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真正相爱的两个人,他们会在某个特定的地点表明心迹,两个人总得有个人把另一个人叫出来,进行脸红心跳的表白陈述。

相处时候的两个人一定是害羞到不敢看着彼此的,心跳如鼓,甚至会紧张到发抖。

但随着两个人的逐渐深入交往,关系一定是层层递进的、愈加亲密无间的。

有如《怦然心动》那般——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纵使后来两个人分开了,没能像曾经承诺的那般相守,至少快乐过。

回忆一定是美好的,分开的原因基于现实,而非第三者、不忠贞之类的因素,双方都笃定着当初的两个人一定是相爱的,坚信彼此一定是自己遇到的最好的人。

一定是这样的。

就这样,关于“初恋”的想象局限了我对“爱情”的认知,我固执地认为不是这样的爱情一定不算爱情,于是我再也没能遇上“初恋”般的爱情。

我对“爱情”的无聊标准,使得恋爱与我毫无关系,也尝试过追求、接受,但都屡屡失败了。

原本执拗不愿改变的我十分受挫,曾一度陷入迷茫,困惑之下,我放弃了寻找那个与我完全契合的“那个人”,开始观察朋友们的恋爱,终于恍然大悟:原来,爱情有千百种样子。

爱情不该只遵循那一两则无聊的标准,只要相爱了,就是爱情。

展现最真实的自己后坠入爱河,是一种相爱方式。

从17岁到19岁,还有往后,我的一位朋友已经遇上了想要相守一生的人,他们的相处方式非常简单,不用担心这担心那,只要展现最真实的自己,因为他们正是因此爱上对方的。

他们的爱情是成为彼此的亲人,甚至于那些对亲人都难以启齿的事情、害怕亲人知道了会担心的事情,对爱人都可以毫不犹豫说出口,有时甚至是歇斯底里的怒骂,也只能对最亲的那个人发泄出口。

生活中,他们对于生活中的屁大点事都要分享,屎尿屁是聊天的主旋律,给彼此擦背是最常做的事,虽然最终总会发展到床上。

他们永远以自己最真实的样子面对对方,不论是坚强还是脆弱,都在第一时间暴露给爱人看。

他们说,自己并不是想博取同情,目的也很简单:“只是想告诉他/她,这样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

爱情也不一定要求“滴水穿石、相濡以沫”,这毕竟是属于慢热之人的爱情观。

然而对于信奉“活在当下”的人来说,对象的选择并不那么重要,维护爱情也是一种浪费时间的行为,他们的标准只是“看对眼了,就在一起了”,从不在乎彼此的过去,坠入爱河的速度之快常常吓到旁人。

而“不爱了,所以结束了”的决定也是当机立断的。

常常有人觉得这太过轻率,让大多数人以为他们“只是玩玩而已”,可他们未尝不渴望爱情,每段感情的迅速开始、迅速结束就体现了这一点。

于他们而言,这只是一种试错手段,是手握着自己还怦怦乱跳的心做赌注。他们在悬崖边缘寻找爱情、拿自己的心去赌,赌这段感情不会让自己失望、这个人会永远对我好,又莽撞又孤寂地在世间探寻那个懂自己的人。

这是一种但凡少一些耐心都无法坚持下去的“习惯”,经常会使人感到心累,长此以往还有可能让自己变得对感情麻木,甚至不再相信世间有爱情的存在。

而好处就是能在最短的时间认清一个人,加上不断地复盘,久而久之,就能学会与不同的人谈恋爱、相处。

我的另外一个朋友即是信奉“当下”爱情的一个。她认真对待每段感情,都鲜活地爱过每个人,如今遇到了一个愿意为她走出100步的那个人,过得非常幸福。

也有的爱情像是两头受伤的小兽相互舔舐伤口,只能靠着彼此的周身一点点圆融的暖光取暖。

或许他们是在原生家庭没有得到足够的爱的缘故,便不太会正确表达自己的感情,恋爱时常常吵架、闹分手,用别扭到极端的方式来获取爱人的关注,更甚之,经常甩狠话彼此伤害,非要把自己深爱之人的心伤得粉碎才肯罢休。

但往往最终一个拥抱、一个亲吻,就能够和好了。非常好哄。

原来,在外人看来纯属“内耗”的关系,其实是他们活下去的意义,他们把对方当成自己狠狠伤害,用这种方式去试探对方会不会离开自己。

然而,纵使他们总是在伤害着对方,但这亦是属于他们的爱;因为很少被爱,所以一旦品尝到了其中滋味,即使拼了命也要留住它。

爱情分很多种,有千百种样子,只有兼容并包,才能维护好一段感情。

同时,学会放手,看向未来,也是一种爱情。

遇到了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恋爱方式,倘若死守着自己的标准,新的恋爱就永远也不会找上自己。

我们该学会爱上一个人,用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去相爱,而不是留在原地,抓着以往的回忆

和经验不放,这不是“坚守自我”,而是自私的表现。

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最符合自己的爱情模式,遇到最爱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