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深处觅花香

益多网 133 0

我对初中附近一家花店的味道印象很深,并不是因为它很好闻。

记忆里,似乎总是黄昏,天色东边是暗蓝,西边是脏橙,在交界处掩着几抹撕扯过的云霞,被两种色彩映照着,颜色也恰到好处地模糊起来,无比自然地过渡着。

640.webp (1).jpg

路灯早已亮过一条街,照彻了晚高峰的车流。车灯一晃荡,便有成片的破碎光影打在街边走廊间,斑驳的流光就这样醉醺醺地沉浮着。

此时我就身在廊间,披着一身迷乱光影,从初中往家走去。

当我即将路过那家花店,我记得它明艳的装修风格,平整的粉色墙面,我还知道它店内摆满了各种鲜花,满满当当的,给人一种花多得要快溢出来一样的感觉。

总之,那很花店。

离店还差几步路的时候,我闻到了那股味道。

混杂了各种不知名花朵的气味,成分复杂,内容丰富,过于浓郁的芬芳中带着点腐朽的怪味,略有些刺鼻,不是很好闻。

它那般强硬地钻进我的鼻腔,阴魂不散地将气息镌刻进我的脑海。我只能落荒而逃,匆匆掩鼻快步走过这家店。

难以想象,花竟然还会拥有这样的味道。

从那以后,我总觉得是花店使花失去了灵魂,当花被整齐安放在店内,几支几簇扎成捧状,各自原本沁人的清香就不复了。

挨在一起,沾染上太多的气味,过于浓烈艳丽,反而失去了自然的清甜气息。

这让人不禁皱眉感叹,花变得不像花了,连香味都不真实。

街灯将身后的影子拉得很长,也将思绪拽得绵长。

记忆里真实的花香,则跨越十几年的光阴循迹而来。

是小区园内栽着的梅树,缀着几点嫩黄腊梅,瓣上覆着薄薄一层雪,透着未经世事的奇异光泽,稚嫩而青涩。

幼儿园时的我想起那些背过的诗句,好奇梅花的味道,便凑近了脑袋去闻,努力地抽着鼻子,要凑好近才能隐约嗅到那股好闻的味道,那抹令人惊喜的清香。

香气从黄得透明的花瓣中溢散出来,带着再透彻不过的凉意攀过来,清浅的薄香只漫开一点点,隐秘地钻入鼻间。

那时的我当然无法准确描述那股味道,只知道不断凑上去闻,闻了好几遍还不够,真是希望这味道能久久地留在鼻腔里不散去。

又或许是这种易逝的感觉,才使它更加珍贵。

自然间的气味或许是天生好闻的,是人类无论怎样都难以真正模拟出来的。这样说来,花店与超市的清新剂都只是劣质的模仿者而已。

但我也并不想一味地赞美自然的味道,那样实在是太天真了。

毕竟至今我都难以忘记那种味道,也无法忘记那些灵魂深处曾遭受的打击。

我们高中的绿化一向做得很好,教学楼边便是密密的一排树,阳光就从枝叶罅隙间洒落地面,投下细碎的光斑。

之前大家都没有怎么在意过这排树,因为它们一直都是这么缄默地立在那儿,除了烈日遮阴时会被人们想起,就毫无存在感可言。

直到时日推移,季节轮转,点点米白悄然缀上枝头。

先是进出教室的同学,表情里逐渐带上困惑,再是来上课的老师皱起眉,叫边上的同学关紧窗户。

越靠近走廊,大家的表情越是千奇古怪,恨不得屏住呼吸,赶紧回到室内去。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教学楼旁的石楠花开了。于是整个一楼二楼都弥漫着那股难以描述的味道,让人无法忍受的刺鼻气味把我们从走廊逼回教室。

尽管关上门窗,仍是能隐隐约约闻见这浓重的生命气息,那段时间,大家捂紧了鼻子,苦不堪言。

不过幸好升年级之后,教室搬到了三四楼,纵使再到花期,也不太能闻得到那股气味。

趴在栏杆边俯瞰时,偶然听到过楼下新生的抱怨,大家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心安理得又心情舒畅地把这份味道留给新生好好享受。

大概先前的学姐学长们也曾这般嬉笑着看我们的热闹吧。

如今身处在新的环境,身边一起插科打诨的小伙伴也换了一批。过往的种种味道都随着那页翻过的纸张,留在泛黄的回忆里了。

至于推开大学寝室窗户嗅到的桂花香,那就是另一种新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