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漱完了,下到楼下5:59。很久没这么早的醒来,更别说下楼了。

src=http___hbimg.b0.upaiyun.com_18cd33334afcf6d75c17ad9603e334e1feff6f8a76ce-0op3oB_fw658&refer=http___hbimg.b0.upaiyun.jpg

住的村子的街道,没有路灯,最多只有某个独居的女人怕黑开着的灯透过窗帘弱弱的光或者某间厕所因为人很困没来得及关掉通过小窗户的灯亮着。

街上很暗,所以“洗衣房”和“成人用品”的广告牌都显得很亮。马路口一个早起人的电摩灯光远远的晃过来一下,刺眼的都想骂人。巷街两侧,往外走,几个小旅馆的灯透过玻璃门亮着;还有两个包子铺开了门在忙碌了。

走到了马路上,瞬间街道就亮了,两边一个个路灯让马路估计都没见过黑夜的样子,马路边的昭通小肉串店铺开了一夜,也正在收拾桌椅板凳和签子碗筷,要下班了。

路上有个大姑娘边踢踏着脚步走路边低头玩着手机,听到我自行车铃铛叮的一声抬头看了一下;也有两个伙子不知道起的早还是睡得晚,一块儿坐在路灯下,一点也不困的聊着天;剩下的就是清洁人员,拿着扫把在大街上哗哗的清扫着,还有几个偶尔骑着电动车披着星夜的赶着路。

其实,真的不知道这么做的值不值得,从来不觉得辛苦了就是努力了或者奋斗,只是都在辛苦挣扎的要存活。挣扎到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男子用着比我还老款屏幕还裂纹的手机,累到一个地铁清洁阿姨睁着有些发红有些迷茫的眼睛却没时间或者没条件清理好自己的工作服。

地铁上也是不年轻的人们占了大多数。没有忧愁或者说不知忧愁为何物的人们基本上都还拥着温暖的被子,沉睡在好梦里。

以前讨厌铜臭这个词,现在已经没那么反感了,因为觉得大部分人的大部分时间或者说所有人的大部分时间是并没有找到为什么活着的意义的,不论真假,钱变成了所有“庸俗”人的意义和成就感,不论会不会变得更加苦累,最起码也有了“意义”和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