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已心中所愿,去往南方某一学府,念与卿相谈交欢,吾甚喜。今之远游,定不相忘。”

640.webp (3).jpg

01 海棠

我捏着手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执傲地不肯掉下来。

你肯定想不来,我收到你的离别短信会是这样一个表现。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在初三的夏季,六月正值炎热,校园的海棠花渐显败落,贪嘴的我去寻海棠果。

“在哪呢?怎么没有果子呢?”我踮着脚,扒着护栏,睁着眼使劲地看着花园里的海棠树。

“噗嗤!”

我只听见有人在我旁边笑,我莫名地撇过头看来人。

脑海里没这人,应该不认识,就当你是傻笑,没搭理你。

“这海棠九月才结果,现在还早。”

“你知道?”我一脸疑惑地看着你。

“这是常识。”你一副淡淡然的样子,却让我尴尬地脚趾抓着鞋底,恨不得抠出洞来,钻进去。

我心底暗暗地想,我哪能不知道果子是九月结的,不过那时候都跑到高中了,哪能吃得上。

正想着,上课铃响了,我丢下一句“我走了”,再不管你,跑进了教学楼。

再后来,见你时,是中考后。文具店里,准备着高中要用到的东西。

我在两支自动笔前纠结来纠结去,一只手就拿走了我眼前的铁制的淡紫色的自动铅笔。

“这个吧,抗摔。”

“是你!”我接过你手中的笔。当选择困难时有人帮我做出了选择,我自然乐意。

付过钱后,我直接离开文具店。踏出门没走一两步,你追了上来。

640.webp (4).jpg

“同学,可以加个QQ号吗?”

“我没有手机!”当然,这不是拒绝,是我真没有手机这个东西。

你笑着道,“行,那我将我的号给你留下!我可以请你吃饭吗,当个朋友好吗?”

当时我是第一反应是什么呢?我忘了,可我知道我最终还是跟着你去了。

吃货最抵不住美食的诱惑,好歹算是初中同校的,一顿饭也没啥的,总不能将我卖了吧。

我这样想着,便也安心地跟你走进一家川菜馆。大碗冒菜,特辣,没有女孩在男孩面前的矜持,一手拿勺,一手握筷。

不到半个小时,我就解决地差不多了。看着你眼中的愕然,我莫名的就想到影视剧里男生请女生吃饭时,都是小口小口来着。我想,我这时小口喝点汤也没啥吧!

“你到是和我见过的其她女孩不一样!”你笑着擦了擦嘴。眼里有漫天星辰,这是我第一次看一个男生眼睛所见到的东西。

“谢谢!”最客气的语气,也是最完美的回话。

吃完饭,应该到告别的时间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我将钱压在筷子下面,未与你再说一句话,直接离开。

02 南方

我不知道怎样才算喜欢一个人,在高中的校园里,我意外地又发现也有海棠树。

可我想到的不再是海棠果,而是你人畜无害的一张笑脸。

我想,我可能是疯了,怎么会想一个才见过两次面,而且是还不知道他名字的男生。

可高二的时候,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手机。第一件事,就是下载QQ,然后在犹豫不决中加了你,又在忐忑不安中等着你的消息。

几乎是秒过,我读不懂我当时在想什么。

“冒菜多少钱?”这是你给我发的第一句话。

640.webp (5).jpg

我下意识就回了“12.5”,这是我那天留在桌子上的钱。

“真是你啊!”

“怎么了?”我手指飞快地打字。“难不成你还把别人当我了”这句话还差一个问号的时候,我又一字一字地删除。

“唉,我都等你加我一年了,每次有人加我,我都同意了,结果发现不是你。我就想了个方法,来最快确定是不是你。”

“你那么执着等我加你干嘛?”

“我那天问你可以做朋友的事你还没答应呢!”

“可以啊!”朋友呗,多一个也不多,少一个也那样。

“???”

我晕,你这人得了便宜还买乖,我咬着牙一字一字打着“我说,我答应和你做朋友。”

这一句,拉开我们交谈的幕布。这时,我才知道,你考去了一中,不和我在一所学校。

莫名地,我很吃味,有点儿嫉妒你。你这么吊儿郎当的人都能考到一中,大概是踩了狗屎运吧!

我从来不认为你是一个懂得浪漫的人,可你却在高二文理分班的时候,选了文科。

我疑惑不解中骂你是个傻子吧,理科成绩那么好,跑去读文科。

我差不多等了十分钟才等到你的回复,“我记得有个人想去读文科来着,她说喜欢文字,喜欢用它写最浪漫的句子。可她又说,她有点懒,可能记不住。”

“所以啊,我想替她去学,我想把我的浪漫写给她看。”

高一海看了大量言情小说的我,自然读懂了你的意思。也知道你口中的她是谁,毕竟前不久我刚跟你说过。

可是,我最终选择了装傻。

“那她一定很幸福吧!”

640.webp (6).jpg

一串冒号后,你发了个“高考加油”,又问到我想考去哪儿,我不加思索“南方吧”。

那里江南烟雨,花开似锦,随便一处,便有一个凄婉缠绵的故事。

你的一句“知道了”,便结束了那一天的话题,一直到录取通知出来后。

“你录取到哪所学校了?”

“北方的一所。”

“哦!”

这次的话题又是那么地简洁,你是话题发言者,又是终结者。

高考志愿中,我一共选了九所,可无一所是在南方。

南方的柔情是大大咧咧的我做不来的,就只把它当作是一个梦想。

就像是你,初识时那般突然,你的告白又是那么深情隐晦,以至给了我假装看不懂的机会。

我觉得我就像一个骗子,骗完人就跑。

可,我胆子最终还是小了啊。你那般温柔,我怎地会不动心啊。

但我怕啊,怕你的喜欢只是短时期内的。就像高二的那次谈话后,你可以忍着很长时间不发消息。

不敢主动,也等不来被动,少女的心思一直隐着、瞒着、藏着,没想到最终还是等来你这样一句话。

踏上北方学府的我,只能向你说一句“恭喜,一路顺风”了。

我不知道你是否如我说的一般,我只知道我一点都不顺风。

我很想让你知道,民国的爱情十有九悲。我读惯了它们,也读怕了。

我怕,我的爱情会像阮玲玉那样,因花季年华爱错了人,付错了心,而让她早早地离开。

我从未试着去解剖过我的所言所行会给你带来些什么影响。但我想,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甚至会早早地避开你。

起码,在异地的我,不会再想起有一个人替我去了南方,而我却辜负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