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里的随想

益多网 185 0

一跌入秋来,天气就倏然地变凉了。北方的树叶渐渐地变成了金黄、酱紫或者绯红。有风的日子,在树下,就像下着彩色的叶子雨一样。

src=http___doc.100lw.com_pic_51e67e0599e8672037a4d0ab7fe5febdf001b5db_1-810-jpg_6-1080-0-0-1080.jpg&refer=http___doc.100lw.jpg

可是一到秋来,我就有一种莫名的哀伤,从来都是。哦,是什么让我如此伤感,或许就是生命吧。

我依旧能清楚地记得孩提时所有的日子和所有日子里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大大小小、零零碎碎都是那么清晰,仿佛就在眼前。我的孩提时光早已不属于我了,他不在我这里了。他是消失了,还是去了哪里,我真的不知道。可是,他让我总想伸手触摸却总也不能触碰得到。那些清晰的记忆却总伴随着我,让我常常想起,折磨我。我问过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也依旧记得他们幼年时的很多事,亦如昨日。犹新的记忆仿佛把童年之后的几十年光景一下子都给抹掉了。

我想起了幼年时的歌谣,想起了月夜、星空,想起了在清澈的河沟里戏水,想起了洒满阳光的玉米地,想起了春雨里绿油油的麦浪,想起了邻家老婆婆的黑棺材,想起了那高高杆子上随风飘动的幡……。我突然想到了“虚空”,甚至以为我的生命只是存于它的两端:出生与当下。而它们之间的一切幸福、快乐、痛苦与悲伤仿佛在刹那间都消失不见了,只留着记忆与当下的我。 那实实在在曾经存在过的过去,都去了哪儿了,我不知道。

当下,多么现实的一种存在。幸福、快乐、痛苦和悲伤都再次生生地包围着当下的自己。其实,所有的过去都不可能被抹去,不可能消失。那些都是真真切切地存在过,曾经都被闻过、听过、感受过,就如一炷香。

树,春天伸展的叶、夏天着实的果,到了这个季节都凋落了。光秃秃的枝丫将会在寒冬里继续承受着亦如既往冬天寒冷的风与冰冷的雪。不过,太阳和月亮还会继续照看着它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年年落下的叶子都聚集在树的根下,当下一个春天到来后,所有幸运的树都会萌发出新的芽,都会长高、都长出茂密的叶子。

而我,像是一棵树吗。那些消失了不见了踪影的自己,是否也会像树的叶子一样成为当下或重生后继续生长的肥料。或者,我会像是一炷香,燃烧后变成一缕烟,飘到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