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五十多岁,观人验事,让我思考该该以怎样的态度待人处世。

1635661382(1).jpg

一些人经历一些事后,对待人生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起初与人为善,却发现善良容易受伤,于是放弃了善良;起初慷慨豪爽,却发现别人锱铢必较从不买单,于是放弃疏财;起初与世无争,却发现别人巧取豪夺,于是开始争多论少;起初简单通透、达观坦率,却发现被工于心计的人捉弄,于是也变得世故圆滑、精明冷漠;起初见义勇为,却发现坏人得不到惩罚,于是变得冷漠旁观;和别人讲道理,却发现耍流氓的人太多,于是也偶尔耍耍流氓;……。还给自己一个改变的理由,是生活欺骗了我,是生活教会了我这么做。

于是,变得世故、麻木、冷漠,越来越自私,越来越精明,越来越贪财,越来越仇视生活,给自己披上这样的铠甲,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从此不再受伤害,就以为自己活明白了,成熟了,有经验了,聪明了。

于是,在这条路上走得越来越远,在死前修炼成一个极度自私、冷漠、精明、贪财的人,一个自己曾经鄙视的人,而不自觉。

我的父亲是一个我异常敬重的人,我想他也经历过很多生活的磨难,生活给他压力完全超过我所经受的。我想,他或许也曾自私过、懒惰过、贪财过、冷漠世故过,等等,但我清楚地知道,他不是这样,在我心里,在亲邻心里,他勤苦创造财富却不贪恋财,舍得大气却不奢华浪费;他聪明,判断力强,但从不算计别人;他是一个热情耿直的人,至死都是一个能做到仗义执言的人。我死了,能得到这样的评价吗?肯定不能!

我不相信人死了灵魂存在,但我真的希望灵魂存在。人死了,灵魂若在,被人指着骂,这是一个因为贪财忘了做人的原则、道义和良心的人,一个自私冷漠、没有情分的人,一个让人看轻看淡甚或鄙视的人。这样,灵魂何以安放?

我以为,父亲如若经历过人性恶的时期,但生活也教导他很快回归人性善。

我以为,年龄越长,越要真正正确地认识世界和生活,看清生活真相,然后更热爱生活,不消极避世,不自私、冷漠、世故,而是更热诚、更达观、更坚韧;要真正正确地认识自己,接受自己的缺点,敢于以自己的本真示人,我就是我,它和优点组成了独一无二的自己;剔除骨子里仅余的一点点虚荣,不再和别人攀比,不再看重别人的评价,不再抢别人的风头,以平常心对待生活;不再相信成功学,成功真的不那么重要,不再是自己的必须;爱好也无关名利,仅仅是爱好,不求闻达,不让心灵太累,更看重、更在意心灵的安放;克勤克俭,依然要努力、要奋斗,但不再把钱财看得那么重要,金钱财富不再是证明人活得好的唯一,钱财对于孩子的成功真的不起决定重要;对亲人朋友更珍重,以自己的热情和舍得对待亲朋,时时想念那些触动过心灵的人,让他(她)们在自己的记忆里永远鲜活;更喜欢与坦荡、真诚、真实、真性情的人交游;必须感恩,祝福生命中理解我、帮助过我的人;…… 。

写作是表达的需要,是对思绪的整理,仅供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