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太快,我想牵着你慢慢走

益多网 16 0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谈起她。

我的母亲,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四十多岁的她,走得最远的地方,就是我们那个小县城。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村里很多大人都出去打工。

她狠不下心让我和弟弟成为留守儿童,于是放弃了出去看看的想法,只让我爸一个人出去,她留在家里照顾我们。

这一留就是二十年。

在我的记忆里,她一直是个慈母形象。我原本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所以她几乎从来没有打骂过我。

唯独有一次,让我永远无法忘怀。

那年我上小学四年级,中午放学跑去隔壁寨子一个同学家玩,没有回家吃饭。

她顶着烈日到处找我,找不到又去问老师。两点回学校上课时,老师给我说,你妈妈一直在找你,一会儿放学赶紧回家。我轻轻地应了声:哦!

放学后,我背着那个粉色的书包,飞快地跑回家。从学校到家的十分钟,做了很长的心理斗争。

我那时害怕极了,猜想她会不会很生气,会不会打我。

她确实是生气了,还提了一根木条,可是那根木条始终没有向我扬起。

我踏进家门,她也刚好回来,戴着一个大草帽,穿着一件深色短袖,脸和脖子被晒得通红,满头的大汗往下流。

那时候没有手机,老师没办法通知她我已经回来了,所以,她必然是找了我一个下午。

她的眼神很凶,可在那之下没有别的,只剩无尽的担忧与焦急,像是要将我看穿一般。

我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她责备了几句就不再说些什么。只让我把书包放下,说她中午买了凉粉等着我回来吃。我看见她的脸色逐渐轻松下去,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从那以后,我像是突然之间长大了一样。再也不会一声不响地出门,哪怕去地里摘个菜也会先与她说一声:“妈,我去地里了!”

她好些时候都不回应,但我知道她听见了,心里也就踏实了,就不会担心我有危险而满世界找我。

这些年,每次出远门都是她送我上车,每到一个站点我都会用手机拍几张照片发到家人群里,告诉她我在哪,告诉她我平安。

二十年来,她留给我的记忆永远都是那么温暖。

小时候村里没有草稿本卖,她就在街上买了一张糊墙用的那种大白纸,用菜刀裁成一张张小的,然后拿线缝成了厚厚的草稿本。

我在那个草稿本写古诗,做数学题,画画,偶尔还撕一角传小纸条给同学。

初一那年家长会,学校安排励志演讲,操场上的家长和学生都哭得稀里哗啦。我坐在前面,她坐在后面,我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她没哭,我也没哭。

我那时心里怀疑她是不是不爱我,为何别的家长哭得那么惨,她却一点感动都没有。

后来我才知道,她不是不会哭,而是她软弱的一面从来不展现在我和弟弟面前。

我和她的故事很长,一辈子才能讲得完,就像她对我的爱,也是一辈子那样长。

她活了四十多年都没出过什么门,被我们牢牢地困在那个小山村里。她以前老说,等我们长大了,她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现在我们长大了,她又说不想出去了。可我知道,出去,是她二十多年的梦想,怎么会放弃呢?

她是害怕,因为她总拿着智能手机问我们这里那里怎么弄。

她知道自己在这个飞速前进的时代里落后了,害怕与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害怕城市太大会迷路。

每次回想起这些陈年往事,都觉得对她亏欠太多,是我困住了她。确实,她人到中年,所思所想的无非是家人平安就好。

所以我也收起了自己的叛逆心,再也不与她争吵,无论她是否占理,我都事事迁就她,就像我小时候蛮不讲理,她处处迁就我一样。

以前我总是跟在她身后,如今换我牵着她走了。

我想告诉她:妈,这个世界的步伐太快,但我会陪着你慢慢地走,有我牵着你,永远都不会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