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真的瞬息万变,当我刚刚弄懂“yyds”和“爷青回”的时候,社交媒体上又出现了我看不懂的符号,比如“emo”。真是令人感慨:一天不学习,网络不理你。

那么“emo”又是“什么虎狼之词”呢?为什么说起这样的话来总感觉“有内味”呢?总之,我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

对我而言,这个词“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因为它很快地把我排斥出“年轻人”的行列了。

既然有人“疯狂暗示”,那我就“展开讲讲”我的感觉?这些词的发明者们,你们“夺笋那”,三天一创新,五天一更替。

事实就是这样,只要你懂说“emo”,就显得你即使“那么普通却还那么自信”,很“ging”哦!

“人类幼崽”们就是喜欢新潮的东西。

“emo”指Emotional Hardcore(情绪硬核),本是摇滚乐的一种类型,作为一种艺术的表现形式,它散发着丧、忧郁、颓废的气质。

现在,“emo”像宋词一样彻底脱离了音乐本身的限制,成为了某种情绪状态的代名词。

它含义非常丰富。如果某人说“我emo”了,你可以理解为“我压抑了”“我颓废了”“我要哭了”“我无语了”“我委屈了”“我孤独了”“我寂寞了”“我伤心了”……

它离不开它的出身,始终代表一种负面情绪。它(允许我多用几个“它”,少打一点“emo”吧,打得手疼心累)是年轻人共情的符号。

今天你在微信朋友圈“emo”了,我马上就会在留言区留下一堆颓废的文字,与你应和,产生共情,以此表示“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们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网络语言这种亚文化本身就具有排他性。语言词汇的丰富性自然需要不断地创新,但是,如果一个词(姑且认为“emo”之类的是一个词)的产生而导致了许多词语的式微,那么它对语言发展的贡献是负面的。

词汇的丰富性有助于表达的准确、细腻、生动、形象。我想这可能是当年现代汉语(白话文)战胜古代汉语的一个有利因素吧。否则,五四运动之后,单凭那些留洋的知识分子们回来振臂一呼,说要使用白话文摒弃文言文就能成功的么?

毕竟,文言文通行了上下几千年哪!

是现实需要提供了强大的动力。“emo”这种巨兽吞食了许多词汇,而且使得表达变得模糊,是不利于语言的正向发展的。

之所以在年轻的群体里流行是因为它表达的便捷,是因为它迎合了一部分人伪合群的需要,是因为它迎合了一部分人博取同情的心理需要。

加上这是一个“短平快”的时代,它还迎合了一部分人在文字表达上视觉快感的需要。

“emo”成为一种廉价的共情符号。“emo”们的大量使用,使得我们失去了情感细腻的触角,失去了对社会、生活深刻的思考,而流之于肤浅,失之于严肃。

最后,当我写下这些文字后,我“emo”了。你知道我说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