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的上一任手机是在我拥有过的所有手机当中“ 服役 ”时间最长的。    

自拥有手机以来,由于时常玩游戏,手机的寿命便随着游戏的更新以及长时间的使用逐渐缩短。尽管这种情况在工作以后有所改善,但却不妨碍我一日大半时间用在玩手机上。    

终于,在某个炎热的午后,长期“ 过劳 ”的手机终于“ 中暑 ”了,提前退出了它的职业生涯。

恰逢休息日,我与家人一同回了老家农村。村子有些偏僻,村里又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自然不会有地方修手机,找修理店只能到镇子上去。

奈何家人早已陪同爷爷到附近镇上体检未归,自己又不熟悉老家的路,心头出镇子修手机的念头只好作罢。从网络世界退下,身边能接受信息的就客厅里的一台老电视。在随手切换好几次频道后仍是来来去去的几个广告,我很快了无兴趣。

想起曾经为了摆脱手机费尽心思,又是写日程又是番茄时间工作法,劳心劳神,结果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又重新拿起手机刷起来。稍不留神,花掉了的便是一整天的时间。

我也曾因此感到十分自责,责怪自己无用,竟无法抵御手机的诱惑。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的脾气变得暴躁起来,焦虑让我索性直接自暴自弃。我愈发不愿面对现实,沉溺于游戏虚拟的荣誉和成就当中。我的思想停滞,就连躁动不安的部分都被不停切换的短视频所安抚、麻痹。

而今,在面临手机的突然罢工,我突然成为了网络里的“ 失联者 ”。我的思绪被从庞大的信息流中抽出来,那些曾经被互联网偷走了的时间,这下被释放了回来,焦虑又开始偷偷地钻进我的脑袋。

我又想起朋友圈里那位不论正职还是副业都经营得风生水起的朋友,她的生活忙碌而充实,这大概就是成功人士的样子吧!而我,却像断了毒品一样的毒瘾人员 ……

思绪再次聒噪起来,我躺在了沙发上,放弃了挣扎,任凭负能量蚕食自己的身体。

这一天,似乎漫长得有些可怕。  

02

忽然一阵清风带着山林间泥土的气息浩浩荡荡地钻了进屋子,吹散了烦躁,也吹蓝了天空。

我躺在沙发,无意间瞥见窗外那一抹风景。只见风渐渐安静下来了,慢吞吞地赶着轻纱似的云往前跑。

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 

记忆中那个年少的自己最爱悠闲地躺在家里,看着蔚蓝的天空发呆。那时的我,脸庞稚嫩,心思单纯,为了考上理想学府,能坐在书桌前聚精会神地解一整天题。

那般专注的样子,是工作之后的我再也没有过的了。心血来潮之下便从屋内搬来了躺椅,躺下即可面朝蓝天,又能沐浴在午后微风之中。又给自己沏了一壶茶,从书架上取来本月余前便开始读的书籍。

这本可怜的书,自月余前购回,序话都未看完便被搁置一旁,虽经常随身带着,书的内页依旧整整齐齐。

挑一个舒适的姿势,坐在迎风口,嗅着随风而来的泥土气息,放任自己的思绪跟随着文章进入到作者的回忆里,像是经历了另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回过神来,书已读过半,眼前的蓝天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染上了霞光。风轻轻地吹着,将思绪的远方一种熟悉的味道吹了过来。

那是学生年代的气息,带着认真专注的味道。那一刻,先前的负能量瞬间荡然无存。

平静下来之后,却又发现内心渐渐变得充实了起来。原先以为自己会因为没了网络与手机就被焦虑吞噬,这下看来,倒也不是这么回事。

03

那日之后,我开始下意识让自己减少手机的使用时间。我买来了字帖,又翻出了之前冷落了的书籍,在卸载了某短视频APP后,又将占内存一大半的游戏清理掉,仅仅留下办公室用的软件以及音乐播放器。

我开始注意区分办公时间与私人时间,并告诫自己非必要的时候尽量不使用手机。闲暇之余,我又会像那天一样,在家里找个通风的位置,泡上一壶茶,找个舒服的椅子,一坐便是一个下午,就这样成了一个经常“ 失联 ”的人。

偶尔朋友会与我说起网络上发生的大事,在我表示出毫不知情之后,她倒是兴致勃勃地把整个故事的起承转合都绘声绘色地给我讲了一遍。

末了,她笑我愈发变得孤陋寡闻,我却道:“ 看新闻还不如听你给我讲故事呢!多有意思。”

朋友大笑。而后,继续与我分享她在网上的所见所闻,我听得津津有味。

无须将所有信息全部浏览,便能在谈话家常中晓得世事变迁,看似有些孤陋寡闻行为,却成了与身边人交流契机。

多少次因为顾着玩手机而忽略了身边人,而今离开了网络又重新看到了他们,我终于意识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目光渐渐不在属于自己存在的这个世界,而是网络背后那个想象的世界。

在那里,成功不会告诉你它经历过了多久的等待,饱含了多少泪水。在那里,生活永远都是光鲜且充满激情,绝不会是这般枯燥且重复。

所以我们就飘了,不愿沉下心来,脚踏实地地面对属于自己的现实了。心躁了,人也焦虑了。

所以,找个时间当会“ 失联 ”人吧!让我们的心恢复平静,让我们重新回到现实,沉下心,踩实地。踏实才是驱赶焦虑最好的办法。