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一世,要皮囊,还是灵魂?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对于众人而言,皮囊最重要,而对于那些有所成就,思想自治的人,灵魂占据主体地位。可皮囊和灵魂为何不能兼容此间?

src=http___p3.music.126.net_f942PEP7RGzEEcGEoTSzFw==_109951163100958583.jpg&refer=http___p3.music.126.jpg

《皮囊》是一部散文集,讲述的是作者蔡崇达从童年到青春时期的一些珍贵的回忆。书中作者通过对王室的回忆抒发了自己独特的看法,以及故事中那些人或事的感悟。作者的家乡位于福建的一个小渔村,而故事中的主人公和事件也充满了小渔村的质朴和纯真。在温情而又残酷的故事讲述中阐述了作者对父母、家乡的缅怀,对朋友命运的关切。

童年时期的回忆对于作者来说最为珍贵,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和文展之间的故事。从小开始就和文展之间有特殊的联系,两个人对于社会的看法居然殊途同归。从此以后文展和作者便成为了人生路上的知己。可在不同家庭和教育背景下,两个人慢慢地分道扬镳,思想也开始分裂,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一起讨论人生。可能是文展想要跻身城市的行列,让他对家乡的所有人都无法接近。

在书中出现了许多各具特色的人物:张厚朴,阿小,张美丽,父亲和母亲。一个个人物鲜活于书本中,成为了这本书的点睛之笔。而对于父亲的故事的刻画成为了《皮囊》最具特色的部分,作者想要展示的是对父亲深沉的爱以及痛心与后悔。

语句摘录:

1. 海藏不住,也圈不住。对待海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每个人自己去寻找到和它相处的方式。每片海,沉浮着不同的景致,也翻滚着各自的危险。生活也是,人的欲望也是。以前以为节制或者自我用逻辑框住,甚至掩耳盗铃地掩藏住,是最好的方法,然而,无论如何,它终究永远在那躁动起伏。

2. 财富解决了饥饿感和贫穷感,放松了人。以前,贫穷想一个设置在内心的安全阀门,让每一个人都对隐藏在其中的各种欲望不闻不问,然而现在,每个人都要直接面对自己了。

3. 我不想打开灯,坐在椅子上看着父亲曾睡过的地方,想起几次他生病躺在那的样子,突然想起小时候喜欢躺在他肚皮上。这个想法让我不由自主地躺到了那床上,感觉父亲的气味把我包裹。淡淡的月光从窗户透进来,我才发觉父亲的床头贴着一张我好几年前照的大头贴,翻起身来看,那大头贴,在我脸部的位置发白得很奇怪。再一细看,才察觉,那是父亲用手每天摸白了。

4. 那一刻才明白阿太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才明白阿太的生活观:我们的生命本来多轻盈,都是被这肉体和各种欲望的污浊给拖住。阿太,我记住了。“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请一定来看望我。

5. 是啊。皮囊有心。不管这具皮囊是什么质地,它包裹着一颗心。人生或许就是一具皮囊打包携带着一颗心的羁旅。这颗心很多时候是睡去了,有时醒来。心醒着的时候,就把皮囊从内部照亮。荒野中就有了许多灯笼,灯和灯由此辨认,心和心、人和人由此辨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