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飞鸟集》(泰戈尔著,郑振铎译)

640.webp (1).jpg

由于乐队解散,大提琴手小林大悟就此失业,为了生计,他不得不带着妻子美香离开东京回到老家,过上清贫的生活。因缘巧合之下,大悟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招聘广告:NK代理公司,帮助旅行,高薪短工时。大悟来到NK代理公司面试,社长佐佐木生荣二话不说就决定聘用大悟,但却对工作内容避而不谈。在大悟的再三追问下,佐佐木终于说出实情:纳棺工作!

在生计困窘和高薪短工时的双重压力之下,尽管心理上存在障碍,大悟还是接受了这份工作,但与此同时,他不得不忍受朋友的歧视与妻子的不理解,在经历过诸多死别之后,大悟对入殓师这份职业有了新的认知,并逐渐爱上了这份工作。

一、这是一个爱与温暖的故事

最初打动我去看《入殓师》的是在抖音上刷到的一条视频——一名身着黑色西服、佩戴黑色领带的电影观众站在电影院门口,他举着一块牌子“求握手”,牌子上写着:我是一名入殓师,你愿意跟我握手吗?起初没有人愿意靠近他,甚至唯恐避之不及,电影结束后,一位原本已经走远的观众折返回来伸出双手,人们才纷纷上前与他握手。

640.webp (2).jpg

《入殓师》刷新了我对于死亡的看法,我很喜欢平吉的一句话“死可能是一道门。逝去不是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程。烧火工像守门人,在路上送走了很多人。”没有人知道死亡后会发生什么,就像人无法解释生命为什么存在,我们可以用科学解释受精卵如何分裂分化成胎儿,可以用科学解释人在死亡后生理循环如何渐渐归为停息,但是我们无法解释生死,甚至无法解释很多我们甚至不知道的东西,或许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另一个人类无法用现存的科学技术探知的世界,我们不知道但是并不能代表它不存在,人类最大的智慧便在于承认无知。

640.webp (3).jpg

大悟的运气不太好,第一次跟着佐佐木工作就碰到了棘手的情况,独居的老太太死亡两周才被邻居因异味重而发现,两周过去了,老太太的尸体已经呈现高度腐烂的状态,即使如此,佐佐木仍然严格遵照丧葬流程,让老太太干净体面地离开人世间。(这部分容易引起生理不适,我反正是闭眼不敢看)

一日清晨,置身于空旷,大悟仍难抉择去留,大雁南飞,三文鱼逆流产卵,然后死亡,大悟觉得很伤感,认为死也不用那么辛苦,平吉刚好经过,认为这是自然定理,天生如此,无需介怀。其实生死是同一回事,由天而定,可以高高兴兴地来,也可以高高兴兴地走,全凭你想怎样看待这件事。

大悟的第二次工作,也是入殓师最平常的工作,为一位中年妇女纳棺。全程很安静,没有争吵、没有嚎啕大哭,整个世界都很静谧,一切都显得异常平静,好像不过只是像家人说了一句再见。社长的工作不是例行公事,而是将亡者看作与自己有关的人,轻抚逝者的脸颊,盖上被子,脱下衣物,擦拭身体,一点一点按照遗像为妇女化妆,甚至为妇女涂上了她生前最喜欢的口红,她美丽似生平那般,即使躺在棺木中,看上去也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让已经冰冷的人重焕生机,赋予她永恒的美丽;还要有冷静准确,并且怀着温柔的情感。”,这或许就是入殓师的意义。

640.webp (4).jpg

历经了无数仪式,一次又一次地见证生离死别,在与入殓师这个职业的不断融合中,大悟逐渐拥有了能够淡然面对死亡的生命哲学。葬礼可以很欢快,老爷爷的妻子、子女向老爷爷献上自己的亲吻,他的脸上沾满了口红印,而他的孩子们则祝福他在另一个世界能够快乐生活;葬礼可以很平静,老奶奶一生都希望能穿长筒袜,而她也如愿穿着长筒袜安静地离开人世间;葬礼可以很悲伤,母亲不能接受女儿跟小混混不学无术,失去本来的纯真模样,无法接受女儿的离世。

电影的最后,大悟的朋友和妻子理解了大悟,大悟也释怀了三十年来对父亲的误解。尽管逝去的人和事已不可能再挽回,但生者依然可以从已逝往昔中汲取继续前行的能量。大悟从父亲手中接过“石头信”,再将“石头信”送给他未出生的孩子,人类便是如此一代代延续至今,人会死亡,但人类永不消失。

640.webp (5).jpg

二、谈论死亡,我们想到了什么?

