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读至最后两本,发现中年夫妻离心,不过因为再也不能彼此好好说话。如懿觉得皇帝该信她该护她该疼她。皇帝觉得如懿该懂他该帮他该支持他。

1635575826(1).jpg

是啊,两个人少年情谊,待相伴二十几年了,便觉得很多事对方理应如此。

《如懿传》恐怕是后宫版的《中国式离婚》吧。

夫妻行至中年,明明心中有情,却总不能彼此好好说话。

今天偶然看到阿德勒的一句话:人不是过去自我的囚徒。

如懿与皇帝,自年少时,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年少情谊,十分珍贵,他二人十分在意这情谊,也十分得意这情谊。

但行至中年,骤然发现这年少情谊竟然渐渐成为彼此枷锁,让二人均不愿退让。

情侣间常常出现一句话:你第一天认识我?

便是这句再普通的话,道出了“人不过就是过去自我的囚徒”这个道理。我们被过去的认知框住,被过去的情感束缚。

于是乎,皇帝在如懿失子时会当然认为“你该懂我的伤心该懂我的失望”,而如懿何尝不是想的“你该知道我是被害的该反应过来这是阴谋”?

正因为如懿与皇帝均抱有“你理所应当”的这个想法,均觉得他二人本为一体,故而对方该知我懂我得这个想法,使得魏嬿婉才能趁机破坏帝后关系,让如懿即失了孩子又丢了皇帝的情谊。

待到寒相见事件,如懿本以为自己是皇帝心底的朱砂痣,却没想到原来皇帝会爱上白月光。如懿不愿相信一个人可以深爱两个人,也不愿接受一个人深爱两个人这件事。

从如懿失女再失子再到寒相见,再到杭州断发,如懿与皇帝每次见面,两个人都不再好好说话,每次见面都是吵架,彼此否定,彼此强行向对方诉说自己的观点,而彼此又决然不接受对方的观点。

怎么说呢?便姑且叫他们为无效交流吧。

他们想说的很多,但想听的不多。

多少中年夫妻都是如此啊!无效交流繁多,终至张开嘴不会说话只会吵架,再到无端指责,甚至心怀恨意。

中年夫妻之难,难在沟通无畅,还难在床事寂寥。

无趣!无趣——没的说还懒得温存,又因着动不动吵一吵,把曾经的情意也消磨了——你不是最好的你了,我不是最好的我了。

正如如懿,她口口声声说她这一生只爱过皇帝一个人,她没说错,只不过后来连她也不爱皇帝了——至少不爱中年以后的皇帝了。

读《如懿传》是痛苦的,虽然越往后读越是放不下,但越往后读,心里越是沉重!《如懿传》把人从青年到中年的很多变化,这份变化,叫做自然而然甚至理所当然。

很多人都经历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但偏偏行至中年,亦常常疑“情不知所踪”之惑。若此时,遇到一份心动,那便是白月光来了,飞蛾扑火也不为过。哪怕没有白月光突至,便是一个日复一日的寂寥,也是磨人的厉害,让人质疑,这人生怎会突然的无趣与沉重。

《如懿传》读至如懿断发心死,我脑海里出现的一句话便是:从此再无人如此爱你了。对皇帝是,对如懿也是。

如懿说:断发为祭,给去了的青樱弘历。

是啊,去了的两个青春少年,是那样爱青樱的弘历,是那样爱弘历的青樱,他们去了,从此再无如此爱你的青樱了,也在无如此爱你的弘历了。

那是一百分的爱啊。哪怕皇帝爱寒相见,那是多少分的爱呢?能达到一百分吗?

《如懿传》里的如懿与皇帝,是建立在有真爱的基础上而发展的,无真爱的如皇帝对魏嬿婉、如皇帝对婉茵、如皇帝对苏绿筠、如皇帝对北国贡女嘉贵妃……

不是没人真爱皇帝,如富察琅嬅、如意欢、如婉茵,哪怕是高晞月对皇帝亦是有真情的。

爱皇帝的得不到皇帝的爱,他们或者如富察琅嬅谨小慎微与皇帝刻意举案齐眉,或者如婉茵卑微到尘埃里,在无爱情基础的夫妻关系里,终归是难得安全感,也难得情感回应。

《如懿传》里有众多的夫妻模式,就如海兰与皇帝,两个人有孩子,有相敬如宾,但就是没有爱情。待他们年老时,海兰也敢说句实话了:臣妾敬慕皇上,如懿喜欢皇上。

这敬慕,对于皇帝这种离不了婚又有孩子却无爱的夫妻关系,也不乏一份退而求其次的情感。

夫妻之间,喜欢固然重要,敬慕也可有几分。

再如婉茵,每每读至皇帝看到婉茵画画的那一处,我总会落泪。婉茵真是低到了尘埃里了,一生从未被皇帝注意过,哪怕是抄吊亡诗得来了一阵宠幸,也是安静的无任何涟漪,婉茵对皇帝做到了无欲无求,皇帝对她哪怕是一个背影,都被婉茵感恩的不行。

