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总能听到出轨的的话题。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劝人别离婚的,里面有一句话大意是:女人上下两张嘴,总要顾一张,一张是食,一张是色。

我看完以后,觉得很逗!很逗!

这个两张嘴说法,大体一听,还挺正确似的。但仔细一想,大错特错!

先说食,现在不是旧社会,不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时代了,现在随便上个班,吃饱穿暖不成问题,为了口吃食,委身于人太贬低自己了,也太侮辱对方了。

两个人结婚,因着是被一个人吸引,想长久的相伴,而不该是什么报团取暖,不该是为的什么穿衣吃饭。

再说色,不得不承认在婚姻里,性是重要的,但性不是最重要的。两个人都一心一意共同创造和度过了这么一个过程,就挺好,没必要过分追求感观的极致体验。重要的是那个心意,是一份温存。

性,没有完美可言!因为它完全是个人的感受,这个感受非常受个人情绪的左右,也非常受环境的影响,还非常受个人身体条件的制约!追求完美,只能是庸人自扰!

所以,两张嘴这个说法,我觉得根本是悖论!食不是婚姻的目的,色也不是婚姻的目的,因为这两样在现在都太廉价了,太易得了。婚姻的目的是自我完善!

一个人愿意付出一生与一个人相守,这漫长的一生里,自己在不断的成长,对方在不断地成长,两个人有了孩子,孩子在不断的成长,所以整个人生都是动态过程,为什么咱们要求一个静态的完美的极致的结果呢?

《金刚经》里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意思就是说: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抓不住的!

这句话把人生的动态说的多明白啊,每一个“当下”都转瞬即逝,却竟然有那么多人拿着已经过去的“当下”,折磨着现在的自己,左右着自己的情绪,折腾着彼此的生活。

出轨!出轨!出的是看似静态无味的生活,求的是一个死灰复燃的幻觉。

死灰要想复燃,必须有新柴!这个新柴是什么?是燃料,是新的投入!

既然自己还有新柴,干嘛不填在自己的生活里,而要扔到生活外打水漂?

如果没有新柴,那怎么可能死灰复燃,那呼的仿佛又着了一下,不过就是一阵风,把旧柴给吹的燃的的快了一些而已嘛!那等于把本就不多的库存又过度消耗了一下嘛!

所以,出轨能解决什么问题呢?不过是一场幻觉!抛开柴米油盐的情感体验、身体体验,都是不深刻的。中年人出轨,相当于大学生做小学生的卷子,是偷懒的,向下兼容多容易啊!

能把自己的婚姻经营的有声有色的人,那是相当于导师级别了,第一,他对自我有了相当的认识;第二,他对人性有了相当的认知;第三,要记住一个人不是没有机会出轨,而是他选择不出轨;第四,他不出轨,有时候不是因为他的爱情,而是因为他的自重!

我们要感谢我们的配偶不出轨,因为难得的不是他的爱,难得的是他的自重。遇到这样的配偶是一份幸运,他不会因为我而改变他的道德,不会因为爱情而改变他的道德,我喜欢这样的人,他的人格是独立的。

如果有人天性卑劣,道德感低下,那对不起,宁缺毋滥,我会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离婚,但我不会同意以出轨的方式从别处寻找平衡!

我是穷孩子出身,但我不会因为穷而妥协,穷惯了反而不怕穷!所以两张嘴的说法,我是不认同的,婚姻不是交换,没有什么图什么不图什么!正因为穷,也就多少都知道些生活的真相,也就更应该明白人生太苦,别再把自己卖了!

有爱情的婚姻,尚且一不小心沦为死水,没有爱情的婚姻那得是多么破败!

婚姻,需要爱情,需要经营!

婚姻确实柴米油盐,看似油腻,看似俗气,看似无味,其实经营婚姻真正的难点在于明明婚姻是动态过程却仿佛静态,这是婚姻的欺骗性,也是个人的惰性!

小火慢炖,需要适时添柴也需要适时压火,婚姻这道汤,火大了扑锅,火小了没味儿,乱加材料坏味儿,打翻了从新再来又浪费!

《道德经》里说:大道甚夷。

最平最好走的路,是大路,是大道。婚姻里,最好走的路叫做与你慢慢变老。

这一生这么慢,很多事情不好过,多包容多理解也多自省,这一生,没有谁能够为谁负责,也没有谁该为谁牺牲,更没有谁围着谁转,埋怨无用愤怒无用悲伤无用出轨也无用,一场徒劳!

伴侣陪我们走一遭,帮助我们成长一遭就已经很幸运了,大家都是“在路上”,而已!

《金刚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还说:应无所著而生其心。

别把心思放在某一处某一点,什么图个啥为了啥。心思太重反而烦恼太多,因为求啥不得啥嘛。殊不知,有所求本为庸人自扰!

万事不过“放下”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