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周末时光之垂钓

益多网 155 0

立冬节气,寒意渐浓,朋友圈中个别地方已与初雪撞了个满怀,隔着屏幕羡慕之时,也冷不禁打了个寒颤。窗外,清冷了不少,一时兴起,约上一二好友外出垂钓。套上暖和的高领毛衣,再裹上厚实的羽绒外套,壮士还未出征,俨然有了胜利在望的架势。

1636439536(1).jpg

来到鱼塘边,钓鱼之心早已按捺不住。迫不及待让同伴帮我整理鱼竿,调整鱼线和浮漂,同伴调钓其间还一边传授着垂钓技巧,毕竟这是我第一次钓鱼。不过此刻“渔翁之意全在鱼”,哪里管得了其他,对于同伴的好意只隐约听了个大概。

待鱼竿调试完毕,迅速将先前准备好的饵料放在鱼钩上,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顺势将鱼线甩进了鱼塘,浮漂也随之在水中立了起来。塘里的水浑浊不清,不过还是能分明看到鱼儿在水中来回游动的身影,都说“水清则无鱼”,想必塘中的鱼定是不少,眼睛直直地盯着浮漂,已经完全能想象到成群结队的大鱼如千军万马般直奔鱼钩而去的情形。看着远处的浮漂一动不动,我努力屏住呼吸保持冷静,生怕惊扰了鱼群。不多时,只见浮漂在原处晃动了一下,料想鱼儿上钩了。说是迟那时快,我迅速拉出鱼线,没成想首战直接扑了个空,鱼没钓着,鱼钩上的饵料倒是被吃干抹净。但这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要知道钓鱼极考验耐心,我是一个急性子的人,此番垂钓本就是为了静心。在来之前也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大不了和鱼儿们死磕到底。

再次往鱼钩上加上饵料,有人说“新手的运气总是特别好”,这话一点儿不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浮漂快速下沉,鱼竿也开始晃动,周围还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漩涡,我兴奋地用力拉动鱼竿,果不其然,一条上钩的大鱼奋力挣扎,在同伴的帮助下,一斤多的裸鲤成了囊中之物。有了这一次的成就感,对钓鱼更是来了兴致,于是趁热打铁又静坐鱼塘边等待目标。许是好胜心太强,心急难吃热豆腐,后面的几竿倒也没有了先前的运气,只陆续钓了几条小鱼,最终放归了塘里。

在此之前,总觉得钓鱼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休闲娱乐项目,年轻人大多心浮气躁,根本不适合。就拿柳宗元笔下的那位渔翁来说,“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在天寒地冻的大雪天,人们纷纷在屋中拥毳衣炉火,唯有他独处孤舟,默然垂钓。姑且不论渔翁是否是诗人的化身,还是渔翁本人迫于生计别无他法,倘若单就算做一种聊以生活的情趣体验,对年轻人来说也绝非易事。

我的一位朋友二十来岁,一到周末就跑去钓鱼,有时满载而归,有时空手而回,无论天晴还是下雨,乐此不疲。不禁纳闷,钓鱼到底有何吸引力?清朝沈彤在《钓鱼歌题凌支面真》一诗中写道“爱钓非爱鱼,无鱼心已足”。其实对于真正的钓鱼者来说,能否钓到鱼其实并不重要,而是在这个过程中,置身大自然,寻一方净土,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欣赏欣赏美景,让工作和生活和解,养眼又养心。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太快了,白天疲于工作,回到家里还要忙于各种APP学习,或是应付生活琐碎,少有时间喘息。等好不容易有了空闲,大多数人选择宅在家里,或看看手机,或打打游戏,或刷刷短视频,抑或窝在被子里睡得天昏地暗,而真正能够静下心来去执着地做一件自己感兴趣之事的人却极少。说来,我倒极其佩服我这位朋友,在工作中,和同龄人相比,他自然显得多了一份沉稳、冷静,我猜也有钓鱼的影响。

工作之余,不妨闲下心来,僻一处清幽之地,享垂钓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