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教师职业的神圣化"

益多网 55 0

单从譬喻来看,世人对教师角色的定位就发生过多次演变,从最开始的"蜡烛""太阳"到"长明灯"的转变,教学储备上,从教学生必须要有"一桶水"到"一桶水够吗"的质问,工作负荷上,从"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得比牛累"到如今"午托晚托""表哥表姐"的24小时服务。

教师职业的神圣化无法保障师生的对等。社会把老师捧得太高,真的是对老师的尊重吗?我很怕家长动不动就双手合十对老师念着"感恩感恩"的话,我也很怕学生一到教师节就大唱赞歌,我也不忍心看到学生站在酷暑烈日下几个小时就为了给所谓的"优秀教师"献一束花……在这些"感恩"心理的背后是否有真正平等的"师生关系"?学生是否还有质疑权威探求真理的勇气?是否有"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颠覆?陶行知说,教育最大的成功就是培养出超过自己的学生。于漪说,每节课我都希望我的学生能把我问倒,学生能把我问倒我是多么高兴啊!师生需要尊重,但不需要追捧,一味的追捧教室里还会有自由宽容的对答环境吗?

教师职业的神圣化无法保障教师的权利。曾听过一位校长说,"阅读就是教师们的化妆品护肤品,它让你青春永驻……所以女老师们,让我们把买化妆品的钱拿去买书吧……"我承认教师阅读是心灵的滋养,精神的洗涤,它可以让你焕发光彩,毕淑敏也说,"书不是胭脂,却使女人心颜常驻"。其实,阅读与护肤可以是两码事,也可以同步进行,难不成喜欢阅读的人一定得是素面朝天否则就对不起你的灵魂?我也不是很赞同用"热恋中的人总会有时间来拥抱与亲吻"这样的话鼓励教师阅读。毕竟一天只有24小时,你花了时间来"拥抱与亲吻"肯定要少了时间做其他方面的事,而这些其他方面的事甚至得牺牲自己的睡眠和健康来补偿。

小学里女教师占了太多比例,加上如今的"二胎三胎"开放,每位憔悴不堪的女教师背后都有上有老下有小的群体。有次,我邀请学校的一位老师一起参加读书会,她在微信里回复道:抱歉,老父亲病了,最近都在医院里伺候,二娃也太小,实在走不开。人到中年,就是这样。隔屏都能感受到那种"活着就已不易"的无奈。

教师职业的神圣化无法保障教育的多样魅力。教师作为一个"教书育人"的特殊群体,注定要"活到老学到老"。但前提是,首先得让我们成为一个普通人健康人,社会上的"高标准"不该步步紧逼,道德绑架。每位老师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有自己的步伐,有的老师刚毕业或孩子上大学了,时间充裕无所羁绊走得快,有的老师家里家外两头跑,稍微有时间喘口气了补觉都来不及,自然在教学上走得慢了点。我们都是平凡的女子,珍爱上苍赋予的天然节律,徐步向前而已。

况且,走快走慢并不是衡量一个好老师的唯一标准。一位教师的教育魅力可以是多方面的,据调查,教师最吸引学生的教育魅力首推人格魅力,其次为师爱魅力。前天一位同事朋友在微信里向我提了个想法,问我能不能借书给她看,要有书上做了我的笔记的那种,并让我规定归还时间。我很诧异:书现在很便宜,淘宝一付款自动送上门,为什么要借?她说,书非借不能读,我得督促督促自己了。霎时有些心疼,同事的二娃才两三岁,正是调皮依恋妈妈的时候,我不知道我的书是会赢得她的片刻解脱还是会让她更劳累?逆时辰而动,需储存偌大的勇气,"胸中有书,目中有人",我觉得,她是位具有人格魅力的好老师。

重新审视“教师职业的神圣化”,倾听我们一线老师的声音,化干戈为玉帛,化百炼钢为绕指柔,我们才能真正贴着教育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