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知道余华的《 活着 》中说:“ 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但他的《许三观卖血记》也值得我们一读。

闻其书名我们也能知道是讲的许三观卖血的事情,可真正读起来的时候还是很真实,也特别的揪心,甚至在读到某一部分的时候有种不敢看下去的感觉,因为害怕许三观的血不知道哪次会因为卖光而死。 

有的句子太过于直白,没有过多的描写,反而让人觉得更加难以接受。从简单的句子中深刻的体会到生活的不易,心酸和艰难。

它既是一个人的一生,也是那个时代的缩影。

从平平淡淡的文字中,为我们慢慢的建构了一幅画卷。许三观像我们生活中每一个平凡人那样,既有朴实的优点,也有那个时代所附着的缺点。一个善良,朴实,厚道,宽容,坚韧不拔,但也有愚昧无知贪婪自私容易受流言蜚语所影响的人。他的妻子许秀兰是一个泼辣,贤惠,厚脸皮,善良精干的女人。

许三观和许秀兰的爱情是平凡而朴实的,有小吵小闹,有相互争吵,但也相互依赖。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许秀兰被认为是妓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所批判,许三观每天给她送饭,将红烧肉埋在米饭的下面。每天给她做饭烧水洗脚,在所有人都唾弃她的时候,许三观依然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边。

生活充满着苦涩的滋味,但我们仍需要一双眼睛去发现生活的甜味,靠着那些甜味让生活熠熠生辉。

平常家务事都是徐秀兰做,但当她来月经的时候是许三观做饭整理家务,也能看出,许三观还是比较照顾妻子。大跃进时候,许秀兰为了给许三观庆祝生日,在那一天专门给他多做了一碗放糖的玉米粥。

亲情不是一定有血缘,但一定有爱。

许三观因为怀疑一乐的血缘而不承认他是亲爹的身份,所以在许三观的家里一乐的身份不平等,在那个饥荒的年代,许三观给一乐四角钱去买烤红薯儿,他带着徐秀兰和两个儿子去吃面条。

一乐也想吃面条但是没有人给他买,他在大街上说谁给我一碗面条,谁就是我亲爹,但其实许三观最疼爱的也是一乐,只是无法接受他人的流言蜚语,许三观背着一乐去吃面条的场景,既心酸又令人感动。

以独特的情节表达面对厄运时求生的渴望。他们的家庭其实挺温馨的没有谁放弃谁,谁会嫌弃谁或丢下谁。在饥荒的年代许三观用嘴说红烧肉,让他们不那么饿。许秀兰也会给自己的孩子织毛衣,在生活中每天存一些粮食和零钱以备不时之需。

以博大的温情来描绘磨难的人生。很多生活中的琐事都体现一个家庭的相互照顾和帮助,一乐生病的时候,二乐在大雪地里背着他去渡船又返回去奔跑拿棉被,到了城里,一直背到家里,始终都没有放弃过哥哥,后来二乐生病了,三乐就照顾二乐。一乐生病了,三乐将自己所有的钱都拿出来给哥哥治病。

许三观对大儿子的爱是有目共睹的,在儿子生病的时候三个月卖三次血,后来从城里到上海10天里卖好几次血,他也知道卖血多可能连命都没了,但是因为儿子就算失去生命也要卖血。在途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我没病,我就是觉得冷。

许三观总共卖了12次血,每一次都是因为家人。

文章中的卖血,也像我们生活中的父母一样,为了孩子要不断地卖力气,另一方面是那个年代,因为穷无法真正做到富裕,平凡的工作养家糊口已经很困难了。

一个家庭能够一直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件很温暖的事情了。

我们能从书中深刻体会伸出援手的友情,跨越血缘的亲情,克服困难的爱情,甘愿牺牲的父子情,相互帮助的兄弟情;体会到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活着,有人在拼命挣扎,有人在默默努力,虽然困难无法选择,但怎样对待是自己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