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早餐店的老胡师傅

益多网 183 0

我以前不认识老胡,既不是熟人也不是朋友,我和老胡认识纯属偶然。几年前,我刚刚从单位退休,在家里闲着无聊,便想着找个事做。一天,我在都市报上看到一则招聘启事:市区某早餐店招一名伙计,并注明应是基督徒。我觉得好奇,为啥要将信仰作为招聘条件?闲时,我便电话联系了对方。

见面时,这位早餐店老板出人意料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傅,人虽然长得精瘦,说话和动作却很利索,看上去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他很热情接待我,并作了自我介绍,说自己姓胡,问我以前可在餐饮行业做过?

我说做过,那是几十年前下岗时,我在本市一家饭店食堂做过厨师。老胡听了呵呵笑起来:“那好那好,来我这个早餐店是不是大才小用了?”

我会心地笑笑,我说胡师傅年龄比我大几岁吧。他说了自己岁数,果然比我大, 刚刚七十出头。我说你过去年轻时是下乡或者支边的知青?老胡听了有些惊奇,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都七十出头了,还这么勤快,那肯定是属于小时候吃过不少苦的那一代人。

老胡听了笑笑,他说自己曾经是在黑龙江务农的支边青年。没有别的兴趣爱好,退休以后在家里一天都呆不住,办工厂搞经商也没有这个能耐,就想着开家做小本生意的早餐店了。

我问他为啥要招聘基督徒的员工?老胡苦笑了一下,说他全家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先前招了几个外地人,干活倒还可以,就是手脚不太干净,被他发现多次才被辞退的。想来想去,不管怎么说,他相信基督徒做人比较踏实,做事情交托得起。

听着老胡一番话,我想说一些什么,又觉得没有话好说。我知道信仰作为一种精神寄托,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能约束人的不轨行为,但不是所有信徒都会奉行上帝的教诲处世做人。

老胡见我不响,说他一见面就看出我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他说我如果愿意到早餐店工作,他就把店里钥匙交给我。

我见老胡这么热情,就答应考虑考虑吧。

老胡站起来送我到门口,很热情地说欢迎我来。过了几天,老胡打电话催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我说卖早餐每天起得太早,恐怕身体吃不消,表示抱歉。

老胡在电话里沉默了一分钟, 说我不去那只能去另外找人了,听得出,老胡说话时有点遗憾。

这以后,我和老胡没有经常交往,但还是断断续续坚持电话联系,他跟我说的大多离不开卖早餐,他说生意好时一个上午可以卖800个馒头,还有炊饭豆浆、白粥油条等,利润对半,除了租金和人工费用,还是有赚头的。我问老胡,你这么大年纪了,不安心休息还天天起早摸黑地干,难道你没有退休金维持生活?

老胡呵呵笑起来,说自己是个劳碌命,一闲下来就觉得浑身没劲,只有一直在干才不会感到空虚。

我记得有人说过,人活在世上就如一件挂钟必须一刻不停地摆动,但不管摇摆多久,终究有停下来的时候。老胡说去年疫情发生,早餐店关闭了好几个月,现在要弥补经济损失,他打算重新开张,问我愿不愿意帮他一起干?

我哭笑不得,不知怎么答复才好。对于老胡的热情相邀,假如时光倒退十几年,我一定会爽快答应。我从小到大也是一个勤劳巴急的人,拉过板车做过泥工,还下过乡种过地。可是从年龄来说,我己经算是一个退休老人了,平常生活是不能过度疲劳,要保持一个健康的体魄。见我态度不明朗,老胡说算了,显然有点生气。

这之后,我和老胡互加了微信。前几天,我又接到老胡语音通话,说他现在不开早餐店了,那些做早餐用的家什分得分,送得送,还有一小部分暂时保存在家里,他说自己没有精力开早餐店,我说那也好,都年逾七十的人了,早应该休息了。

老胡说自己现在家里带孙子,每天上午送孙子去幼儿园上课,下午再接回家。那不挺好吗?我说。老胡绕开话题,说正想找我商量一件事,说朋友给他介绍一个在商场值夜班的工作,接手来觉得时间太匆忙,辞了这份工作又觉得可惜,想和我合作怎样?

我说你每天接送孙子,还要忙碌家务,那有时间再去工作呢?老胡说自己每天夜里12点过后才能够入睡,而那份值夜班的工作,恰恰是晚上6点至通宵,至少12个小时。他的意思是和我俩人合作,一人值守6个小时,工资平均分。我想,就算我愿意配合,商场老板会同意吗?

我心里嘀咕,老胡呀老胡,你真是一个对时间极其苛刻的人,那怕是一分钟,你都不愿意白白浪费。如果上厕所,相信老胡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如果时间是一枚硬币,我想老胡一定会掰开来分两半用。我想起周围的一些人,年纪轻轻的好象没有什么正经事情做,整天聚在一起打牌搓麻将,难道都是家里有矿的富豪?我不能说一生阅人无数,但象老胡这样争分夺秒似地过日子的人还是头一回遇到。

我在想,一个人的勤劳或懒惰同贫富无关,如老胡这般年纪的大多数人,理应在家里颐享晚年,享受天伦之乐。而老胡却时时不忘寻找干活攒钱的事,天下的钱攒得完吗?

我这样想着,甚至有点坐不住了。常言道,人以群分物以类似,我认识了老胡以后,突然觉得自己也是一个碌碌无为的懒人,我回顾自己一生,竟然发现很多时候都在虚度光阴。

我和老胡相比,承认还有很大差距,老胡师傅,我应该向你学习,我在心里默默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