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是我的本命年

益多网 125 0

那年,是我的本命年。

01

夜已深,灯下的我依然在奋笔疾书,突然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映入眼帘,我下意识的转头,看到了奶奶慈祥的脸。

“ 天赐呀,时不早了,快把奶喝了,早点睡吧 ”

“ 嗯 ”我一饮而尽,不久就感到身上发热,额头上微渗出汗水,我把窗户打开,感受着阵阵吹来的微风,深吸一口气,很是舒坦,一阵惬意袭来,倒头便睡。

“ 叮叮叮…… ”

我睁开了发涩的双眼,大概是昨天熬夜的原故,头沉的很,拖着僵硬的身体来到了餐桌前,毫无食欲。

突然,我的嗓子一阵发紧,紧接着就是一阵没完没了的咳嗽,胸口又闷又痛,不由自主的大口喘气。

“ 天赐呀,你咋了? ”奶奶焦急的摸摸我的额头,不由自主地倒吸了口凉气,手忙脚乱的把我送进了医院。

我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手背上被插进了管子,迷迷糊糊间听见自己得的是急性肺炎,还挺严重。

重病唤起了我的思亲之情,是那么的强烈,于是,我握住奶奶的手,有气无力的说:“ 奶奶,我,咳咳,好想爸爸妈妈,咳咳,你让他,他们回来吧 ”

奶奶怔住了,没有回答。

“ 奶奶,我求你了,我真的好想他们啊 ”

奶奶紧皱眉头,许久才微微点了点头,“ 奶奶给你打电话去 ”说罢奶奶便转身走出去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

奶奶打完电话后告诉我:“ 你父母七天后回来,你可要好好养病呀。”

“ 嗯 ”我开心的笑了,露出来两颗帅气的虎牙。

夜深了,我有阵阵乏意,可在高烧下就是难以入睡,迷迷糊糊间,我看见了在昏暗的天空下,有一群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在议论些什么,我努力在听,却什么也听不见,我奋力冲开拥挤的人群看到地上有一具血淋淋的身体——奶奶!

“ 啊 ”我醒了,原来只是一场梦。

奶奶也醒了,替我倒了杯水,细致的为我擦掉额头上的冷汗?“ 怎么了?”

我满脑子都是刚才可怕的一幕,丝毫没有注意到奶奶问我的问题。

“ 不舒服吗?用奶奶给你叫医生去不?”

“ 啊?哦,不用了。”我不自然地笑笑,躺下了。

一个好奇怪的梦。

02

数日过后 ……

我天天扳着手指头算日子,没错,就是今天,放学后我早已按耐不住喜悦狂奔回家,夺门而入,书包都没来得及脱便开始满屋子寻找两个我朝思暮想的人 ——爸爸妈妈。

十三年来自打我记事起他们就没有回来过,对他们的印象早已全无。他们忙,我能理解,可是我对他们的思念,对一个家的渴望恐怕只有那张被我泪水打湿无数次的枕巾知道。

此时,我十三年未圆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

屋子不大,没一会儿我就得到了我最不愿意知道的结果,冷清的屋子就是最好的见证,家里依然只有奶奶一个人。

“ 奶奶,爸爸妈妈呢?”我问奶奶,话语里充满了乞求,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乞求的味道,仿佛这样奶奶就能把他们变出来似的。

迎来的只是一片沉寂,空气静的仿佛凝固住一般,我可以清晰的听到我那还没缓过来的肺,不断强有力的伸缩而带动的喘息声。

奶奶欲言又止,摇了摇头,对我来说,宛若当头一棒,我心里咯噔一下,凉了半截,已经猜到了结果。

我不甘心,倔强的我抓住最后一丝希望,紧紧的攥着奶奶的手,“ 奶奶,您快说话呀。”我快要哭出来了,但我仍然抑制住即将崩溃的内心。等待着结果,盼望着奇迹的到来。

奶奶用极复杂的眼神仔细端详着我,突然,奶奶的脸上表情发出了一丝微妙的变化,嘴角也微微一动。显然她想告诉我什么事,我猜应该很重要,我的心也跟着紧绷起来,可那神情几乎在一瞬间消失了。

“ 天赐啊!”奶奶终于开口了:“ 你也长大了,要懂得体谅父母,你爸爸妈妈上班临时———有突发状况,调不开身,所以 …… ”

自己本已猜到了结果,可就在奶奶说出来的那一刻心如针扎痛,泪水涌上眼眶,自己已经十三岁了,也算得上半大的小伙子了,竟会因为思念父母而落泪,我微微侧过身,偷偷拭去泪水,试图以此来掩饰我的脆弱。

“ 天赐啊,你就别难过了,其实你的父母也是因为爱你才这样做的。”

我转身看着奶奶的眼睛,里面分明透着自责,这不是奶奶的错,她的举动未免让我觉得心疼。为了让奶奶放心,我真的好想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可是,我做不到。

