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的时候,渴望爱却还不懂得爱是什么样子。羡慕他人一双人儿,彼此眼里都是笑意,便一心想着两心相好。

src=http___b-ssl.duitang.com_uploads_item_201208_03_20120803082907_uaVxa.thumb.700_0.jpeg&refer=http___b-ssl.duitang.jpg

到真的两个人相爱了,却发现两心相好是真的,但欢喜时有,而痛苦却也时有。

一个眼神可带来欢喜,一个眼神却也可以带来心痛。

一句话能温柔了整颗心融化了整个人,一句话却也可以冰冻住一颗心寒冷了整个人。

一个抓不住的态度,一个捉摸不定的表情,都让人产生动摇,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爱我,是不是很爱很爱,是不是还爱……

于是反复求证,用吵一吵闹一闹哭一哭笑一笑的方式。

待年岁渐长,回忆从前,发现曾经那么认真的欢喜又那么认真的痛苦,认真的闹别扭,认真的流泪,认真的心痛,认真的百转千回,认真的患得患失,认真的在意细枝末节,认真的害怕失去。其实到今天我依然害怕失去,依然害怕他会爱上别人,只不过,我不再善于认真的把这些害怕表达出来了。

一个人没有认真的舍不得过,便不知道其实自己是真的爱他的。每一次的内心撕裂般的疼痛,即是在求证对方的爱意,也是在印证自己的爱意。

 一个人该有多清醒,才会在一开始便一见钟情呢!

大多数,还不是“情不知所起”,甚至有的人,要到失去时才知道自己真的好爱好爱,好舍不得好舍不得。

《后来》唱到: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这首歌,刚出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爱谁,却也欲作新词强说愁,生生的想把这歌词唱出沧桑感。

待我遇到我爱的人了,竟然有了一首叫做《十年》的歌。这首歌到今天每每听到,我都心有戚戚焉,因为“十年”好长啊,长到我不敢想,好怕歌词唱成现实,还好我们已经爱过了一个十年,快又一个十年了——

而今,再遇到年轻人在爱情里拉扯的情景,我也想起来,曾经我也那么那么沉醉于折磨自己与他。而今看来仿佛徒劳,仔细想想其实从来没有白走的路,也没有白吵的架,更没有白相拥的拥抱。

有多少年轻人都是用自己的每一滴眼泪去感受爱情的滋味,用自己的每一次心动和心痛去体会爱情。

《红楼梦》里林黛玉是来还泪的,其实哪一个人在爱情里不是来还泪的呢,林黛玉在宝玉那里那么认真的耍小性,而贾宝玉每每被林黛玉弄的发性子起急恨不得掏出心来给她看。

其实我们全然一样的呀。

《红楼梦》读了不下六七遍,但八十回后,我一次也不敢读。我不要宝玉娶了宝钗!

宝玉可能会因为看到宝钗雪白的膀子有一丝丝心动,但他想的是这膀子长到林妹妹身上就好了。

这就是男人啊,他的眼睛和他的心乃至和他的嘴都是不同频的,可是这份不同频如果被林妹妹理解了,便也没意思了,因为那时候,林妹妹便成熟了,她的眼泪也就还清了,她也就成了鱼眼睛了。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初看是讲错过,其实不过是讲“不够爱”——一个学会了如何去爱的人,是一个成熟了的人,而一个成熟的人缅怀从前,我想这大约还是因为,终于想明白了当初还是该怪自己爱的不够多。

曾经因为不懂如何爱而错过,而今因为懂了如何爱而缅怀,只能说是因为曾经能爱而不去爱,而今想爱却已失却。

能而不为,是人生一大失败!因为明明可以,却偏偏没努力,这份遗憾不是对方的,而是自己的。

所以,这也是《后来》的唱腔会如此沧桑的原因。仿佛唱的只是情,其实唱的何尝不是自己的半生!

而今很多歌都无法成为经典,是因为很多歌词都不是诗了。曾经的很多歌经典传唱经久不衰,是因为除却旋律,歌词本身就是一首诗。

现在总有人说,男孩子已经不会哄女孩子了,我想大约是因为人们读的诗太少了,以至于,男孩子都不太会说情话了。

想一想我年轻的时候,男孩子还会抱着吉他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男孩子还会写情信抄情诗。

而今,年轻的男孩子却有很多在跟我这个老阿姨开黑打王者。

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智能手机,我家小哥坐车三个小时,给我送半个西瓜,仿佛当初时间慢且多,从不怕浪费,哪怕匆匆见一面,也不怕路途远。

说真的,年轻人们,放下手机吧,抱起吉他,你来弹她来唱……

就一起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