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会想,如懿到底败在哪了?她为什么会和皇帝渐行渐远?

想来想去,我发现,大约如懿做了皇后以后,她还是拿自己当皇帝的爱人,而皇帝却开始拿她当做同事了,而且是上下级关系的同事。

对于皇帝来说,他喜欢上寒香见,喜欢月夜泛舟歌舞,都是他的权利。作为同事作为下级,皇后应该以皇帝为中心,皇后应该做好她的本职工作,不但不给皇帝制造忧愁还要为皇帝解决忧愁,给皇帝自由并保障皇帝的自由。

而对如懿来说,皇帝是自己的丈夫,自己要为皇帝负责。别人没办法也没能力规劝丈夫,只有她有义务有条件去规劝丈夫。说到底,如懿认为他们是一体的,也是平等的。

可是,皇帝不认为他们是一体的,这天下都是唯他独尊的。如懿是妻子,该夫唱妇随,如懿是皇后,该服从领导安排。所以,从皇帝的角度,如懿没有资格评价皇帝,指责皇帝,甚至是厌弃皇帝。

如懿和皇帝,皇帝高高在上,如懿却从不仰视。如懿刚开始靠爱坚持下来,却最后发现,所谓爱不过一场空。甚至,以爱之名不断受伤害。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如懿对皇帝是失望了一次又一次,皇帝对如懿是赌气了一次又一次。如懿总是一副让人无处发力的样子,而皇帝每次都拿如懿没办法,因为如懿看“正确”比丈夫重要,看“对”比领导重要。一个冷一个热,陷入沟通障碍。一个不想谈对错,一个总想说对错。

如懿不是不懂皇帝,她只不过偏不要违心的给了皇帝他想要的!

皇帝不是不懂如懿,他只不过是偏要贪心!皇帝又想要如懿的爱,又想要如懿的尊重和认可,又想要认着性子放纵自己几年!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等如懿明白过来,她从始至终追逐半生的爱情不过尔尔,对皇帝来说那只是他泛爱中的一隅,如懿便连皇后也不想做了。毕竟,她本就不追求后位,她本就是为了陪伴自己的爱人,既然爱人非爱人,这后位不过是一个讽刺、一个枷锁。

皇帝的爱,是禁锢如懿一生的锁!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出自唐代白居易的《井底引银瓶·止淫奔也》。

《井底引银瓶》——唐·白居易

井底引银瓶,银瓶欲上丝绳绝。

石上磨玉簪,玉簪欲成中央折。

瓶沉簪折知奈何?似妾今朝与君别。

忆昔在家为女时,人言举动有殊姿。

婵娟两鬓秋蝉翼,宛转双蛾远山色。

笑随戏伴后园中,此时与君未相识。

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知君断肠共君语,君指南山松柏树。

感君松柏化为心,暗合双鬟逐君去。

到君家舍五六年,君家大人频有言。

聘则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蘋蘩。

终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门无去处。

岂无父母在高堂?亦有亲情满故乡。

潜来更不通消息,今日悲羞归不得。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白居易的这首诗,把女人的婚姻之苦写透了。读之,内心寂然,叹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