回想着爸爸妈妈对我一次次的许诺都没有兑现,我终于忍不住了,随便找了个理由出去了。

整整一下午我都没有去上课。

独自一人漫步在街上,不知在哪里,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思绪乱七八糟,此时,原本晴朗的天空,变成了一块大黑幕,整个天都遮住了,太阳,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越来越黑,云越来越低,终于,下雨了,路上的行人都忙着躲雨,只剩我一个人孤独的走在街上,任凭雨把我打湿,以此来缓解我内心的痛苦。

在过马路时,心神不宁的我只顾埋头走,突然,一辆越野车向我飞驰而来,我痛苦的闭上眼睛,心脏跳的极快。

就在那一刹那,我的身体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猛地被撞到了一边,倒在地上的瞬间,我听见刺耳的刹车声,还伴随着“ 砰 ”一声巨响。

我知道出大事了!

我迅速的爬起来,看见在距车不远处躺着一具血淋淋的,无法动弹的身体,那身体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 奶奶!

天呐!这个场景和我那天梦里的,是那么的相似!

我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奶奶,”我扑在奶奶身上,嘶叫“ 奶奶,奶奶。”

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云霄 ……

我看着奶奶被推进了手术室,不时的望着那间手术室,分明感到焦急、恐惧围绕着我,挥之不去。和自己相依为命,生活整整十三年的奶奶正躺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我多么希望此时躺在手术台上和死神抗争的人是我,懊悔,自责,再一次袭来,不断地冲击着我那早已支离破碎的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缓缓的开了,我冲过去,紧紧的攥着医生的手,“ 医生,我奶奶怎么样了?”

医生表情凝重,冷冷的告诉我,抢救无效。

什么!奶奶她已经离开了我,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懵了,数秒过后,才醒过来。

我“ 扑通 ”一声跪在医生面前,泪如泉涌:“ 医生,我和我奶奶相依为命了16年,是我在世上最亲爱的人,医生,我求求你再救救她吧!”我的喉咙哽住了。

医生摸我的头,“ 我们已经尽力了,你要学会面对,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我哀嚎道:“ 奶奶,奶奶。”

医生走后,我便一直在那长椅上呆呆的坐着,我很强烈的意识到,并不是我坚强,只是我现在不想哭,也不觉时间在流逝,大脑一片空白。

03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有人叫我“ 天赐 ”我猛地抬起头,但并没有奶奶慈祥的面孔,取而代之的是我的邻居张阿姨和宋叔叔,我失望极了,便又低下了头。

“ 天赐啊 ”张阿姨抚摸着我的头,说道:“ 奶奶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后事,我们给你操办。你就别难过了,什么,什么人有祸兮旦福,你要学会面对和接受的,你放心,以后还有你阿姨我和你宋叔叔呢!我们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你就是我们的亲儿子。”

我抬头看着叔叔阿姨坚定的目光,无法回避他们的关怀,哇的一声扑到阿姨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我心里五味杂陈,把一切的苦楚,都倾诉给了他们,“ 都是我不好,我为什么要闯红灯,都是我害死的奶奶。”

“ 可怜的孩子,这不能怪你,要怪,就怪你父母腌臜不是个好东西,怎么能忍心抛弃你?”阿姨越说越激动:“ 要不是你奶奶好心收养你 ……“ 宋叔叔眉头微微一皱。打断了阿姨。

什么抛弃,什么收养,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一脸惊愕的看着叔叔阿姨。

“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没必要再隐瞒了。”宋叔叔带着深沉的语气说道:“ 你奶奶她呀,命苦,丈夫早早的就去了,也无儿无女。”

无儿无女!我心头一震。

“ 也许是上天怜悯你奶奶吧,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她在冰冷的墙角,发现了嗷嗷直哭的你,本想把你抱回家先养着,没想到,这样就是十三年啊!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给你取名叫天赐。”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顾一切的冲出医院,冲上大街,跑的飞快,听见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直到跑得精疲力尽,再也跑不动,勉强扶墙站着。

此时的我有一种“ 剪不断,理还乱 ”的惆怅,“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的痛苦和“ 游魂于千里,如何度思量 ”的思念。

我痛不欲生,并不是因为憎恨亲生父母对我的残忍遗弃,而是因为知道了那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竟然和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和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奶奶,竟然愿意为我去死。

我浑身充满负罪感。如果不是我的出现,她就不至于因为我而失去生命。

我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世界,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残忍的拖累了奶奶,我也恨我的亲生父母,他们当初如此残忍的抛弃我,才有现如今的状况。

夜深了,我回到家,瘫在床上,总觉得这还是一场梦,狠狠地咬了自己一口,生疼,两条红印子立马显了出来,是那么的清晰。啊,天哪,这是残酷的事实!

我再一次的落泪,这张枕巾早已吸过我无数的泪珠,而此时,又添了新的味道,我紧咬着被角,虽然没有当时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却有着比那时更撕心裂肺的痛苦。

牵挂,一种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要到哪里去的微妙情感,伤感,并不是它恒久的主题,在思念的心里还有对爱的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