他可能路上堵车了,或者在给你准备惊喜,只是迟到了,但是总会来的。

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治愈——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翻山越岭的找到你,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笑着递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