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这个时候,杭州早已被桂花香腌渍透了,而今年的桂花味似乎只存在于桂花糕点里。气温一直居高不下,桂花也在期待在适合盛开的气候。

昨天的一场雨,一直持续都今天。丝丝凉意中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秋天回来了。雨丝在空中妖妖娆娆,悠悠然然,时而行云流水,时而飘飘渺渺。时而悠扬,时而惆怅。

不禁让人想到《夜雨寄北》里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的寂寞;看密密的雨珠飘坠,会想起《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中昨夜西风凋碧树。看雨点一滴一滴落进河塘泛起圈圈涟漪,会想起《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里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的凄清。

绵绵不绝的雨,在文人墨客的笔下,营造出极具情怀的空间,似乎每一滴雨水都有自己的心思,落下或者不落下都自有分寸,都肩负着使命。漫步雨中,忽而感觉到阴冷与潮湿的感觉袭遍全身,让人心生寂寥。感性的人的心里总是要多一些悲的,字里行间也总会无来由地落下些许清愁,就象李清照在《声声慢》中所写: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秋雨,总会渲染出几许悲凉,但是,生命从来都是一半明媚,一半忧伤。即使有再多的悲欢离合,也要学会安之若素,但人是多变的。这一时海阔天空,过一时又钻进了自设的死胡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狭隘之处,我更不能例外。有时深受情绪所困,无法排解,便想找到一种方式来解脱掉这种破落的情绪,看书写字不过是我的一种自渡方式。

行走人间让我觉得生活本身就不易,不愿花太多精力去顾忌他人给予的评价,三观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人是需要不断成长的,不论年龄几何,都需要不断地去发现和挖掘自己。我自己都无法清晰的掌控我的一切,一个局外人仅仅根据肤浅的接触就能给我下了定义?并且这些个人不比我活得如何通透,如何聪慧,如何洒脱自如,我虽无繁琐之心,没有心机,但在世间行走,防御他人应是一种本能。

茫茫人海里,人与人的相遇都是一场缘分,不过是深浅不同而已。能够同行的人,就一起相拥着走下去。如若不能,我会闪身路边,待尔经过,我再前行。

那么,走在我前面的人,无论你在沿途洒落是鲜花、是杂草、或是荆棘,于我来说都没关系,因为,在未来的未来时空里,我们已经再不能相遇。我只是觉得既然今生有缘得见,还是请彼此珍惜珍重。

想起简媜在《你笑起来真像好天气》的自序中写到:“一个对散文怀抱热情与奇想的人 …… 惯于独来独往,既在人生火宅内,也在红尘岸边上。自认为写作性格混合猎人的冷静与猎犬的躁动,喜新厌旧,三十多年来,用自己的方式走散文马拉松之路,仍然觉得是个学徒。”我顿然为她的谦逊而感动。不管是拿上手机翻看微信读书,还是拿上纸质书,是时候该继续阅读下去,这样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纷争。

当虚构的帷幕落下之际,他们的悲欢离合,顺遂与受挫,让人感喟唏嘘,浮想联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