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听过一句话:真正的自由不是想干嘛就干嘛,而是不想干嘛就可以不干嘛!

我问女儿,假如你不愿意和一个人做朋友,不愿意每天上下学跟他一起走,你会怎么做?

女儿说,我就告诉他以后不一起走了。

女儿还说,既然我都不想和他做朋友了,一起上下学不是要命的事情,是一件小事情。

我家小哥跟女儿说,一个人说“不”是很难的,以后你越长大就越难说“不”。

女儿说,那我就把这件小事当做练习,用小事去练习。

我跟小哥说,你看看这就是一零后的态度,八岁的小孩已经可以给咱们讲道理了。

我对女儿说,你说的很对,从小事练习起。

转过头,我又怕女儿拿什么事都当做小事,对事物失去郑重之心,便又说,看待事情时咱们可以把它当做小事,但做事情时,小事还是要当做大事去做。

晚上女儿睡下,我禁不住回味这次对话。想来我们这些大人,每每瞻前顾后,说个“不”字,总觉得怕得罪人,其实不过就是总想当“老好人”的心理,又不想委屈自己,又想别在别人心里落下不是,还不想影响大家面上的感情。

有时候,听听孩子的意见是好的,孩子没那么多计较,他们一下子就看到本质。

“说不”这件事,还有个说辞,叫做“学会拒绝”。有时候,一件事,磨的人抓耳挠腮,辗转反侧,别人看来是小事,自己看来便是大事,又不想做坏人,又实在办不成或者不想办。

就好比这两天我二读《如懿传》,魏嬿婉的母亲和弟弟动不动就跟魏嬿婉拿钱挥霍。魏嬿婉一心想着他们,地位低时挣的钱少时,贴补母亲和弟弟的开销虽是难的,却也够了,待伺候大阿哥时地位高些,挣的多些了,贴补母亲和弟弟更多了,反而母亲和弟弟缺钱更甚了,倒让魏嬿婉更窘困了。

如此看来,魏嬿婉的母亲和弟弟,缺的根本不是钱,而是对生活的筹划和对生活的脚踏实地。

但魏嬿婉对母亲和弟弟无法说“不”,她宁可牺牲自己,也无法拒绝家人。

若以局外人角度说,魏嬿婉可以拒绝,因为魏嬿婉她对无底洞一样的家人,身为奴婢的自己能力有限,杯水车薪。但对魏嬿婉来说,她无法拒绝,所以她不择手段,最后底线尽失。

魏嬿婉,她不在乎做别人眼里的坏人,她只想做母亲眼里的好人,她无法拒绝,做不到对母亲“说不”。魏嬿婉不惜伤害全世界,抛弃良知,而她最初不过是想满足母亲和弟弟的挥霍。

再好比《坏小孩》里,朱朝阳没有拒绝普普他们,朱朝阳有一万个理由对普普他们说“不”,但只有一个说yes的理由就够了——朱朝阳太孤独了,也太缺爱了。

而朱朝阳一步一步走向黑暗,其实伴随着他一次一次对普普他们的质疑,以及对这份友情的动摇,直到他设计张东升,放任普普他们的死。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如果可以回到普普他们敲门的那一刻,朱朝阳如果可以当场就拒绝这两个问题少年的求助,那么这后面的一系列的案件基本都不会发生。

再好比《少年的你如此美丽》里面,面对魏莱,陈念的懦弱,便是魏莱的武器。很多人,没有“说不”的勇气,甚至懦弱到连面对欺辱也无法“说不”。

很多时候,对自己而言,一个看起来小的不合理请求,或者对于自己有点难的请求,或者是与自己三观不合的请求,都无法拒绝。待有一天,变成一个大请求,甚至变为一份欺辱,或者是一份事关黑白是非的事,到那时,自己能拿出勇气去保护自己吗?

如此想来,女儿说的拿小事练习,我觉得深有道理。

从小事上“说不”,让自己明白,拒绝不是一件难事,未来遇到大事,便可以少一分瞻前顾后的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