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小哥的苦,我们都一样

益多网 338 0

成年人除了容易胖,什么都不容易。

今早醒来,打开手机,看到昨晚凌晨1:43快递小哥把我的快递放进了小区的取件箱,我的心头为之一震。

因为不是第一次看到快递小哥三更半夜送快递了。之前我觉得可能是个别任务紧而发生的偶然现象。

最近他们越来越频繁了,越来越常态化了。送快递这个行业准入门槛低,技术含量不高,但是任务重是毋庸置疑的,当然他们赚的也不算少,还算是付出有收获吧的不错职业。

有一次打的,跟一个滴滴司机聊天,他说他是职业开滴滴的,不是兼职。他的车很新,一辆新买的传祺电车。他说买这辆车就是专门开滴滴用的。不用烧油可以省一点成本,如果勤快些一个月赚的也不算少,万把块钱会有,就是累。

走在大街上,经常看到一些餐馆或者服装店招人。按技术含量来讲洗碗工在小岛也有3000左右的工钱,真不算低了。因为在这,像我们教师这种“技术工作人员”一般也只是三五千而已呀。

服装店的经理或者导购员的工资一看就不低。但是,无论是洗碗的还是服装店经理导购员他们的工作都非常累。一天的工作时间绝对超出8个小时。

这个社会的进步应该感谢每一个人的付出,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大众,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才能使这个社会健康发展,稳步向前。

但是我感觉越发展越向前,我们越找不到生活的方向和幸福感。

为何因为生活总是匆匆忙忙,没有闲暇的时光。人一旦活成了机器,就少了一种人生的趣味。

海南有一种茶叫做下午茶。我们作为一个岛民,我们什么时候去喝过下午茶呢?我本人几乎就没有过。下午茶是一个极具悠闲特色的词,令人想到午后时光,阳光正好,一个安静的角落,一杯茶,一本书,一枝花,一首音乐,让时光慢下来,它慢慢地流淌,我们感受生命的美好。

我记得写过一篇关于空调安装工人的文章,不少人引起了共鸣,在后台给我留言。“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如是说。如果让我们一边绷紧神经,一边起舞。那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现在的未成年人又如何呢?就从我熟悉的学生这个群体来说吧。

为了鼓励学生努力学习,我经常把大学描绘的像天堂一般(可以有时间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我认为我的大学生活还是很美好的)。等他们上了大学,我才发现自己错了。

他们把自己叫做“大学牲”,牲口的牲。你可以想得到,意义何在?现在的大学生学业也非常紧张,其程度并不亚于被人诟病的应试教育时期的初中高中。

课程排得满满的,时间总是不够用。我们总是在群里说一个字“卷”!内卷这个词被创造出来之后很快就流行起来,原因是他击中了这个社会的情绪。

小学生又如何呢?答案是显然的。要不然国家为什么要打击教培行业?提出双减政策?因为国家想要拯救这些祖国的花朵们。

不是学校的错,也不是老师的错,更不是家长的错。

那么,到底是谁让生命变得如此匆忙?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如今的头号帝国主义美国在发展的过程中也曾经出现过。类似于我们现在的现象,整个社会都存在着焦虑。

由此来看,可能是一个国家民族发展的必经阶段吧。我认为,说到底大家焦虑的来源就是对生存资料占有的恐惧与担忧罢了。

当社会发展到足够富有的时候,大家就无需再为这些担心焦虑,自然就消除了。

我们需要时间,我们只是整个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一个环节而已。

从历史发展的眼光来看,就轻松了很多。接受这种宿命,就会坦然很多。

将来快递小哥不需要在半夜送快递,都可以自由地发展。我也不会半夜醒来,走到窗前听在路上呼啸而过的车声,难以入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