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当第一缕曦光缓缓透出,母亲的脚步声便遍布了房前屋后,一天的生活在点燃第一根柴火里正式开启。

柴火灶前,跳跃的火焰,照亮了母亲的脸颊,生活的活力如同那“噗噗”的柴火,闪闪亮亮。

炊烟袅袅升起,蒸气氤氲升腾,一阵锅碗瓢盆的交响中,一顿日常早餐新鲜出炉,热气腾腾,沁人心脾。

640.webp.jpg

早餐后,母亲就挎着菜篮沐着朝阳,步履轻盈地走向菜园子。一路上鸟儿在枝头欢唱,野花在路旁绽放;一朵朵小花,头顶露珠晶莹剔透,乖巧可爱;朝露亲吻着鞋袜,杂草抚摸着库管,周围的一切都是那样温暖祥和,朝气蓬勃。

菜园子里,青的,紫的,红的,黄的,地上的,地下的,各色蔬菜在母亲的一弯腰,一甩手,一使劲,略施小计,小展功夫下乖乖就范,母亲的菜篮子一会儿就变得满满当当。

萝卜叶,萝卜头,白菜叶,扁豆,凉薯……乖乖地,有序地躺进了菜篮里。陪着主人回到家中,开始在地上排排坐,等待主人细细品尝,一展厨艺。

一日的蔬菜采摘,分享的不仅有主人,还有主人饲养的鸡娃娃们。

待朝露褪尽,母亲便脚步匆匆去打开小鸡的门儿,此时的鸡娃娃在窝里啼唤已久。小鸡们不知是见到主人还是遇见朝阳忍不住蹦跳,有的垫着双脚,有的展开双翅,有的啄起羽毛,有的还“咯咯”唱起歌儿……纷纷诉说着愉悦的心情,快活地奔向“乐园”,觅食逗趣。

母亲会早晚喂食,操着一口顺溜的唤鸡语录,那声音是鸡们的最爱。因为那不仅是一种食物的召唤,更是一种爱的呼唤。

接下来,简单的洗洗晒晒,扫扫抹抹,一晃眼就到了午餐准备时间。洗菜切菜炒菜,牙口不好的老人,大多选择蒸煮,很少煎炸,少盐少油,清淡饮食是老母亲的首选,但是荤素搭配还是有的,父亲喜吃鱼,母亲喜吃肉,这俩菜几乎餐餐都有,蔬菜因为自产多多,每天几乎可以保有两素两荤。

苦日子出身的母亲,不舍得一丁点儿浪费,即使到了物资丰沛的现在。几十年来,母亲一人操持繁杂冗碎的每一餐,老父亲被照顾得十分康健,家里也打理得井井有条。

因为父亲喜吃鱼,母亲养的小宠物猫咪颇有口福,每餐必备鱼汤鱼骨头,被认真细心地伺候着。

温柔可爱的猫咪,是母亲的小跟班,几乎是母亲在哪它就在哪,时不时地在母亲面前撒撒娇,蹭蹭头,打个滚儿,叫唤几声。

闲暇时,猫咪是母亲宠在手心的“宝贝”;忙碌中,却时常遭来嫌弃,常被大声训斥,甚至一脚踢飞。猫咪却不管主人如何待它,总会温柔地“喵喵”叫几声,然后悄无声息的挪开。

到了做饭时间,猫咪就被母亲“囚禁”起来。待到吃饭时,猫咪才被“释放”出来,这时的小猫格外乖巧,小心翼翼地蹲在门口,等待主人喂食。

等待中的猫咪一会儿伸手手,一会儿锊毛毛,一会儿“喵喵”一声,生怕被主人忘记;它怎知主人一边吃着,一边念叨着,早就备好了可口的饭菜。

在主人起身那一刻,猫咪立马起身缠着母亲的裤脚,声线格外温柔,母亲的叫唤也变得温柔可亲。

午间小憩,这个季节的午后便是田间地头忙碌的大好时光。她会在自己热爱的土地上来一场热恋,尽情地挥洒着。肩背锄头,手提竹篮大步出发,除草,施肥,摘种,锄地。一个个娴熟的动作,一垄垄整齐的菜地,四季更迭,从未荒芜,一片生机勃勃。那是母亲汗水挥洒,累弯了腰的黄土地,也是母亲收获满满,硕果累累的金土地。

累了,回家溜溜猫,唤唤鸡,疲倦不堪的身躯瞬间被治愈。鸡娃娃,猫咪咪像母亲的“孩子”,陪伴交流都是那样自然亲切,母亲每天都是在关好鸡娃娃的时刻起,才算正式结束了一天的劳作。

一天似陀螺一样转个不停的母亲,只有在晚饭后,趁天尚未全暗下,简单收拾收拾,去邻里串串门,这也是不识字且没有手机的母亲唯一的娱乐。与邻居唠唠嗑,逗逗邻里的娃娃,聊聊邻里的家常,顺便分享一些家里的多产物(自种的蔬菜)。

与邻里交流小憩后,回家与父亲围坐,喝茶聊天看电视。聊天有一搭没一搭中,时不时传来了母亲的呼噜声。

一会儿醒,一会儿睡,一会儿聊,时间飞快到了9点整。该睡觉的时间到了,母亲便立马起身,关好电视,伸个长长的懒腰说一句:“切,睡觉切”!父母亲又开始了睡前聊天模式,慢慢地进入梦乡,美美的睡一觉!

七十多岁的母亲简朴,从容的一天就这样悄然滑过!

写在文末:因疫情居家,在家陪着母亲的几日里,发觉母亲守着清贫过着十分安稳的生活,有节奏,有计划,拥有简单的幸福,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