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前几天早上,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湖北宜昌市,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在马路上推着缝纫机,一名交警去帮忙。老奶奶告诉他:老伴不久前过世了,儿子在外地,孙女得了白血病。她想把缝纫机推去修理,然后将老伴留下的被子缝补好。

下载.jpg

交警安慰老奶奶:“您别急,一切都会好起来。”老奶奶哭着反问:“生活什么时候才能会好起来?”

看到老奶奶这句话,我的内心五味杂陈,忍不住也要流下眼泪。

有天午休,同事M说前段时间遇到孩子儿时玩伴的妈妈,聊了聊各自近况。五、六年没有见面,命运已经完全改变了。那位妈妈的女儿得了白血病,九岁就去世了。而在她和家人忙着照顾孩子的时候,她的丈夫已经偷偷地进行了财产转移,孩子去世后就离婚了。她的父母是高校的退休职工,她自己也在高校工作,经济条件还不错。但是又有什么意义呢?那位妈妈说,要不是年迈的双亲尚在,她就随着孩子一起走了。现在的她别无所求,只想为逝去的孩子做些什么,她想把所有家产捐献出来建一个白血病基金会……M说那位妈妈一直在懊悔,孩子在生命的最后时间,在ICU和普通病房之间苦苦挣扎,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家。但是这个愿望也没能够为她实现。

M说:“总以为这样的事情只会出现在影视剧上还小说中,没想到会发生在熟人身上。”

是呀,马克吐温说过:“有时候真实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上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

我在今年三月曾经住院动过一个小手术,邻床的病友是一位47岁的中年女子。孩子八个月时离了婚,乳腺癌中期,肺癌晚期,她没有医保,孩子正面临小升初……

记得在汶川地震后,央视的女记者访问一位震后余生的中年汉子,他挑着一担箩筐,去投奔亲戚。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在地震中失去了生命。面对记者的采访,汉子有些木讷,没有表达出过多的情绪,但是细看,他眼中都是茫然。茫茫世界,从此便孑然一身……

采访结束,男人离开。那位女记者啜泣了很久,镜头久久没有切换开来,想来摄影师和编导也像电视前的我们一样,看得满腹辛酸,潸然泪下。

萧红在自传体小说《呼兰河传》中说:“人生何如,为什么那么悲凉?”她还说:“逆着来的,顺受了;顺着来的,从来都没有。”

看萧红的书时,很多悲剧是因为愚昧无知,因为女性的地位低下造成的。本来以为那些是时代的产物,早已经离我们远去了。但是生老病死的痛一直都客观存在着,而且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独有的悲剧。我们的时代,比如留守儿童,比如失独老人,比如癌症的高发率,比如2020年初的新冠病毒……

深思一下,造成种种悲剧的原因是什么?我们总认为是太穷,觉得有了财富就能避免大多的苦难。然而从我上面述说的四件事中可以看到,很多事情与贫穷和富有并不相干,给人造成致命打击的更多是“无常”。

王国维说:“人间事事不堪凭,只除却,无凭两字。”我们总希望事事都在可控的范围内,但是世事就像悬浮在气体或液体中的微粒,永远在做着无规则的布朗运动。只有“无常”,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发生,仿佛无从躲避。

(二)

关于贫穷和孤独,这是外在的物质条件,是与社会的整体状况相关系的。

看到宜昌老奶奶的那条新闻后,我又上微信读书找梁漱溟的那本《这个世界会好吗?》翻看。梁漱溟他说他是乐观的。

前些时在一个读书群里聊全民脱贫、共同富裕、第三次分配,虽然我对这些政策的了解比较片面,但对于未来我也是乐观的。国家下定决心消除绝对贫困,相信人民的生活会更好。

而“无常”,很多时候与个人的主观感受以及个人身体状况相关。

最近在读叔本华的《人生的智慧》,他开篇就在讨论幸福。

他说:一个人是否幸福的主要决定因素是他的内在素质。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取决于我们如何来看待它。一个悲观的人遇到一件不好的事情是会感到悲惨,而一个乐观的人会把它当作一支小插曲。

他觉得,想要幸福,首先你得有高的心性,可以感受到幸福的能力;还有健康,健康所带来的幸福要胜过其他任何幸福;然后是尽量发挥自己的本性能起的作用,遵循心之所向。

所以,你要有乐观向上的心态、健康的身体、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你无法强求世事皆如你愿,你就尽最大的能力掌控自己的人生吧。

遇事正向思考,不抱怨、不自责;正常的生活方式和健康的饮食;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多读书。多学习。

坚持去做,相信自己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