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的中医与凉茶铺

益多网 174 0

晚上开车闲逛,经过朋友家楼下,便约他出来坐坐。

两个大男人,不知道去哪儿好,便在兴业路找了个幽暗僻静之地,在车上吹着空调熄灯闲聊。朋友打趣,说我们这样像是来车震的。果不其然,因为车没熄火,路过的行人不时的靠近过来偷看一眼,一见是两个男人,又大失所望的离开。

u=750890069,3299558851&fm=253&fmt=auto&app=138&f=JPEG.webp.jpg

本来我们在车上聊天是没什么的,但那些无聊的路人总时不时的过来看一眼,让人非常别扭。有的胆大的还会把脸贴在车窗上看一眼,让人吓得不轻。

我们索性便打开车窗说亮话,虽然老有蚊子过来吸血,但那些“苍蝇”却没再过来骚扰,两权相害取其轻也。我燃起根烟,顺便熏熏蚊子,随手又拿出瓶矿泉水给朋友,他没要,说等下要去喝凉茶。

我听完口中发苦,忍不住喝了口水。

我从小就不爱喝凉茶,虽然常常被灌输苦口良药的概念,但就是觉得那玩意很恶心,且疗效让人怀疑。小时候住在广厦,家对面有个中药铺子,老板儿子是我同学,他带我参观过他家的药房,有个药柜里面居然都是蟑螂,他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那是一味药,能解毒,散淤化积。”我当时就觉得中药这玩意很邪门,不管有没有用,反正能不喝就不喝。

但说来奇怪,大多数潮汕人还是喜欢看中医的,家里要是有人得点感冒发烧喉咙痛什么的,第一时间往往不是去医院拿点特效药,而是去附近的中药凉茶铺喝碗苦苦的凉茶。

这点其实好理解,谁也不会一点小事就跑去医院。但这凉茶是用什么熬出来的,没写;治病的原理是什么,也没写。生产日期,没写;东西会不会已经过期,吃了会不会有问题,都没写。但大家却都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这种医患之间难得的信任关系,好像是天生刻在基因里的一样。

我原本就有些排斥中医,认为觉得没必要把一些东西说的那般神乎其神,人本身就拥有自己的免疫系统,这些感冒发烧什么的小症状,吃不吃药一个星期左右就会好。

那会儿得了毛囊炎,头上长痘,去了几次医院没治好,后来听身边的朋友介绍,说哪儿哪儿的中医很厉害,就去试,都不见效,问其缘由:“医缘未到。”

鲁迅在《父亲的病》一文中说他爸生病肚子胀,别人介绍名医来,让他找一味破鼓皮入药,说肚子就等于鼓,敲鼓把鼓皮敲破了,这个鼓皮就能入药,专治肚胀。

但你要说中医一点用都没有,又说不过去。阴阳调和,五行相生相克,寒凉温热,都有一定的规律和法则在里面。往简单的说,平日里脖子落枕痛苦难熬,两杯山葡萄下肚,往往症状就减轻很多。

不仅如此,江湖中还流传着很多中医解决疑难杂症的传说,比如原来凤凰卫视主持人刘海若车祸后危在旦夕,西医束手无策准备宣布死亡之际,吃了北京同仁堂的药,就有了呼吸啥的。身边也总能听到一些中医起死回生的案例,包括一些丢了魂动了魄之类的玄幻故事也都离不开万能的中医。

我喜欢听故事,因为故事越夸张就越精彩。但我非常讨厌用这种夸张的手法让人去接受中医,就像邻居的小孩子吃奶的时候不听话,我吓唬他是:“你快吃,不吃叔叔要吃了哦~”一样。

现在大家不接受中医很多原因也是在于此,装神弄鬼。阴阳五行,有时候说得连自己都绕进去了。现代科学尺寸已经到纳米,我们还在糊弄经络跟穴位。如果非要用文化传统来占据制高点,不如先给自己的老妈跟女儿缠上脚。

人类是需要不断学习进步的,不断提高认识自然的规律,从而找出对应的方法,但中医里的一些神棍至今都还在古书古墓里找依据,一天到晚说中医医术失传,可到头来身边到处是中医大师,的确让人无法信服。

要说救死扶伤,我认为科学西医的功劳是最大的。中医或许在调理身体慢性病有一定的功劳,但和西医放在同一个水平去聊实在有些自不量力。

当今社会要找个厉害的西医、西药并不难,但要随便找出个华佗、张仲景的我想并没那么容易吧,没必要老把死去的祖宗拿出来炫耀,人还是得认清事实向前看。

有段时间我很迷中医和宗教,觉得它们无所不能,但随着深入的思考后我发现,这些东西对社会的进步其实并没有提供什么有效的作用。随着我们经历的越多,开始发现这个社会并不公平,好人没有好报,坏人做尽恶事逍遥又快活,有些人天生就是高富帅时,我们只能通过宗教和信仰来安慰自己,通过前世今生来释怀这些不公与煎熬,但你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蔡志忠说:“活着就是天堂,不然你为什么不去死呢?”人生本来就是苦多乐少,记住人间的那些美好就好了。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以后,依旧热爱生活。没必要整天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进行自我安慰,还要把其包装的那般高大上。

昨天小孩喉咙不舒服,老婆让我带她去凉茶铺喝杯凉茶。去到凉茶铺,原本只是想拿杯四块钱清热祛火的凉茶,五十多岁的店主是个老女人,对着小孩就是一番嘘寒问暖:“你哪里不舒服?有没有痰?大便正常吗?”

说完开始倒凉水,打包完对我说:“九块。”

我说:“平时不是四块钱吗?”

她说:“我了解了她的情况,加了东西。”

我说:“加了啥这么贵?”

她说:“我自己家祖传的药散,吃了就会好。”

我有点生气,我明明亲眼看着她从那个平时四块钱的凉茶罐里倒出来一杯凉茶,然后随手加了点蜂蜜而已。敢情你变魔术呢!

我没说话,我也懒得说话,给了钱就走了。

汕头这边的凉茶铺就是这德行,中医很多时候也是这德性,吃相难看。今天小孩喉咙还是不舒服,我很想带她过去找那个凉茶铺。但我觉得不会有什么作用,因为我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对话。

我:“孩子今天还是喉咙不舒服。你不是说吃了就会好吗?”

她:“嗯?有好好休息吗?不能吃梨,不能吃萝卜,不能吃甘蔗,不能吃生菜哦。啊?都没吃啊。那,可能比较严重,再多吃两幅吧?什么?你这孩子怎么这种态度,大不了我退你钱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