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今年高考发挥失常,前段时间本来应该疯耍的暑假,却整天呆在房间。阿姨担心他闷出病,让我这个同龄人劝劝他。

大家越来越重视心理健康,是个好事。我欣然接下这个任务。

发微信约表弟,他利索地答应了。我们在甜品店见面,上来就聊最近新出的游戏。凉爽的环境,美味的甜品,感兴趣的话题,我差点忘记关键任务。

我婉转着扯回正题,让他放宽心,想开点。

表弟平静地说,“ 没考好,我确实心情不好,很正常嘛。”

“ 对。”我点点头,“ 那也不要总是闷着自己,叔叔阿姨担心你嘛。”

“ 这是我消化情绪的方式,我一个人待会,觉得挺好,不闷。只不过我妈可能不这么认为,他们太把我当小孩了,总怕我想不通。”

我又点点头,“ 是,你能想得通很好。其实也可以和长辈们说一说,倾诉一下,烦恼也会少点。”

“ 我没考好,他们肯定心里也挺不好受的,听我倒苦水,还得反过来安慰我,那我更不舒坦了。”他神色平淡,态度温和,完全不是阿姨描绘的颓废消极的模样,“ 真不是什么大事,我知道。说出来反倒把那点不开心放大了,大夏天的,别一家人都那么烦躁。”

看着眼前这个认真的大男孩,我低头思索了半天,发现没啥可劝。几轮对话里,我全程点头,哪里是我劝他,明明是他劝我,逻辑比我清晰,想法比我通透。

王小波说,“ 把自己都把握不定的想法说给别人是折磨人,可是不说我又非常闷。”

当代人的情绪价值这样珍贵。遇到烦恼时,我们难免会想倾诉排解,可又不愿意将它散播给他人。大家都害怕负能量的人,所以也在谨慎地审视自己的一言一行。

情绪波动就像蝴蝶效应,一个不留神,头晕眼花,劳筋伤骨,还会波及他人,就像传染源,交往密切些的,心理素质差点的,难免遭殃。所以,情绪稳定的人成了这个时代的香馍馍。

这么一看,表弟倒是一块还算不错的馍馍。

我不是,我就是块大饼,凉的时候,又干又硬,不过上锅蒸一下,就热乎软绵了,倒也可口。 

前段时间,忙着一场考试,难度大加上复习时间不足,我陷入焦虑的漩涡。那几天,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变化,充满着怒气和抗拒,我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试图摆脱,却陷入更糟糕的情绪中。

男朋友也变着法转移我的注意力,安慰我开导我,可收效甚微。

一天晚上,我们一起吃火锅。一想到考试的压力和这几天自己极差的状态,我难受的劲又上来了,“ 太难了,我来不及了,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

这次我没有听到什么安慰的话,“ 确实来不及了,那就别复习了,直接上考场,多刺激。”男朋友亮着嗓子劝我破罐子破摔。

我盯着翻滚的火锅,没吭声。

失败的结果确实摆在眼前,我的压力不仅无用还相当可笑。心里堵得很,我索性坐在热火朝天的火锅店里大哭了一场。这火锅又烫又辣,我心里又酸又苦。

等哭完了,擦干鼻涕眼泪,从锅里捞出来的牛肉毛肚也正好凉了,蘸着酱料一口下去,满足得不行,我又快乐了。

你看,挺有意思的是吧。

大哭的时候是真的狼狈,尽管这种发泄方式不如我表弟的得体,但对我管用。

抱着必败和重在参与的心态,我心情平稳地又复习了两天,精神抖擞地上了考场,发挥得还不错,超过了我的想象。

我高高兴兴地接男朋友下班,去火锅店里庆祝考试结束。他见到我第一句话,“ 你今天好喜庆,像在过年。”我笑得东倒西歪。

《 摩登爱情 》里,安妮·海瑟薇扮演了一位患有严重双相情绪症的都市女性。情绪高昂的时候,她精力充沛,光芒四射,工作出色,在交际中如鱼得水。而当负面情绪来袭时,她消沉颓废,以泪洗面,不得不按下生活的暂停键,把不完美的自己隐藏起来,一而再,再而三地终止工作、恋爱。

故事最后,在好友的开导下,她选择接纳了全部的自己,一个时好时坏的自己,开始了新生活。

不开心的时候,也许并不用强迫自己马不停蹄地去挣脱。人的情绪起伏是最正常不过的一种生理状态,偶尔的无病呻吟也可以谅解。

重视情绪的表达,接受不良情绪的爆发,学习和自己和平共处,可以的话,吃点甜品或火锅,也很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