虽然关于“死亡”的话题经常被提起,但是我对此并没有太多直观的感受。我第一次接触死亡是在我高达九十岁的太祖母的葬礼上,太祖母执意独自生活在乡下老家,我对于她的印象其实仅限于每年正月初一去祭拜祖宗时的那匆匆几眼。她去世时,我正处在一个懵懂的年纪,不懂得什么是死亡,只知道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住在那间小木屋了,我对于她的意义很重,但是在我心里却很难形容(我有的时候特别怀疑自己是个冷情的人,至今没有对谁报以堪称冲动的热爱,或许我确实缺乏共情能力,导致我无法理解别人的感情,从而将自己的社交生活搞得一团乱糟)。

我没有了解过丧葬文化,更罔论了解丧葬仪式,甚至在小时候我将之视为令人恐惧的事情,哪怕是经历过丧葬的空房子,里面只剩下几束假花,我都觉得异常晦气,从来都是绕路走,即使要绕很远。《入殓师》中穿插了一些日本丧葬文化,完整还原了日本丧葬流程,说实话,刚开始看电影的时候我有点微妙的心情,尤其是佐佐木拍摄纳棺宣传片以及大悟协调佐佐木处理死亡两周的独居老太太的遗体部分,我真的看不下去,甚至反胃很想吐(我认为这也是绝大部分人的第一感受,没必要把自己标榜得多么高尚)。随着影片的持续推进,一方面感叹日本丧葬文化确实很人性化,一方面感慨入殓师与妇产科医生其实都是值得尊重的职业,一个带来生,一个送走死,唯有心怀仁慈的圣人才能坚守这份职业,他们都是坠入凡间、普化众生的天使。(在此特别想吐槽一部国产恐怖片《化妆师》,这部电影真的是丑化入殓师这个职业,他们与尸体打交道的意义是为了让亡人体面地离开世界而不是避世或者成立处理灵异事件的神棍!)

640.webp (6).jpg

但是对于“死亡”的标签已经深入人心,联系实际来看,其实很难让人彻底放下芥蒂,同时又让人觉得心寒而无奈。全国3005所高校中只有8所高校设有丧葬文化专业,而每年的毕业人数只有几百人,其中三分之一的毕业生毕业之后放弃本专业,选择转行工作。而根据世界人口网的数据分析,中国日均死亡人数为五万人,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人其实得不到专业的丧葬流程待遇,只能选择民间的土方法草草火化,直到最后都不能以最美的形态离开这个世界。这是一个令人心寒而无奈的事实。

而常年与遗体打交道的入殓师更是被人嫌弃、歧视,即使是法医这个看似高大上的职业,在现实生活中也会遭受诸多成见。在一些纪录片中真实记录了入殓师的生活,他们被亲朋嫌弃,无法参加朋友的婚礼,甚至邻居见面都要绕道走,更有甚者甚至拒绝他们进入餐厅吃饭,已经到了违反法律、侵犯人权的地步。有人说他们的职业是为了赎罪而存在,也有人说他们是为了金钱(我个人是非常害怕面对遗体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拒绝学医,我宁愿饿死也不会去太平间待一晚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原因,不管为了什么,基本人权不可动摇。《世界人权宣言》(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指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明确说明:“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面对入狱的犯罪分子,社会尚且对他们拥有包容之心,为什么却难以容忍入殓师这个神圣的职业,更罔论他们的所得财产是合法收入。可以不理解,但是不能伤害他们作为人所拥有的基本权利和尊严。

三、死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导演泷田洋二郎称《入殓师》是给自己布置的人生课题,他说:“离别,是每个人的人生都无法避免的一课,也成为了这部电影的出发点。我们以‘人人终将面对的事’为线索,不停地做采访,甚至亲自参与到入殓仪式中,不断摸索我们为自己设下的课题,《入殓师》就在这样的摸索和尝试中诞生了。”不得不说,日本拍哲学剧情片还是非常厉害的,导演并不着力于死亡的“恐怖”,更侧重于死亡的“美丽”,由死亡来看透生活,追求活着的意义。《入殓师》讲述的虽然是死亡,但基调一点也不颓丧、悲观,相反,它赞颂生命,它的精神内核是乐观、积极、向上的。

关于活着的意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追求“人上人”式的生活,有人满足于吃饱穿暖式的生活,上进固然重要,没有个人的发展怎会有社会的发展;但是容易满足亦无可非议,即使一个充满阳光的晴天也能让他们感到人间值得。我对余华的《活着》可谓又爱又恨,我曾一度为福贵哭得昏天黑地,我实在无法理解一个人在生活接连而至的重压下还能苟活,或许他并不认为这是苟活,而是让他历经挫折,更加明白生命的珍贵,珍惜当下,热爱生活。

“向死而生”,死亡的意义是让我们懂得生活,活在当下,心中永存生活的热情,不枉一回潇洒走人间!

640.webp (7).jpg

爱你的人最终都会变成星星,永远照耀着你,这是一条定律,不应该伤心。

标签: 入殓师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