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凉凉的秋

益多网 49 0

昨天一场雨,又见凉凉的秋。银杏叶已变黄,像一只只金黄的蝴蝶停留在枝头上,随时准备随风起舞。

一叶知秋。

我种的蓝花草每天还在盛开。花坛里有,阳台上也有。每天都有一朵两朵,三朵四朵,五朵六朵,七朵八朵地盛开。深深的紫,带着高贵又带着浪漫。花坛里,围着蓝花草的,还有几只蝴蝶在打转。家里女孩见了,总要拍个照片,然后写几句时光记忆: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昨天今天骤然降温,降到最高温度只有22度。校园里,小朋友们的校服几乎都换上了秋装,整整齐齐地。我穿上了连裤袜子,穿上了长袖连衣裙,还披上了薄薄的棉布外套。走校园走廊上,斜风细雨,飘脸上,有点侵入肌肤的凉。天凉好个秋。凉凉快快的秋天,我喜欢。

爱秋天,小时候爱,现在依然最爱。不说中秋的月亮和月饼,不说想象中的月宫和月宫里的嫦娥,不说天空中排成人字形的大雁,不说空气中弥漫的桂花香味,也不说秋夜里那唧唧的虫鸣声如一首静夜诗。还有金黄的成片成片的稻田,小灯笼一样的柿子挂满枝头,满脸丰收喜悦的老农黝黑的脸……想着这一切,我就知道秋天的好,我沉醉其中。还有,像今天这样凉凉的天气,也够让我欢喜的。一身布衣布裙,像秋天一样朴实。

天气转凉,我要及时告诉老娘。电话给老人,她说她在找裤子,找来找去找不到呢。电话里,她一个劲地在叹自己“没记性了,没记性了。”天气转凉,应该及时添加衣裤。可惜我们常常不在她身边,无法替她做点事。

幸好,我姐今天回家看老人。她一早就去了,她到家时,我妈还没起床。老人昨天电话里告诉我我姐要回家的事,她非常开心。我能听出她声音里都带着笑。

她告诉我:你姐电话里跟我说,下雨天,走路小心,千万别摔跤。

她又说:你姐说想吃什么跟你说。你微信给她,她去街上买。

她又说:你姐说她还要再给我买双鞋子,我说够穿了,先不买了。

她又说:你姐给我炖好了猪爪要带来。猪爪好吃的,糯糯的皮很好吃……

我知道老人喜欢吃猪爪,国庆那天,我哥炖了猪爪,老人吃了两块肉皮。糯糯、软软的皮,她咬得动。

说到鞋子。我从没给我爸我妈买过一双好一点的鞋子,他们也总说只要买便宜一点的鞋就好了。所以我就傻傻地、很听话地只给他们买便宜一点的老北京鞋。

谁不喜欢穿好一点舒服一点的鞋子呢?我现在想。可我总是马大哈。

电话里,我妈跟我说了很多。她反反复复地说,我不厌其烦地听。她开心,我也开心。

想起我妈说起过我外婆的事。说我外婆每次在我妈回娘家时,常常要拉着我妈的手说:你要多回来看看我啊。你是我嫡嫡亲的囡啊。我外婆的眼神里全是期盼。可我妈那时,一天到晚忙着她几个孩子的吃穿,常常做着繁重的劳动,而忽略了我外婆的期盼。

如今,我妈年老了,她也在盼望,像当年我外婆盼我妈归一样。她每天傍晚,总会拖一条椅子去院子门口坐坐,望望天上南飞的大雁,我想象我妈的眼神里肯定也是期盼,也许,还带点孤独和无奈。

今天,天气凉凉快快的,我姐回家。她帮老人洗了早些日子盖过的小棉被,撤掉了竹席,铺上了垫被和床单,折叠好大棉被放床上,并关照老人,如果热,拉点被角盖盖。电话里,当我妈告诉我这一切时,我心情很轻松,好像自己完成了一件大事似的。准备妥当,哪怕天气再降温,也不怕老人要着凉。老人是我的牵挂。小时我是我妈的牵挂,如今,她的冷暖是我的牵挂。我姐给我妈准备好了过深秋的准备,我放心哪。

秋风已起,想必桂花也将启程。今年的秋天脚步缓慢,桂花也姗姗来迟。我愿等。等待桂花慢慢飘香。

这人生啊,应该慢慢走。像今年的秋天一样。慢慢来,慢慢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