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告别三十岁。

像南方立冬的枫叶,满树斑斓泛黄,半绿半黄、半坠半摇,带着对青春的不舍和眷恋,努力攀着枝梢,不让自己飘零。迈过而立之年的感觉,没有顿悟式的清醒,而是一层层、一点点、一天天地看清楚,想明白,然后看清不太温暖的现实。

src=http___nimg.ws.126.net__url=http___dingyue.ws.126.net_2021_0212_dee03e17j00qof4ob000sc000js00cem.jpg&thumbnail=65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refer=http___nimg.ws.126.jpg

有人说,世界上最难的事是接受现实。三十岁这一年,我终于还是接受了自己命定的平庸。比起同龄人,这样的觉悟似乎还是晚了点。

最先不得不承认的,是身体素质的全面下降,这一年感觉尤为明显,健康焦虑席卷而来。起初也许是某次因工作熬夜通宵,第二天仿佛患了感冒,头脑昏昏沉沉,花了三天才慢慢恢复过来。近半年,五公里跑花的时间越来越久,最近一次居然花了近四十分钟,第二天腰膝酸软,脚掌似乎浸在酸菜坛子里,赖在床上不想起来。

莫名其妙的,开始有兴趣逛药店,对琳琅满目的保健品兴趣渐浓,对各类维生素和功能饮料瞩目甚多。原本为塑形而健身的动力,已经随着腰围的增长转化为维持健康的压力。今年的体检报告,身上多了脂肪肝、尿酸高、双肾小结晶等毛病,虽然不是大问题,却着实让人心生寒意。

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光阴的不仁,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我唯有更规律地整肃自己的生活,克制食欲,坚持锻炼,用意志抗衡无时不在的氧化和无处不在的重力。

其次,是才智的平庸,让我从心底起泛起无尽的危机感。尤其是这两年,仿佛日子特别难过。疫情的影响是一个方面,更令人困惑的是,总感觉许多“功力”不停地从手中抽离,想抓而抓不住的东西多了。

人们说,随着年纪的增长,会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快。而我却感到,加速的同时,似乎闯关的难度也增大了。每前进一步,都要花费越来越多的气力和智力。随着职务的提升和任务的量增,似乎二十余年积累的学识已不敷用,充电补习的紧迫感越来越明显,收效却甚微。偶发的职场失语,更是让我信心颇伤。

猛然发觉,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习的动力和能力也已大不如前,再怎么努力都只堪力争中游。虽然如此,认真和努力还是要有的,也许是学生时代就养成的思维定势。所幸自己一直坚持读书和写作,说是是聊以自慰也罢,但也不愿辜负自己来这世间一遭。付出的企图,无非也是让自己精神世界更加充实,不会陷入脑中空空的虚无,在精神世界里活得像个人样。

近些年,我已逐步意识到自己将长期处于平庸的阶层,固化谈不上,但跃升是基本不可能的。我不喜交游,不愿意攀附拉扯,对身边的一切朋友和熟人,皆抱以“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原则去交往。能平等、坦诚相待,即可为友,否则便敬而远之。

这样的心态,不说清高,但也不能算是“接地气”,更从没琢磨过要靠什么关系爬到什么位置、获取什么利益。也许在一些人眼中看来,这是一种近乎痴傻的天真,我却甘之如饴。

自然而然地,对于甘于平庸的我来说,平生不愿意为一己私利惺惺作态,一向更崇尚简单、简朴、简约的处世方式。这也就决定了,我圈子里的大多数朋友,都看起来都有点“憨”,有的甚至还有点“佛系”,不是什么“聪明人”。大家有事相告互助、无事各自安好、没事吃饭聊天,没有什么钻营和投机的成分,相处下来倒也舒畅愉快、轻松自然。

也许人到三十,初心难续却仍要继续,身处平庸却不甘蹉跎。即使当初的激情已经渐渐消退,即使剩下的大多只是对生活习惯的遵从,仍愿意迈步做出改变。

因为一颗平庸的心始终清醒明白,行至人生半途,依然望见前方多少山重水复,越过那座山丘才是此心安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