到她与皇帝都年老了,皇帝终于看到了婉茵对皇帝的长情,而婉茵的要求是让皇帝坐下来,让她可以好好的为皇帝画像,而皇帝坐好以后,婉茵却感动的抱着皇帝的腿嘤嘤而泣——她不能自抑,因为她等的太久了啊,她甚至从未奢求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夫妻之间,这一点点谦卑和感恩也是可以有的。若一个人能如此爱一个人,也是不枉此生的。

再如如懿,她与皇帝是彼此相爱的,有爱有情有欲,可以说本来是完美的,但正是因为这一份完美,皇帝想给如懿最好的——皇后是皇帝认知里他能给的最好的。

这是皇帝与如懿的认知偏差。皇帝需要可量化的可衡量的——物质第一情感第二,如懿要的却是不可量化的不可衡量的——情感第一物质无所谓。

寒相见事件,皇帝总说我这一生从未纵情肆意过。而如懿总认为,你是皇帝,你为国为民必须有底线。皇帝在说个体,如懿再说社稷,等如懿明白皇帝说的是个人时,如懿便说为人夫亦该有底线,此时皇帝又开始说君臣。总之,皇帝只想要他想要的理由,你说个人,他说君臣,你说社稷,他说个人。其实不过因为,他只是不想要听你劝的!

夫妻之间,想给耳朵才给,不想给耳朵时,再对再全的道理也全无用处的!

工作中也好,朋友间也好,我总能接触到很多夫妻间的难题与困惑。其实简单理解不过就是供求关系。

一个提出要求,一个不理要求。就如如懿与皇帝一样,都想要对方的耳朵,但都不要听对方说的是什么,都只想对方听自己说的。漂亮的道理长篇大论的出,我连拦也拦不住劝也劝不停的,以至于声音越来越大,仿佛下一秒便会吵起来。于是乎,我总是不怕自己老公蹦起来,而是怕别人老公蹦起来,总是没看自己老公脸色,总是再看别人老公的脸色,生怕大男人一个受不住脸面,大家难堪。

还好,当着我这个外人,不蹦高的总是占多数的,但抱着鸵鸟精神的便又多了——你说我没听,仿佛是丈夫给妻子最大的体面了。

所以,我的调停,恐怕总是失败的。但我知道,因着朋友们的信任,我才能接触到他们的疑惑与难题,才能有幸大家聊一聊,也让我自己时常反思。

我不是没有过一张嘴就只有吵架的时候,我不是没有过忘记了如何温存反感两个人接触的时候,我不是没有过觉得人生无望生活难挨的时候……

但后来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我是爱这个人的,也是爱我的家庭和生活的,所以其他一切事情都是小事情,我无所谓这个人懂不懂我,因为我爱他,我无所谓生活是不是波澜壮阔,是不是如朋友圈那样繁华,因为我爱我的家庭我的生活。

当我睁开我的眼睛,竖起我的耳朵,张开我的毛孔,我看到了每天起床后总有一杯温水等着我,我听到了厨房叮叮当当锅碗瓢盆的声音,我触到了那温暖的大手的厚实。

如果,你肯去发现,生活中处处是惊喜与温情。当我想证明我是被爱着的时候,我发现很多细节都可以证实,而当我想证明我已经不被爱了时候,我又可以发现很多细节证明。怪不得阿德勒说这个世界是主观的世界。

因为我还爱他,我想相信他还爱我,于是我发现了我们真的还是相爱的。一切不过如此简单。

如懿与皇帝,不过是因为他们没有问自己还爱不爱对方,也不过是因为他们相信对方已经不爱自己了,于是他们便真的越走越远了。或许这就是“中国式离婚”的真相吧。

很多夫妻行至中年,总以为借着自己的“活明白了”换个人,以便换个如意的后半生,但说真的,往后人生可怕的不是再也没有一个人如此爱我,而是我再也不会如此爱一个人。

标签: 如懿传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